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独步轮回 > 第六十五章 言无恒的身份
    “酒剑仙,无天子,无涯子竟然是其后辈!难怪他并没有什么强大的背景却是可以发挥如此恐怖的招式,看来是很完美的传承了酒剑仙的功法招式了。”太上长老恍然,枯瘦的手捋着自己的花白胡子,目光投向一剑就分化出漫天剑气的无涯子,目光有些异彩在闪动。

    “好一个剑绘江山!”面对漫天剑雨,封昊面色也是微微凝重,这一招攻击力不弱,攻击范围还极广,每一滴酒水就好似一柄锋利的小剑,剑气浩荡,切割空气,竟发出‘嗤嗤’的刺耳声。

    避无可避,那便硬抗……

    太初昊宇诀全力以赴的运转,浑身的气息浩大澎湃,金色玄气如海,掀起海啸一般的浪潮,滚滚玄气瞬间将封昊的身体包裹了起来,如同金色蚕茧,密不透风。

    砰砰砰——

    刹那而成的玄气护罩,迎接的是蒲面而来的成百上千道剑气。每一道剑气,都带着强有力的切割力,不断撞击在金色玄气护罩之上。

    剑气落在厚厚的玄气护罩上,在这一刻,护罩竟然在不断的被削弱,有金色的玄气光点零零星星的飘散。

    看向帝邪,对方选择的方式和封昊差不多,面对无涯子的这一招‘剑绘江山’他选择的应对方式也是硬抗。

    帝邪面色平静,整个人被银色的玄气罩着,他浑身的气息有些诡异,有种空灵感的同时,似乎又有山雨欲来的压抑。

    他微阖的眼睛此刻已经完全睁开了,目视他的眼睛,散发的是银色刺目的璀璨。

    封昊和他对视的刹那,而后瞬间收回自己的目光。

    “好恐怖的一双眼睛,那双眼睛……”收回目光后封昊,有些心悸。帝邪的一双眼睛很很诡异,和其对视的一瞬,他竟有种穿越了宇宙洪荒的感觉,看到了太古时的巨人只手擎天,绵长无尽的苍龙一爪崩天,血色的洪流流淌在天地间……

    帝邪!

    封昊默念了一句,眼睛微眯。看来,这场战斗会相当棘手了,就从帝邪的一双眼睛来看,就可见对方的恐怖程度了……这可能是他从韩山城一路走来遇到的最强对手。

    当然,排除那位来自人间道的强者——血影男子。原因很简单,封昊与对方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可比性。

    两人间战斗,已经不能称之为战斗力,差距太明显,碾压得太过直接。

    对方才一出手,封昊基本就可以挂了,要不是因为永尉楠这个变故存在,或许他的小命,早就落在了云苍城城主府中了。

    “不对!”封昊突然眉头一皱,一股来自心底最深处的不安刹那袭来,让他微微有些惊悚“我的玄气竟然在不断的被吞噬……”

    霍然转头看向无涯子。

    果然,此刻他的气息竟然比之前更加强盛了,而早些布满天地间的剑雨本该早就落完的却依旧没有停止。

    非但没有停止,反而愈加的浩大,磅礴。天地一片雨幕,不过却不是普通的雨,每一滴,都如同无常索命的勾。

    擂台外,的数万人看着这些雨滴让人头皮发麻,绝大多数的人面色都有些悻悻然,极不自在。都是些五重天一下的‘天才’。

    什么叫天才,如台上的吧。而他们这些人,进入这擂台估计就是被秒杀的份,差距太大了,顶着‘天才’名头的他们不免有些挫败感。

    感受着自身玄气被不断削弱,直至最后,一滴酒水滴穿他的金色玄气护罩。

    “嗤!”

    这滴酒水一进入护罩,刹那在他的臂膀上留下了一道血痕,鲜血流出,画出一道蜿蜒的曲线,浸染白衫。

    感受着手臂上的的一股热流,封昊面色古井无波,眉头都没有眨动分毫,只是静静的看着无涯子。

    这是一招消耗性的招式……

    看向帝邪,只见帝邪此刻的气息已经少了之前的那种空灵,那种蓄洪般的压抑感更加的强烈,他现在就是一江被大堤拦住的洪流,等待着宣泄。

    “看来对方也意识到这一点!”

    封昊心中一动,既然这样,那他便不打算出手了,让帝邪将无涯子的这招剑绘剑山给打断。

    一念即此,封昊不断加强的气息顿时微微一滞,停而后止稳定下来。

    五峰塔上,太上长老突然转头,看向言无恒。“无恒,我知道你的眼光很准,眼下这场战斗,想来你也是隐隐猜到了结果了吧!”

    “嗯!差不多吧。”对于太上长老的话,言无恒没有丝毫矫情。是的,他心里的确已经有了结果,除非出了非常特殊的变故,不然他的预料一般情况下和结果是不会有太大的偏差的。

    “你觉得是无涯还是帝邪?”太上长老负手,目光中的赞赏之意极其浓郁,不断的在帝邪与无涯子两人间游走。

    “无涯和帝邪?为什么就不能是封昊呢?”言无恒指了指封昊道。

    “封昊?”

    太上长老一呆,封昊的确也是很天才,可就如今的情况而言,三人同台,封昊似乎是最弱的那一个,显得太过平淡无奇了。

    偌大的擂台,拉起一片连接天地的雨幕,在这雨幕中,剑气纵横,四处乱窜,落在擂台上,擂台都散发着耀眼的金光。

    吸取了前次无涯子的战斗,在修补擂台的时候,云苍宗的几位峰主联合在擂台上铭下了阵法,金光璀璨,守护着擂台。若非这样,这些恐怖的剑雨早就将这方擂台给毁了个干净了,到时候还得重建。

    雨幕间,三人呈现的依旧是三角之势。

    无涯子一袭白衣猎猎,的身子微斜,右手提剑如同一个绝世剑仙,左手的酒葫芦高抬,酒水狂放的倾入他的口中,他的不羁,如同酒中剑仙。

    帝邪,银色长袍袂角飞扬,满头银丝舞动,浑身银灿灿的玄气浩荡,似击苍天,不同无涯子的狂放不羁,帝邪的气息沉稳如山,浩瀚入海,压抑如蛰伏的洪荒猛兽,让人心中都有些燥乱。

    而封昊……

    太上长老的目光落在了封昊的身上,一袭白衣,面色冷淡的看着帝邪与无涯子,他浑身的气息比起前两人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太弱了,弱得平淡无奇,堪堪能够抵挡着铺天盖地的剑雨。

    “封昊吗?”看到封昊的瞬间,太上长老立时就摇了摇头,而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浑浊的目光再度一亮,看向言无恒,声音有些不可思议“真的是他……”

    太上长老开口,这句话没有询问确认的语气,而是充满了不可思议。当然,他不是对封昊的实力有所了解,而是太相信身边一袭白袍负手而立的中年男子。

    因为在他看来,对方的话语,几乎就代表了真理。言无恒,其实原先并非是云苍宗的人,他来的时间还太过短,他有自己的背景。

    来云苍宗做什么?

    混个五峰峰主当当,借住一段时间,然后等一个人!很简单的理由,他就成了云苍宗第五峰的峰主,就他的真正身份,就是作为云苍宗的太上长老也不敢造次。

    这也是为何素来以护短且还睚眦必报而闻名的第三峰的峰主泗永志在昨日弟子被封昊杀了也没干放肆,表露出一副无动于衷的表情。

    “你不问为什么?”言无恒笑了笑,看了一眼太上长老,缓缓开口道。

    “有用吗?”太上长老无奈的摇了摇头,其实 他也想知道为什么,不过,他知道,问了也没用。

    因为……天机阁的答案,从来不需要理由。

    天机阁,是人间界绝对霸主级势力,势力遍布五块大陆,总阁在中州。其它地方也有各种分阁。总阁之下有四大分阁,分别东胜分阁,南荒分阁,西云分阁和北蛮分阁。

    再之下就是各种海域分阁,然后是境位面的分阁。总的来说,天机阁的势力几乎无处不在,遍布了人间界的每个角落。

    哪怕是杀手殿堂,其中依旧也免不了有天机阁的势力,天机阁的势力渗透相当彻底。没有人怀疑,只要天机阁想,天机令一下,用不了多久,天机阁就能直觉统一这个人间界,以它为尊。

    不过没人想得明白,也是值得庆幸的是,天机阁拥有一同之力却无一统之心。非但如此,他还站在了一个特殊的位置,制衡着所有实力,避免出现真正的统治者。

    杀手殿堂就是一个例子,杀手殿堂是除了天机阁外的最强势力他们的野心并不小,想要一统,可奈何,始终被天机压制得抬不起头,无法实现它们的野心。

    能够将杀手殿堂压制得抬不起头来,由此可见其势力的强大,绝对的人间界霸主级势力。

    而言无恒的身份,就是天机阁四大分阁的阁主之一,天机阁东胜分阁的阁主,他的答案,自然也不需要理由。若是非要问为什么,唯有问天机,而天机本来难以捉摸,又有谁能够说清呢?

    剑雨依旧,越来越大,越来越多,封昊的玄气护罩也随着慢慢增强,没人关注他,因为他的实力落在所有人眼中都不过是堪堪能够抵挡剑雨而已。

    局面呈现了僵持,直至许久,这种状态才被打破。

    “呃啊——”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帝邪终于动了。长发飞扬,一声清啸刹那响起,直上九天,将天地雨幕刹那生生撕裂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