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独步轮回 > 第一章 被时间遗忘的少年
    “轰隆!”

    布满乌云的天空随着一声炸响,一道紫得发黑的雷光裂天,硬生生的撕裂乌云,短暂照亮着刚刚被黑暗笼罩的天地。

    东胜大陆云苍境边陲一个不大不小的城池入口处,站着一位白衣少年。此刻他眼神有些茫然的盯着在自己左侧处一块玄色的石碑,上书三个大字。

    韩山城!

    金光耀眼的两个大字,书写得煞是好看,近乎一气呵成的字体,给人以行云流水之感,却又苍劲有力。

    “我是封昊!在望帝平原被人追杀,跳下裂天渊……这里是哪里?”少年的脸色有些苍白,有些疑惑的看向四周,随即目露思索的沉吟了起来。

    “好熟悉的感觉!”

    看着韩山城,封昊失神,的确是有熟悉的感觉,可为什么一时间想不起呢?

    走了几步,封昊的脚步顿时停下,身形猛地摇晃了起来,内心颤抖,嘴唇微微有些哆嗦。

    “天剑峰……”

    虽然天色很暗,天空乌云密布,能见度并不高。可对于封昊武者二重天初期的修为来说,却没有太大影响。

    透过层层树叶,封昊看见了一座高耸入云天的孤峰。霎时间,灵魂似乎被抽离了,他的身体有些发软。

    “怎么会这样……”

    孤峰很有名,它是东胜大陆的最高峰,名为天剑峰。此峰高达三万丈,破入云天都依旧看不到尽头。它耸立在望帝平原边缘地带,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因为它太高了,而它的周围则是一片平阔。

    天剑峰真的好似天剑一般,倒插大地,透着一股凌厉之感,即使封昊还离得很远都能隐隐感觉脸颊的微痛,灵魂的微微颤栗。

    天剑峰的历史极为悠久,矗立在都不知多少年。很神秘,哪怕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九重天的绝世高都无法将其撼动丝毫,更莫说摧毁。

    天剑峰,封昊没有过多的想法。他只知道,这座孤峰是青山镇的标志,离他封家的青山镇不远。

    可如今……天剑峰依旧!而青山镇呢?青山镇,封家,就好像一场梦,对于这场梦,他有些模糊了起来。

    封昊转身,脚步踉跄着走进城市,积蓄了好久的天空开始下起了雨,一开始雨势就很大,犹如天上的泄洪倾下,在天地间拉起一片雨幕。

    走在街道上,踩在常年经过人行马踏的光滑青石板上,封昊拖着沉重的步伐渐渐向偌大的城市中心靠近。

    大雨磅礴,天上乌云滚滚,空气中微微的湿意连带着压抑之感扑面而来。钻入封昊的口鼻间,一股难言的沉闷堵在胸口,有些窒息。

    “韩家?”

    站在一栋恢宏的府邸前,封昊整颗心也随之沉入了谷底。他记忆中的封家果然已经不见,如今在他眼前的府邸赫然是他所不曾见过的韩家。

    雨水彻底湿透了封昊,一人独立,墨黑的头发打结,俊逸的脸庞布满雨水,一袭白色的长袍袂角也在滴水。天空雷声炸响,震耳欲聋,完全传不进他的耳朵。

    此刻在他眼前,有的只是这一座他从未见过的恢宏府邸,比起他封家大了许多的府邸。

    “绝对不会错的,这里就是青山镇!”封昊双目无神的喃喃自语着,这一刻,他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母亲和自己的家族……

    “驾!”

    就在这时,一人一马快速的从镇外靠近韩家,马蹄声急促,踏在街道上深浅不一的水洼中,溅起一串串水花。

    “闪开!”马匹之上,一个约莫十六岁的少女周身笼罩着淡金色的光罩,雨水很大,可却淋不到她,才落下就被她周围笼罩着的淡金色光罩隔开,向周围淋落。

    二重天中期武者!

    若是封昊清醒,定然一眼就能看出来眼前这位和他同龄的少女正是武者中的二重天中期高手。因为眼前的少女已经能够做到玄气护体的地步,而这最少也是二重天以上的武者才拥有的手段。

    “嗯?”

    少女一声冷哼,有些不悦,眼前这个少年竟然将她的话当做了耳旁风,依然无动于衷的站在她家的门前。

    封昊不动,然而她并没有丝毫让马匹减速的意思,速度依旧,只是她抬起了握着鞭子的右手,扬手就朝着封昊一鞭抽去。

    “贱民,当真是不知死活!”少女嘴角微扬,像是一只高傲的天鹅伸着雪白的脖颈,俯视着封昊,表情透着厌恶感。

    长鞭呼啸,刹那临近封昊。

    “嗯?”此时封昊突然感到一股危机之感降临。急忙回神,瞬间就看着一根长鞭带着淡淡的金色呼啸而来,离他近在咫尺。

    “二重天中期?”封昊回神,目光盯着被玄气包裹的金色长鞭,有些诧异。当真是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一个小小的二重天中期的武者也敢和他动手了?

    “喝!”

    封昊一声喝吼,有气无力。骨骼啪啪作响,听着似乎有些像龙吟之声,不过却十分细小,近乎蚊吟。而在他的周围,也笼罩起了一个淡金色的光罩,不过比起少女的光罩,封昊的明显并不稳定,光泽忽明忽暗。

    “竟然还是个武者……一重天初期?”少女的声音有些疑惑,韩山城处境偏远,没想到如今除了她韩家子弟外竟然看到了其他修者。

    不过少女虽然有些疑惑,但手下的长鞭却是丝毫不含糊,速度依旧不减的抽向封昊。

    “艹,一重天初期……怎么会这样?”听到少女的话,封昊先是微微一怔,不明所以。结果一感知……

    心中有种骂娘的冲动了,他的修为怎么就是一重天初期呢?而且还极不稳定?

    “来了!”看着那已经来不及抵挡的璀璨金色长鞭就这样抽向他那忽明忽暗的玄气罩上,封昊有些欲哭无泪的直接闭上了双眼。

    虽然看上去有种放弃抵抗的感觉,但封昊却是相当镇定,心中有些冷笑:“小爷我之前好歹也是三重天巅峰的武者,肉身强悍,岂是你这小小的……”

    啪!

    鞭子刚刚接触封昊的护体玄气,就直接爆碎,化作淡淡的金光。护体玄气破碎,鞭子去势不减,结实的抽在了封昊的胸口。

    “怎么会……”

    这一刻,在封昊心中堵了许久的压抑在这一刻似乎找到了宣泄口的泄洪一般,一口逆血顿时从胸中顺着喉咙奔出。

    哇!

    透着不健康的暗红色血液喷出,刹那被这覆盖了整片天地的雨幕瞬间稀释,看着自己的血液仅仅透着淡淡的红色。

    他的表情有些不可置信,因为他感受到了胸口处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感。

    一股困意来袭,脑袋昏沉,强撑着沉重的眼皮,无法言语,可封昊心中却有着一万个草泥马在心中奔腾。

    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给了他一鞭,将他抽飞,而后扬长而去的少女,隐隐的,封昊似乎听到了少女口中似乎碎念着什么。

    依稀可闻“傻逼!”

    听到这两字,昏沉的封昊险些再度喷出一口鲜血来,那少女竟然骂他傻逼?艹,他可是封家的天才。

    不过封昊内心虽然如同火烧,可终究拗不过沉重的眼皮,依旧昏了过去。

    ……

    清晨,朝阳彤红醉人,从广阔无垠的望帝平原上缓缓升起,淡淡的金色洒落,唤醒休息了一夜的小镇。

    才不过一小会儿,小镇就已经忙碌了起来,大街小巷两旁的店铺都纷纷开张,这仅有十多万人的小城,此刻已经充斥满了吆喝声、叫卖声、车轮的滚滚声、急促的马蹄声……

    没有人知道,在这小镇的边缘处,一座简陋小屋中,有一位被时间遗忘的少年。

    几缕调皮的阳光透过窗户,俏皮的溜进了这所简陋的小屋中,落在了正在酣睡的少年眼皮上。

    “唔……”少年似乎感觉到到了感觉到了这刺目的阳光和点点灼热,眼皮微动,眨动了几下,而后缓缓张开眼皮。

    “是梦吗?”

    少年的声音很小,有些忐忑,宛若蚊吟,几乎只能他自己听到。少年不是别人,正是昨天夜里被少女打昏了的封昊。

    此刻的他,显然还抱着那么一丝希冀,他希望昨天的一切都是梦,盼望着那磅礴大雨中的一切都是假的。

    只可惜,那不会是梦!

    因为封昊刚刚想要有所动作,便感受到了胸口处的剧痛,特别痛!直接传递到心头,令封昊险些昏厥。

    这痛告诉着他——封家真的不存在了,青山镇,也彻底的成了遥不可及的回忆。

    “为什么……为什么青山镇不在了?那神秘人又是谁?很明显他是我封家的人,到底是谁呢?”

    封昊心中在呐喊,心情苦闷。他不甘,为何在他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青山镇就没了,封家就毁了,他的父母亲人,一切都远去了……

    为什么?

    胸口微微有些起伏,封昊心中布满了太多的疑惑,以及对那神秘人的愤怒,一切起因,似乎都是因为他。

    “呼——”许久,封昊才长舒了一口气,稍稍的平复了自己剧烈波动的情绪。

    “那小娘皮可真狠,下手这么重……下次再让我遇到,定让她吃不了兜着走……”才将自己的跌宕的心绪平稳下来,封昊顿时就咧嘴开始骂了起来。

    他心中有火。当然,不全是因为那少女无缘无故将他打成了重伤,其中还包括虎落平阳被犬欺的屈辱感以及少女走时隐约传来的那句话!

    想起那句话,封昊顿时就脸色铁青了起来。

    忽然抬头,也直到这时,封昊才意识到如今他所在的地方很陌生“这里是哪?”

    站起身来,封昊发现自己穿着一件灰色的长袍,这等衣袍,算是平常人家穿的,但凡能穿长袍,显然也不会穷到哪里去,但也绝不富庶。

    而若说富庶之人,修者和王公贵族之列穿的便是做工精细的布料或者丝制的了,并且可以有颜色。

    环顾四周,床边是一个簸箕大小的窗户,不大的房间陈设极其简单——两把木椅,一张桌子。看上去尽管斑驳,但却还算干净,不染灰尘,一看就知道是经常打扫过的。

    这情况,就是封昊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到,自己显然是被人救了,至于是何人,他只知道,显然不可能是那个少女。

    想起那名少女,封昊眼中闪动着一抹凌厉,那少女明显是在以为他是平凡人的情况下出手的。

    却还那么重,显然是直接下了杀手,若非封昊是名武者的话,当然,虽然仅仅只是‘一重天初期’,又岂会是受伤那么简单?

    “这仇……封某记下了!”

    支撑着身体忍着疼痛起床,既然醒了,他也该出去见见主人,道谢一番。恩怨分明,这是封昊的秉性,虽然如今的他对于这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可道谢还是要的。

    咯吱!

    刚刚起床,紧闭的木门便咯吱一声响了起来,一个年过七十头发花白的老者,一脸和善的道。

    “孩子,醒了?”

    “嗯……谢谢爷爷!”封昊急忙起身,支持着虚弱的身体直接朝着老者欠身一拜,这是大礼!

    “呵呵,醒了就好,该出去吃饭了!”老者含笑点了点头。从封昊的这一拜,他也能看出许多东西,至少他对封昊的印象不错。

    尚且还算丰盛的早饭,令封昊食欲大增,他的腹中出奇的空,感觉根本没有丝毫的东西。所以这一顿,他吃了不少,不过却有些心不在焉。

    “爷爷奶奶……请问现在是何年?”眼看早饭就要结束,犹豫了好一会儿,封昊方才口齿不清的看着对面桌的老者和老妇问道。

    这句话说出,他的心有些颤抖,他希望自己的猜测是错的。事到如今,他只是求证心里面已经得出了的那个答案而已。

    看到两位老人微微错愕的表情,封昊急忙开口解释道“那个……因为我从小就记性不好,现在还昏迷了……所以……”

    这一解释,两位老人顿时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老者沉吟了一会儿,方才缓缓开口道。“今天是元古九万五千年零一天,昨天刚好是九万五千年!”

    啪!

    随着一声东西落地的声音响起,封昊还未放下的筷子在这一瞬落在了地上!虽然明明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可他一时间还是接受不了。

    他……竟然被时间遗忘了五千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