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独步轮回 > 第三十四章 被困
    虽然眼下封昊测试的目标仅仅只是一把木椅,却不得不否认封天指的强大,因为封昊刚才的那一指指芒虚淡,很明显,是相当失败的一指,可饶是如此,依旧将那把木椅给彻彻底底的摧毁,直接化为粉末。

    “如果熟练……不知道我能将其发挥到什么程度?”封昊又想起了封辰那直破天穹的一指,隐隐有些期待了起来。

    一夜无眠,封昊就这般不知疲倦的一遍又一遍的对着虚空挥动着自己的双指。

    一道道璀璨的金色指芒激荡,发出嗤嗤的响声,欲要撕裂虚空,直到天明,封昊方才停了下来。

    大汗淋漓,封昊此刻的白色长裙都被打湿了,紧紧的贴在的封昊的身体上,将他本来就苗条完美的身形勾勒得更加赏心悦目了。

    “呼——终于凝练指芒了,这封天指也算初步掌握。”封昊好不注意形象的直接躺在了地上,小脸红扑扑,嘴中轻吐着香兰,呼吸有些急促。

    虽然并没有一夜,但就这般修炼下来,也是相当的疲倦,本来封天指所需要的玄气本就不少,而封昊没有丝毫停歇的就这般一遍遍的练习,到了现在玄气已经近乎干涸了。

    “先去洗个澡……”片刻,封昊起身,便打算去洗个澡,身上的汗太多了,令他感觉好不舒服。

    不得不说,这城主府当真是阔绰,这建造也是豪奢的没话说了,就连上官秀飞他的每个后宫都有着自己的澡池。

    褪下自己的白衫,封昊也才再度摇了摇头,早些时候他就知道了,这种特殊的易容纸也并非彻底的变幻,至少,下体的那里就没有变,这易容倒也也并没有那么完全。

    不过这般也好,不然的话封昊心中反倒会不自在,若是连那万一都改变了,他还算男人?

    浸泡在这温水池中,封昊整个人顿时舒服的轻吟了一声,声音轻柔,酥酥痒痒的,就是封昊自己听了都有些身体发寒,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呃……咋会那么不自在?”封昊嘴角僵硬,对于这易容他也有些无语了,不过也没办法,要混入城主府并且接近上官秀飞,这无疑是最好的办法。

    砰砰砰!

    突然,封昊的房间门响了起来,封昊顿时心头一紧,该不会是上官秀飞那条老狗吧?

    “封兄……在做什么?方便我进去吗?”随着声音响起,封昊顿时舒了一口气,是个少女的声音。

    还好,是君尘。

    要是上官秀飞看到封昊正在洗澡而后兽性大发后果就严重了,毕竟封昊是男的,至少如今下边那玩意还在。

    “没做什么,进来吧!”封昊也没有起身,就这般光溜溜的泡在澡池里,澡池水清澈,封昊的身体全部可见。

    不过封昊倒也不在意,反正都是男的,没必要遮遮掩掩的,正所谓:君子坦荡荡,小人藏几几嘛!

    “咯吱!”

    房间门打开,君尘进来了,只是一瞬间,他的身体竟然直接僵住了,门都似乎忘了关,看着封昊!

    “君兄啊!你找我有……”看到一袭青衫,美丽不可方物的君尘,封昊温和的开口问道,只是……还不待他说完。

    砰!

    他的房间门竟然再度关了起来,搞得封昊瞬间就懵了,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刚来就走了?

    “君兄,怎么走了?”封昊疑惑,看着门外依稀可见的人影,问道。

    “无耻!”

    “什么?”封昊君尘说话的声音很小,好像是在碎念,封昊都有些听之不清,于是再度问了起来“喂!君兄你说什么呢?”

    只是君尘竟然没有理他,直接转身走了。

    什么情况?

    封昊微微一怔,有些搞不懂,这些大势力的天骄的性格都有那么古怪吗?

    奇葩样般张晓东,傻子王加良,奇怪的君尘,一个个都挺古怪的。

    ……

    在云苍城的西南角落处的一家客栈里,一个相貌平平,但却英气十足的青年,十八岁的年纪,坐在一把椅子上,正低头看着一个跪在地上的青年男子。

    “找到他的行踪了吗?”坐在椅子上的青年突然开口问道,他便是韩家的第一天才,云苍宗第三峰的大师兄,韩昌。

    他在收到韩家传来的消息后就立刻下山,前来云苍城,于昨天夜里到达。他对封昊的恨意极深,刚到达就立刻召集他韩家在云苍城的人。

    “大少爷……那个封昊的确来过云苍城,昨天中午在城主府附近仙肴楼与两个同龄黑衣少年就餐,一个气息凌厉如剑,修为不知深浅,而另一个有些温文儒雅的感觉,修为三重天初期!”跪在地上的青年男子,恭恭敬敬的回答。

    很显然,他对韩昌很是敬畏,韩昌是他韩家的第一天才,不仅地位相当高,而且修为也很高。

    十八岁,便已是四重天中期的修为……而今差下一境界也不过一线,如此天才,这般修为,令他心中已经彻彻底底的折服。

    “还有呢?”韩昌点了点头,声音有些冷漠,有着毫不掩饰的浓烈杀意,他最宠爱的妹妹竟然被人杀了,他如何不怒,恨不得现在就将封昊斩成碎片。

    “随后他们一行三人又前往了醉仙楼……”

    “醉仙楼?一群毛都没长齐的臭小子竟然也去那等地方……”

    “大少爷……”跪在地上的青年男子开口,明显有些紧张了起来,连额头都微微泌出了点点汗珠。

    “继续!”

    “然后就如同消失了一般蒸发不见了……”青年男子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声音有些颤抖。

    “蒸发了?是跟丢了吧……”听到这里,韩昌的脸色直接阴沉了下来,目光阴翳的看着青年男子。

    “大少爷饶命,属下无能!属下定当将功补过,饶命……”看到韩昌那阴翳的眼神,青年男子顿时慌乱了起来,开始不断的磕头求人。

    “饶命?”韩昌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森寒冰冷。

    哧!

    一抹璀璨的金色剑光一闪而过。

    “大少……”

    咕噜噜!青年男子的头颅直接与肉身分离,滚落在地上,在他的目光中,透着一股浓浓的惧意和哀求,只是如今渐渐的失去了神采。

    “饶命?你犯的是死罪……”韩昌的声音比冷无情,眼神冷漠。

    眼睛斜睨着看了一眼地上那具尸体,而后才看向门外,道:“来人!”

    一个中年男子推门而入,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而后跪了下去“大少爷有何吩咐?”

    “再探!若是还找不到封昊,他就是你的下场,把他带下去吧!”

    是!

    ……

    韩昌这边在努力的探查着封昊的踪迹,为此,肺都险些气炸。而封昊本人则在城主府中,正惬意的洗了个澡,刚刚从澡池中出来。

    将被汗水打湿的白色衣衫丢进去随意揉洗了一番,封昊便直接将其穿在了身上,催动玄气,不过片刻就将湿漉漉的长衫蒸腾干。

    “时间也不早了,是时候去弄点吃的了!”战斗式的修炼很浪费体力,修炼了那么长时间,封昊肚子倒也有些饿了。

    “我去……不会吧!”封昊正欲出门,然而让他有些汗然的是,房间竟然被锁上了。

    “君尘,搞什么鬼?”封昊顿时有些气恼的开口,听起来声音清脆悦耳,有些少女的小小气愤感。

    “喂!人呢?来人啊……”只是,外边没有丝毫的动静,依旧静悄悄的。

    “对了,窗子……”封昊心中一动,立刻撒腿就往窗户的地方跑去!结果……窗户也竟然被封死了。

    并且最为主要的是,尽管封昊用了不小力气也无法将其打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