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独步轮回 > 第六十二章 初选赛落幕
    “人生若只如初见……多好!”

    “谁?”封昊突然惊醒,面色有些惊疑不定,到底怎么回事?又是这个声音……

    这个声音已经是第二次出现了,在之前和韩昌的交战过程中,这个声音就在他的脑海间出现过了,当时本以为错觉,倒是没有深思,可现在……

    声音再一次的在他脑海响了起来,这声音的响起,翻动脑海,牵动神经,让封昊一瞬间竟然有种悲恸的感觉。

    那声音的响起,令他的心中有种纠痛感,心如刀绞,很痛。

    感受到眼角有一点湿润,封昊抬手,用指尖一抹,是一滴泪水,不过,竟然是血红色的。

    “血泪……”封昊怔怔了好久,也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半天不动丝毫!

    许久,封昊起身才离开床榻,这里是他在第五峰的住处,一座简陋的青色小竹屋。

    “咯吱!”

    着上一套崭新的白色长衫,推开竹门。刺目的光亮令封昊微眯,透过青色的竹子,依稀可见天上磨盘大的太阳。

    “这第二场初选赛想来已经开始了吧。”封昊沉吟,他从早上的第一场初选赛战斗后就直接昏睡了过去,这会才醒来。

    此刻他在犹豫这要不要去看看第二场初选赛,第四峰的无涯子对第二峰的吴邪。这两人都是强者,前者无涯子的修为很高,是五重天境界。一柄细剑,一壶酒,随意一抖剑就能够将韩昌逼得狼狈不堪,足可见其强大程度。

    而后者,虽然吴邪的修为有些低,和封昊差不多,仅仅只是四重天初期,可对上身上有股令封昊都心悸的气息,封昊从不怀疑自己的直觉,吴邪,应该自有他的恐怖之处。

    底牌,几乎是每一个天骄不可缺少的,就如封昊,他之所以如此之强,是因为他有太多的底牌了,而这些底牌,无论是哪一张,亮出去都是极为恐怖的,足以引得无数人为之眼红。

    玄功两种共同运转于体内。

    一位太初昊宇诀,而为封家封神诀。一个散发的是滔滔金色的浩然正气,一个则是浓墨般霸道的毁灭之力,而这两部功法都是从脑海中而来,从那名同未知的存在战斗的封辰身上得到的。

    据封昊自己估计,这种功法,应该已经属于帝境强者所能拥有的了。

    第三道雷霆所幻化出来的‘阎罗殿’,第四道雷霆突兀出现的三皇之一的人皇帝兵人皇鼎……

    “师弟!你醒了……”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将封昊的思绪给打断了。抬头,是陆剑尘,一袭和言无恒穿着有些相像的白袍。

    “唔!醒了……”封昊点了点头,而后有些诧异的道:“师兄你怎么没有去看第二场初选赛?”

    “看了!”

    “结束了?”“嗯!结束了。”听到陆剑尘的回答,封昊顿时有些发呆,不大可能吧,按时辰来看,这战斗应该刚刚开始才对啊,怎么会这么快?

    “没想到,第二峰的吴邪竟然藏得如此之深。修为不是表面上的四重天初期的修为,而是五重天中期的境界,并且竟然是修真者!战力还高得恐怖。”

    果然啊!封昊的直觉果然很准,总觉得吴邪身上有股危险的气息。这不,吴邪竟然藏得这般深,不说其他,这般隐藏极深,的确可以给人出人意料的必杀一击。一击,在战斗中的作用之大已经不言而喻了。

    “早就发现他很恐怖了!可惜了无涯子师兄这般实力……”对于这结果,封昊也是不由得叹了口气,有些感慨。

    “可惜无涯子?小师弟你这是做什么?无涯子胜了。”看见封昊一副长吁短叹的样子,陆剑晨顿时不解的开口问道。

    胜了?

    “呃……你不是说吴邪隐藏得很深吗?”封昊一时间有些无语了,他这师兄说点话不清不楚的,搞得他都一时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了。

    “可我没说他赢了啊!”“够了,你继续……”

    “嗯!吴邪是藏得很深,并且具有相当恐怖的战斗力,可是藏得深就不见得赢啊……无涯子,当真很恐怖。要是和我打,我要是想赢他,估计也需要多花费些手脚。”

    “真结束了?这么快?”到底,封昊还是有些不信两人的战斗竟然会这么快结束。

    “不要大惊小怪的,你要是在现场就知道了!无涯子那一剑的恐怖。”陆剑尘有些唏嘘,第二场初选赛的一战,至今他都依旧历历在目。

    特别是无涯子的那一剑惊才绝艳,恍惚间如同在现。当时,吴邪上场就将自己五重天中期的修真者的实力暴露了出来。

    他出手很快也很狠,没有丝毫留手,直接腾空而起就是漠然一柄数十丈的天剑从天而降,天剑呈青色,映照在吴邪坚毅的侧脸上,一剑,撕裂空气,插向无涯子。

    面对这般恐怖的一剑,就是六重天的武者来了也不敢强行抵抗,恐怕第一时间都是想着该如何躲避。

    同样,几乎有人也以为无涯子应该会躲避开来。可是事情却有些出乎意料,无涯子并没有选择躲闪,面对凌厉无匹十多丈长的一剑,他竟是选择一步踏出,酒葫芦一抖,漱口酒的量就洒满了天空。

    那一刻,他一手中的细剑为笔,天地为纸,就为墨水,几个抖剑,就直接枸出了一副山河图。

    乍一看,群山江河并存,那山磅礴绵长,震撼人心,那河奔腾不息,滔滔不绝。

    再一看,化作了无数滴的酒水,交织在了一起,形成一张剑网,网上的每一根线都是一缕剑气,带着冲霄的杀意。

    一张山河图,一招就吴邪的攻势击溃,整个人从高空坠落,浑身剑痕,身受重伤。这一战之后,这云苍宗最大的擂台上竟然都布满了无数道交错纵横的剑痕错乱,倒要宗里微微修补一下。

    “什么?一剑击溃了吴邪先发制人的一击,还将其打成重伤?擂台还要修补……”封昊的双目微突,这无涯子该是有多强?

    对于无涯子的强大,他的确是有所猜测,可是没想到自己还是低估了对方,竟然强大成这般,那么直接晋级决赛的帝邪呢?又该如何?

    对于那一身白衣,银色长发披散至腰间,有种别样俊美的第一峰大师兄,封昊还是印象很深的,那是他重点关注的对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