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独步轮回 > 第四十七章 仙金再现
    将储物戒带在左手无名指上,指环冰凉如玉,封昊心中却是有着一道道热流涌动。

    君尘的这份恩情,他封昊记下了。

    “发什么呆,还不赶快,动用感知笼罩你要收进储物戒指里就行了。”看到封昊呆愣的站在原地,目光投向自己,君尘顿时小脸微红,有些不好意思的催促道。

    说罢,君尘当先开始了,宝库的东西开始一点点的凭空消失。这时封昊也注视到了,在君尘的左手无名指上,同样有着一枚和她衣服很配的青色储物戒。

    看着君尘眼睛微闭,长长的睫毛眨动,她周边的东西一点点的消失,封昊也回过了神,朝着宝库的另一端走去。

    两人的速度很快,根本来不及清点财物,甚至连自己收了些什么都没看清,只见这宝库的东西在飞速的减少着。

    不多时,整个宝库就从早些的金银珠宝玲琅满目变得空空如也,几乎所有的财物都被收进了君尘与封昊两人的储物戒中。

    “走吧!”封昊重新架起了血影的尸体,当先就开始往宝库外走去,不知又是怎么了,封昊心中有些不安,这空气中似乎都充斥着说不出的压抑。

    君尘紧跟上,看了封昊架着的血影一眼,有些疑惑的指了指尸体问道:“你怎么还带着他?”

    “毕竟人间道的大高手,带上,或许能够发现什么亦或是得到什么信息也说不准!”对于君尘的发问,封昊有些含糊的回应道。

    当然,这可绝对不是封昊最真实的想法,他最真实的想法其实根本就没有,只是觉得带走血影的尸体很自然,对此,他只有的是一个意识,脑海中有着一个念头,带走他。

    这血影对他有用, 因为感觉自己一旦靠近血影,血液就会莫名其妙的有些异样,有些翻腾感。

    “你不嫌麻烦?”“不麻烦。”“好吧!那你继续架着吧……”

    封昊与君尘走的是城主府大门的相反方向,这是两人共同的主意,若是大摇大摆的从大门走出去显然有些招摇,故此,他们选择了从后门离开。

    走了好一会儿,他们也并没有走多远,首先封昊有伤在身,其次他还架着血影的尸体,本来就快不起来。再加上他一直时不时的抬头看天空,找寻着永尉楠的身影,自然很慢。

    天空黑气依旧浩瀚充满压抑,覆盖着整片天空,早些高悬的明月都被掩去,藏在漫天的黑色中。

    没有声音,看不见永尉楠,也看不见长枪了,封昊有些担心,永尉楠到底会怎样?看起来情况似乎有些不大对劲。

    不过,他的慢对于对周围天地和永尉楠一无所知的君尘就不被理解了。

    “我说你能不能快点,你不是说事态紧急吗?怎么还像乌龟一样……”

    “唔……我这不是架着东西。”“你可以将他收进储物戒!”

    “呃……”听到这里,封昊整个人顿时就愣住了,可以放进储物戒?“不是人或者动物植物之类的都不可以放进去吗?”

    “他只是尸体!”君尘直接白了封昊一眼,指着血影的尸体道。

    “你不早说啊!”

    “你不是不嫌麻烦吗?”

    ……

    云苍城,在夜色中被黑气笼罩,此刻静匿无声,很是安静,已经没有了它往日夜色中的喧闹。

    “封昊,到底怎么回事?”眼看着快要已经快要出了城主府,君尘突然顿下了脚步,不解的看着封昊。

    这是云苍城的城主府吗?安静成这样。或者说,整座云苍城也很安静,如今他们已经快出了城主府,到达城中的街道,可却依旧听不到喧闹声,好诡异。

    其实她早就发现出了问题的,从发现封昊架着血影的尸体开始,她就问封昊,不过封昊并没有解释,她也没有强行追问,只是以为事情的情节比较跌宕,一时难以言明而已。

    可如今,情况看起来似乎不只是复杂,整个云苍城都显得很诡异,不仅仅安静异常,就是城主府中封昊他们从洗劫宝库到一路走来,都没有遇到一个人,这说明了事态的严重性 。

    “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不过今晚的变故的确太多了,而且……”说到这里,封昊顿时有些支吾了起来。

    “而且什么……”

    “而且……最大的变故就是永尉楠。”

    永尉楠!

    君兄一愣,他不是在醉仙楼中等着他们吗?又怎么会出现在了这里?

    不过想想似乎也有可能,永尉楠很神秘,她对的感觉不仅仅只是对方的修为无法看穿,更有一种来自直觉上的朦胧感,怎么说呢?总之就是那种犹如隐没于雾气中,无法看透。

    “他……怎么了?”“我也不大清楚。”封昊摇了摇头,永尉楠是个什么情况他真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的腹部被血影的手贯穿,搅动,昏迷了过去,至于之后的事,他完全不清楚。

    才醒来,就看见血影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一直蛰伏在他丹田中的长枪悬浮在云苍城的天空中,之后便是永尉楠提着一柄三尺长剑归来。

    这些事情之间没有一个大前提的话,封昊根本解释不清楚。而这个大前提,估计也就是永尉楠都不知道的秘密,或许是他自己的背景、来历、或者是身份。

    他是谁?他真的就来自五峰炼狱吗?五峰炼狱又是怎样的存在?它的背景到底又是怎样?

    这一切,都是一个迷,没人知道五峰炼狱是怎样诞生的,只知道是如何发现的,它存在了多久也并不知道,同样,也无人知道那五峰炼狱的天渊之下联通着何方。

    封昊知道,那天渊中锁着一个非常强大的存在,将小胖子带走了,虽然他不明白对方到底是怎样的修为,怎样的实力,可封昊却是感觉到了一种沉重感。

    是,他是不知道那恐怖的骷髅头到底有多强大,可是从锁住它的那数百根房屋大小的仙金来看,绝对恐怖到了极点,否则何至于这般锁住它。

    “也不知是谁将他锁住了。”突然回想起这些,封昊也不由的思索起了这个问题。

    嗯?

    正在思索这些,封昊突然有种惊悚之感,一股来自内心的悸动,让他有种头皮发麻之感。

    “呃啊——”

    一声魔音贯耳,如同崩雷裂天,突兀的炸响让封昊瞬间出现在君尘身边,用玄气一把将她的耳朵蒙住。咆哮声如天雷般恐怖,整座云苍城都在剧烈抖动。

    “封昊你,没事吧……”当声音停止,封昊直接险些昏死过去,整个人宛如一个血人,七窍流血,君尘俏脸发白,满是自责与担心的扶住他摇摇欲坠的身体。

    那是……

    封昊眼睛流血,可感知还在,注视着天空,封昊竟是一时间有些难以言语。

    天空,一根根封昊所熟悉的锁链垂落,不知从何处出现,落入云苍城,永尉楠执剑而立,冷然的俯瞰大地。

    那是五峰炼狱的仙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