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独步轮回 > 第九十章 封梦
    “怎么样?师兄我下手还是比你有分寸的,如果换作你,也就会让东方皓月觉得不痛不痒的吧。”

    “嘿嘿,是是,很有分寸。”说着,封昊也不客气的将储物戒揣入了怀中。

    感受了一下自己身体,封昊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已经好了大半,这是昏迷了多久?

    “师兄,我昏迷了多久?”这个问题他不得不搞清楚,阴阳轮回对身体的负荷可不是一般的大。然而一觉醒来,身体近乎痊愈,很显然,时间肯定是不会短。

    “师弟,你身体的恢复能力简直让人眼红啊,那么短的时间竟然就近乎痊愈了。”看着封昊那副模样,陆剑尘也明白了,封昊探查了自己的伤势,见此,他也难免有些羡慕。

    说真的,当初战斗结束时候,太上长老探查封昊的伤势,都只是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身体被抽干,丹田枯竭,没有一丝丝玄气可言,还有一股奇怪的能量不断摧毁封昊的生机。

    当时的太上长老也挺无奈,只是喟然长叹了一句“他那招用眼睛施展的招式太过恐怖,如今封昊的这具身体,近乎报废了。”

    “近乎报废?”听到这里,封昊也是不由得双目一突,敢情他已经在鬼门关走一遭了。

    再次探查了一遍自己的身体,许久,封昊方才长呼了一口气。

    还好,没事!

    “太上长老还说,就算是有幸活下来,修为都极有可能会跌落下去。”

    “什么,这……”听着陆剑尘的话,封昊顺便探查了一下自己的修为,这不探查还好,他刚才根本发现,这一探查,发现了。

    封昊顿时就吃惊了。

    “师弟,怎么了,你的修为不会……”说着,陆剑尘也急忙探查了起来,一手搭在封昊的肩上,结果,才一搭上就立刻掉了下来,似乎触碰到的并不是封昊的肩头,而是一种绝望的结果。

    “这修为……还让不让人活!”看着封昊,陆剑尘感觉就像看怪物,什么人呐,什么怪物啊,受了这么重的伤,不但修为没有受损,反倒暴增了,天理何在?

    武者六重天!

    那些天才,他这样天才,在封昊面前就是狗屎,修为能够飞跃成这样也是奇了,恐怕就连传说中的妖孽东方小邪也做不到吧。

    “你昏迷了……十天。”陆剑尘咽了咽口水,这说明了事情的严重性,十天时间,封昊直接就跳跃式的跨过了五重天境界,直接从四重天巅峰飞到了五重天初期。

    不过两者,说到底还是没有可比性。封昊是修为进境神速,而独孤小邪则是悟性惊人,战力逆天。

    “十天……”就是封昊也沉吟了起来,昏迷十天,问题是,他可不是完完全全的昏迷了十天。“应该是九次……如果是一次一天的话,那应该是九天,这样说来,十天,我有九天都在做同样的一个梦……”

    最主要的是,那个梦,太真实了。现在回想起来,封昊竟是还是无法平静,心中隐隐作痛。

    看着封昊突然沉默着低下了头,陆剑尘也是有些纳闷了“这是怎么了,情绪一时间就低落了下去?”

    “师兄,我做梦了!”

    “梦就梦呗……”只是才开口,看到封昊抬头,他的话也卡住了,他竟然忘了一个重要的事情。

    修行者一般而言,根本就不会做梦,因为修者有感知,一般而言,做梦都会相当特殊,就如,有可能预知到了未来这些……

    “你梦到了什么?会是未来的一角吗……”

    摇了摇头,封昊也说不清,那个梦很长,他二十五岁左右,死了。照理说的话,很可能是未来一角,可封昊的直觉却硬是不认为是未来。

    那,真的是他吗?梦晨,有是谁?

    “人生若只如初见……”低声呢喃了一句,一切历历在目,那梦,更像是过去,而不是未来。

    ……

    “人生若只如初见,多好……”断泪崖上,梦晨一脸萎靡地依偎在封昊怀中,轻抚封昊血迹密布的脸庞,用修长白褶的手指将他嘴角尚未风干的殷红拭去。

    “若初见……蓦然回首……仿若隔世吗?”封昊眼神毫无神采的茫然自语,声音也有些许颤抖。“梦……我不该,没能保护好你……”

    时至如今他心中充满的仅有无尽的悔和滔天的恨。

    曾几何时……他一直坚信自己的实力,相信自己能够凭借自己羽翼未丰的臂膀去保护梦晨。

    可是……

    低头,封昊看到梦晨已经毫无血色的脸蛋,看到她嘴角下的鲜红,白阙的长衫上多处醒目的殷红,封昊心中难受至极,揪心的痛感充斥全身……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如同一把锋锐的匕首插向胸口。

    一点银白的刀芒刺入胸口,在自己心头之上开溘出一道深邃的伤口……疼痛间夹杂着瓢泼的血雨散下,传遍身体的每一个部位,血水汇聚到眼眶,摇摇欲坠……

    停——

    封昊强迫自己的眼泪停下。泪,他不能流,他只能流血……因为梦晨在身边,他就不能有丝毫软弱的一面。他知道,他是单纯如孩童的梦晨的天地,是她的支柱,她的一切。

    “梦……我们以后好好的……一起住在这断泪崖下的碧竹林间,无忧无虑的生活在一起……好吗?”封昊轻梳着梦晨黑色的长发温柔的说道。

    “嗯”梦晨幸福的点了点头,将头轻轻地埋在封昊的胸膛之上。感受着他的体温,他的心跳,他那颗炽热的心脏涌出的疼爱。

    黄昏,世界逐渐地安静了下来,夕阳缓缓的坠落下西山,黑夜开始笼罩天穹,是夜,伴随着阵阵苍狼啸月的恐怖压迫。

    封昊和梦晨静静地坐在断泪崖上,彼此依偎着。静静地等待着……,黑夜过得很快,伴随着些许山鸟的出巢,飞上高天,天色也是越来越亮。

    风很轻,两人都尚在沉默,默默相依崖巅之上。

    “昊……我们去看日出好吗?”最终梦晨打破了这份沉默,轻声的对封昊说道

    封昊低头,看向梦晨,有些不知所以。

    梦晨急忙低语补充道“我喜欢清晨……我喜欢看日出……和你一起”

    心头一颤,封昊突然生出一股不好的感觉,却也选择了沉默,片刻后声音带着颤抖的应道“好……听你的,看日出……一起。”

    还有着些许昏惑的夜悄无声息,断泪崖巅两道身影静默的在黑夜中等待,等待天明,等待日出,及其那所谓的不可知……

    “吱吱……”“叽叽……”

    一群群鸟兽开始倾巢,山崖不再安静,夜也被这群动物打破了最后一丝黑,世界开始了躁动。

    朝阳从诺大的断泪崖下的林海间探出头来,清晨的和曦浸红低悬在林海上的云层,染绿青苍的草坪、灌木和林海。赤红色的磨盘带着千丝万缕的金黄色倾泻而下,洒在每一寸大地上,洒在封昊梦晨上,暖暖地……

    “真美……”梦晨舒畅地自语,看向封昊,恬静地从红润却略显苍白的从唇间吐出几个字“昊……是吧?”

    梦晨声音轻柔,略显慵懒的轻呼了口香兰。

    “嗯——”一直看着梦晨的封昊急忙应道,心中的不安却更甚了:到底是什么令我如此不安?

    朝阳越升越高,直至完全跳出林海间,一跃而出,定格在空中。

    那一跳,仿佛扯动了封昊的心脏,触碰了那根紧绷的心弦,一股莫名的疼痛感从心口传出,同时,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之气扑鼻,淡淡的……刺动封昊的嗅觉,刺痛封昊的心。

    低头,只见梦晨嘴边挂了一股血红的细流,顺着她细腻雪白的下巴滴滴缓缓地坠下,打在她白衣胜雪的长衫之上,慢慢地渗透……梦晨的脸色亦是苍白了几分。

    “梦…………”封昊用双手不停的为梦晨抹着血渍,捧着梦晨的下巴有些不知所措。“怎么会这样?”

    封昊不相信,也不愿相信……即使他心中已有些许答案,但仍是不甘的向梦晨询问,溺水的他企图抓住梦晨下一句话,把它当做救命的稻草。

    鲜红细流滴滴坠落,打在梦晨洁白的长衫上,此时,万花丛中的一点红,并不是可视的美丽,而是醒目的痛……封昊的泪水也是挥之欲出。

    “要是能够一直这样……每天陪你看日出……在平静的江湖之外……多好”梦晨十分满足于和封昊在一起,此时很是恬静,任由血渍留下。“对不起……”

    “昊,我中的并不是幽冥毒……而是黄泉葬……”她细语,生怕封昊责怪她似的,弱弱地说道。

    “……什么?”封昊心头一震。黄泉葬三字一出,他再也不能平静了,一脸的惊怒,双目亦是险些喷火一般,面部狰狞。封昊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恨意,双眼赤红的仰天长啸,不断嘶吼。澎湃的元气立刻盖压方圆百里的范围,威力恐怖,在其所覆盖的范围内不停的肆虐,带着无数的花草纷飞,树木爆碎,一片纷繁,断泪崖下的的所有生物也都安静了下来,在这股浩瀚的威压下丝毫不敢出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