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独步轮回 > 第四十四章 寻剑
    “在哪里……我的剑在哪?”永尉楠的黑色长发飞扬,整个人宛若一尊魔神,霸绝天地,不可一世。昂然站立在云苍城的上空,他周围的玄气早已经化作了浓郁的黑色的雾霭,覆盖天穹,或许,那已经不算是玄气了。

    “剑!”

    永尉楠的咆哮声不断,整个人状若癫狂,黑色气息不断浩瀚散出,城中,所有人匍匐,无人敢抬头看。

    “嗡!”永尉楠的气息愈加的强大,如同一座山岳恐怖,一直静静倒立的长枪颤抖竟然在这时颤抖了起来。

    在哪里!

    永尉楠目光如电,似乎是得到了某种信息一般,瞬间转过头,看向了远方,在他的目光尽头,是一座直入云天的山峰。

    山峰很高,足有万丈多,如同一柄利剑,直指天穹。

    天剑峰!

    永尉楠一部踏出,山河颠倒阴阳逆乱,整个人刹那从原地消失,竟然直接出现在了一千多里外,站在天剑峰下。

    “走了吗……”云苍城中,城主府外的酒楼二楼中的韩昌整个人匍匐在地,再感受到那种如同荒古巨山感觉消失后他才敢抬头。

    果然,那个如同魔神一般的青年男子已经走了,而在云苍城的的天空中只剩下了一物,一杆长枪,静静悬立在那里。

    “这云苍城不过东胜大陆的一偶之地,怎么会出现这等强者……”发现永尉楠走了,韩昌这才起身,心有余悸的说道,在他的额头有可见的汗珠,看来也是被那股威压给彻底震慑住了。

    “少爷……那个人……他……”韩昌旁边的那个中年男子颤抖着身体起来,声音有些发颤的开口道,不过现在的韩昌哪里还有心思听他废话,开口就直接就将他的话给打断了。

    “闭嘴……大事不妙,我们得赶快撤!”韩昌面色冰冷,有些丢脸啊,在自家的下人面前竟然被吓成了那样……

    不过想想也不怪他太弱,而是对方真的实在是太强了,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有多强,可从面对对方那溢散出来的气息他就有种绝望感来看就可知一二了。

    非常强!

    “撤退……少爷你也发现了……”“别废话,赶快!”韩昌不傻,少年虽然走了,可那杆长枪依旧还在,少年就肯定会再回来。

    之前少年就状若疯狂的样子,天又知道接下来他会不会一个不注意把这云苍城给毁了?真要那样,他死了都有天大的不甘。

    这般想着,他这才选择的立即撤退,不敢在这里逗留,毕竟年轻,他的命很贵,前途无量,若是命都没有了,还谈个屁的未来,显得太苍白无力了,因此他没必要以身范险。

    至于封昊,若是被这魔神般少年一不小心干掉自然好,若是还活着,他也不介意花费些手脚将之抹杀。

    “是!”中年男子目光中有些崇拜,应了一声就退了前去,前往韩家的据点,开始主持起了撤退。

    其实,他真的有些意外,他们韩家的大少爷一点也不像他们私下里传的样子,嚣张跋扈,不可一世。

    “少爷果然英明,竟然这么快就知道了那个如同魔神一般的少年是和封昊他们一路的。”一边走,中年男子一边赞叹道。他觉得韩昌竟然不需要他告诉,就能看出问题所在而且快速决断,下达撤退的命令,当真颇具将才风范。

    只是奈何,是他误会了韩昌的意思了,明显高估了韩昌的智商。殊不知要是将这句话告诉韩昌,韩昌定然会立刻炸毛的逃跑回云苍宗,杀封昊,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啊。

    毕竟他的命是‘很珍贵’的。

    云苍城主府中,一个破败的院落里,所有人都寒蝉若禁,目光落在一个躺在地上近乎垂死的白衣少年身上。

    少年是谁?自然是封昊,此刻封昊的已经因为受了重伤,气息太微弱而解除了,恢复了他偏偏俊逸少年的模样。

    封昊仰躺在地上,白衣染血,特别是在他的腹部处,一个可怖的血洞透亮,贯穿身体前后,看着的人都感觉有些凉飕飕的。

    “呃……”一声带着痛楚的叫声突然响起,打破了这片寂静。在破败院落的中央,白衣染血的封昊终于醒了。

    眼皮子剧烈跳动了好一会儿,封昊才缓缓的睁开双眼,首先传来的是腹部处火辣辣的痛感。迷茫了好一会儿,他才有些清醒。

    是了,我的身体被那血影的手所洞穿,捣了又捣,那是种肝肠寸断的疼痛感,就是再度想起,封昊的额头也不免泌出了几滴汗珠。

    低头看去。还好,封昊舒了一口气,自己五重天武者的体魄还是很强悍的,自愈能力非常恐怖。

    这才多久?到了现在,那恐怖血窟窿的血已经不再流血了,而伤口同样也有些凝固了,正在渐渐的愈合着。

    虽然愈合速度没有达到肉眼可见的地步,但封昊有感觉,自己腹部处有种酥酥痒痒的感觉,那是自己的伤口处血肉细胞在蠕动,自愈。

    “君尘?”封昊有些废力的起身,一把抓起了已经脱落在地的易容纸,而后踉跄着朝着同样躺在地上,一袭青衣的一个少女走去。

    “还好!”扶起君尘那小巧玲珑的身体,封昊急忙将手搭在了对方雪白的颈项处,有脉搏,封昊也不由得长呼了一口气。

    没事就好。

    嗯?那是……

    当封昊将对君尘的担心暂时的放下,这才发现了整个云苍城主府中的气氛已经大大的改变了,此外,天空中血影已经不见了,在地上的不远处则是多了一具血红色的尸体。

    天空,取而代之的是一杆锈迹斑斑的长枪,有些淡淡的紫韵缭绕,虽然颜色稍稍有些改变了,可封昊并不陌生,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不就是他从五峰炼狱中带出来的那杆长枪吗?

    他怎么出来了……永尉楠还在长枪里吗?

    感受了一下自己的丹田,长枪果然已经不见了,高空上的那杆长枪的确是从炼狱中带出,盘踞他丹田之上的长枪没错了。

    永尉楠不在?怎么回事?

    封昊的感知一探知,顿时就有些惊异了起来,长枪中没有永尉楠的气息。

    “那里……”封昊突然猛地转身,面朝一个方向,那个方向他并不陌生,是韩山城,也是五千年前的封家所在地“是永尉楠!又好像不是……天剑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