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独步轮回 > 第六十三章 三人决赛
    在他的个人印象中,帝邪很强,强得在封昊面前都好像是一潭难以看穿的水,深不可测!

    当初封昊在擂台上初次见到帝邪就有所感觉,对方的实力强悍,而表露在封昊眼前的就是其恐怖的肉身,那种肉身之力隐隐带来的压迫感令封昊的血液都有些滞缓,胸口沉闷。

    “不用担心,尽力就好。你的伤势也不算太严重,而且自身的恢复力相当强大,明天的决赛,你应该能够全力以赴的去战斗。”

    “嗯!”封昊点了点头。也是,根本就没什么好担心的,重要的还得看自身的实力,若是自身实力足够强大,无惧一切。

    尽管不知道对手的实力深浅也无碍,他虽然并不清楚无涯子的极限实力,更是未曾见过帝邪出手。但是,要知道……对方也并不清楚封昊自身的实力。

    和韩昌一战,他并未动用太初昊宇诀,封神诀也并未全力运转。杀手殿堂的十步一杀同样不曾施展,封天指与踏天九步这两套杀招就更不用说了,他仅仅只是开启了运转了战天诀,而后一记简单的封荒拳就结束了战斗。

    而之后对抗韩无双,封昊先是被其偷袭,有些措手不及,再加上自身的状态处于旧力减退,新力未生之际,对抗足足比自己高出两大个境界的韩无双,能够不死就已经是万幸了。

    “不过这次就不一样了!”封昊唇角微扬,即使见过了很多的天才又如何,战斗,他封昊从来无惧。这一刻,他似乎又回到了五千年前那小小青山镇里,他封昊,依旧是天才。

    夜!窗外天空漆黑一片,空气有些压抑而沉闷。小竹屋中,封昊烦躁的翻了个身,眼睛依旧睁着,如同一盏灯笼,炯炯有神。

    还是睡不着!

    “到底是谁……”封昊坐了起来,眉头紧皱,不知道为何,他如今总是若有若无的能够听到了那个声音,每次在他半睡半醒之际,即将入睡时就会毫无征兆的在封昊脑海间想起,让他根本无法入睡。

    “人生若只如初见,到底是什么意思……”封昊挠了挠头,太过匪夷所思了吧,怎么他这一晃五千年,就什么古怪的事都发生在他身上了。

    冥冥中,他的身后有那么一根线操纵着他一点点的前进。随着他的前进,他身上的诡异就越多,似是被人灌注些莫名其妙的记忆。

    人生若只如初见!那个声音有些凄清悲伤,有些模糊,但可以辨清,那是一个女子,约莫二十左右的年轻女子。

    她的声音每一次响起都像是一把刻刀在封昊心头划过,揪心的疼痛袭来的同时,有种莫名的深刻,至此,一道模糊的倩影已经占据了封昊的脑海,五官不可辨。

    “封昊,我想看雪……”

    封昊突然猛的起身,面色有些可怖,额头是涔涔冷汗“怎么会这样?她竟然叫出了我的名字……这记忆属于我的?不可能!”

    摸了摸眼角,又是一滴血泪。坐在床边,封昊大口喘着粗气,他不明白……

    天亮了!

    看向窗外,光亮刺目,一只小鸟落在窗边鸣叫,清脆悦耳。深吸了一口气,稍微平复了一下杂乱的心绪,着上白色长衫,推门而出。

    抬头看天,万里无云,朝阳破晓,在云苍宗山脚下远方的的林海间若隐若现“先从第一步开始吧!”

    他的第一步是成为云苍少宗,而后进入东方家,试图寻找五千年前关于封家的消息,这个目标,他不能动摇。

    这不仅仅只是目标,同样也是动力。因为有目标,他才有不断前进的动力,而要前进,他就需要不断加强自身的实力,因为他的路,每一步都需要实力才能踏出,站稳。

    “师尊……师兄!”走进大殿,言无恒整个人早已经高座在高台上的那把木椅上,陆剑尘则站在一旁,看样子就等他了。

    看着封昊,言无恒点了点头,面容和善“既然到了,那就走吧!”

    五峰塔下,封昊三人落在了广阔的擂台上,扫视了一眼,擂台附近早已经站满了人 。

    封昊看到了什么?十万多人,一眼看去就是黑压压不断攒动的人头,数量多得吓人。就是封昊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这般阵仗了,可这再次见到这阵容,心中也还是难免有些或多或少的震撼。

    云苍宗少宗之位,将在今日问鼎,那个人,必须是我!袂飞扬,长发随风而动,封昊负手而立,气势如虹,似一杆长枪,枪芒破天,搅动风云。

    铛!铛!铛!

    “少宗选拔开始!”随着三声震荡天地的钟声响起,太上长老的身形从空中稳稳的落在了五峰塔顶之上宣布道,其声音如同苍老雄狮咆哮,震耳欲聋“今日决赛两场,第一场无涯子对决封昊,第二场,由胜出者对决帝邪。”

    “等等!”太上长老的话语刚刚落下,立时就有人开口,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

    这人是谁?

    十万多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去。

    但见一个白衣少年双手抱拳,躬身对着五峰塔上的太上长老。

    是封昊!

    他要做什么?

    无数人疑惑,不是已经要开始了吗,他这会站出来是要做什么?认输吗?

    “封昊?”太上长老也是微微有些诧异,看着封昊“你这是要退出?”

    “禀太上长老,不是!只是对于接下来的决赛,晚辈有些提议。”封昊面色平静,字字圆润,很有礼貌,声音不轻不慢。

    “哦?说说看!”看着封昊一副不卑不亢,面对他依旧平静的模样,太上长老顿时也来了兴趣,苍老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了点和善的笑容。

    “是这样的,今日既然就要选出胜者,我们何不来场最巅峰的对决,分为两场的话,对于第一场的胜者有些不公,毕竟若是第一场的战斗过于激烈的话,难免损耗过大,以至于第二场不能全力以赴的一战 。”

    “嗯……有些道理!”

    “是啊,对第一场的胜出者不公!”

    “嗯,最主要的是身为天才,一般情况下他们是不会提前摊牌的……”

    封昊的话一出,顿时附和声无数,不过,仅仅只有少数人说出来封昊的想法底牌不能提前暴露,既然是底牌,它讲究的就是出奇制胜。

    “按你的意思是要来一场三人同擂的决赛?”

    “正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