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独步轮回 > 第九十一章 剑指苍天
    “唐家……我不管你是否是人间九大家族之一,无论你在魔界的势力又是何等的庞大……我都将灭你满门……”声音高昂,犹如碎金裂石般直上九天,就连天上静匿的云朵都直接被强大的杀念崩溃……山河万里动荡。

    幽冥毒。唐家九毒的中的第九毒,这是由炼毒师从百年阴尸之上采取而来,配合唐家的秘法炼制而成,极为歹毒。凡王境以下的中毒者会顷刻间修为散尽,并于半年之后在噬心的痛苦中死去,除非在此过程中找到解毒之法,方可免除一死。

    此毒可谓歹毒无比,因为它的炼制惊扰死者,为广大修者所不喜,毕竟死者为大。而且它的毒性又是极为强烈,为一阴狠无比的毒药。

    然而,幽冥毒虽然歹毒却也不至于如此控制不住对于唐家的怒意。毕竟此毒可解,解药虽然十分稀少难与获得,但对封昊来说至少还有希望。于是将他对唐家的恨意暂时藏在心中,可偏偏是黄泉葬……将他心中的最后一抹希望,一丝安慰给彻底的抹杀。

    一入黄泉谁可生?黄泉葬……正如其名,此毒无解。

    它是一个令人界所有势力都极为惊悚的名字,凡所有修者一提黄泉葬,脑海无一不会闪过一个念头:唐家九毒之首。

    它为何令人如此闻风丧胆?即使是某些大势力的无上人物都为之忌惮?

    很简单——它是一种稀世罕有的奇毒,是唐家在一古迹发现的一些渡劫失败的半仙和半魔尸体中提炼出来的污浊的仙魔之气,将之加以熔炼并融合了那些半仙半魔们的血肉,炼制方法及其残忍,却也蕴含了丝丝仙魔之威,根本没有解药可言。

    可是,话虽如此,但却并非无解,不过所需要的解毒条件也可以说近乎无解了——要解毒,需要一位仙境高手或是一位魔境高手出手,以自身修炼了无数岁月的精纯仙气或磅礴的魔气缓缓注入中毒者体内,亦或是半仙半魔舍命,将黄泉葬的毒排斥而出,方能解毒。

    可是,仙魔境的高手早已飞升仙魔界,这要封昊如何去寻?除非是一些渡劫失败却也侥幸不死的半仙半魔。可即使如此,这一类的高手也是如同凤毛麟角一般罕有。不花费漫长的岁月是不可能寻到的。

    就算找到,又有谁会舍命相救?

    况且梦晨体内的黄泉葬已经发作了,此刻性命危在旦夕,根本不给封昊丝毫带她去寻找半仙或是半魔的机会。

    滚滚戾意浩荡,如同浩瀚狼烟冲霄而上,冲破天穹。

    封昊身上有两种截然相反的元气腾腾升起,一种是即使白昼都为之黯然的苍白,透发着比之太阳还要刺目的白色;另一种气体则是完全的与之对立,无穷的黑,犹如亘古便已长存至今的墨团,透着压抑,摄人心魂。

    此刻它们相互环绕,交错,没有丝毫的间隙,浑然天成。透发着惊人的威势,直欲压塌空间。

    虚空颤抖,空间裂缝出现。这些裂缝在封昊滔天的气势压迫和天地规则的滋养间不断地被破碎和修复。

    “轰轰——”“吱吱——”

    树木不断地在爆碎,许多鸟兽仓皇的倾巢,但是仍有许多鸟兽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便被封昊肆虐的元气崩碎,化为一团血雾,而后被风吹散。

    “吼……”“嗷呜……”变异的独角白虎,天赋异秉的妖月天狼。它们平时都是一方兽王,蕴含了上古神兽的血脉,可此刻却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仅仅是封昊外放的杀意,并且还不是针对它们的,对它们而言却是灭顶之灾,连挣扎都做不到。

    以封昊为中心的方圆百里的密林,此刻就如同炼狱一般,一片狼藉,无数的血腥夹杂着纷繁的树木碎屑四处飘荡,无数妖兽的残肢断臂四散,好似人间地狱一般。

    “昊……”梦晨几乎竭尽自己的所有力气对封昊摇晃道。

    她怕,看到眼前地狱般的场面,她很害怕,她不想那些无辜的妖兽死去,不想那一片片花草树木不复存在,她更不想看到的是眼前已经近乎癫狂的封昊嗜杀成魔,她怕……

    封昊的脑袋轰鸣……

    “昊——梦晨再次摇了摇封昊的臂膀,试图将他从这种状态中唤醒。

    “不,我不能迷失……”封昊挣扎的脑海再次掀起波澜,梦晨的声音如同清风一般让他昏沉的意志有了些许清醒。

    封昊的脑海此刻一片血色,充斥着无尽的戾意,那是一种欲要屠尽天下,杀尽苍生,诛仙灭魔后方可平息的暴戾。这是以凡入魔的征兆!

    “不……梦……我不能被自己的杀戮之心控制……不能伤害梦晨……”封昊突然抱着头半跪于地,不断的嘶吼。

    他努力克制,克制自己心中那股由对唐家仇恨而勾起的滔天厉意。

    滔天的二色元气还在不断地缠绕,但明显的可以看到黑色元气逐渐的变得更加的强盛,带着渐渐强盛的气势向着璀璨的白色元气压盖而去。

    “呼呼……”

    强大无比的气势再也难以压制,滚滚煞气冲霄,带着满地的碎石残叶狂舞,元气转为纯粹煞气的瞬间,威压直击苍天风云为之倒卷。

    轰——

    海啸般疯狂煞气在此时突然一顿,犹如决堤江水打在大堤般轰然倒卷而归。

    压盖了半片天空的煞气瞬间便在一顿中尽数归来,全部冲入封昊的体内。

    “咳咳……”无穷煞气的疯狂宣泄后的强行压制归来使封昊直接被那股强大的冲击之力带飞出五丈之远,喉咙一阵甜意袭来,鲜血顺着嘴边淌下,染红灰色的衣襟。那一瞬使他的丹田一阵搅动,直欲炸开,令他险些身亡。

    “昊……你没事吧?”梦晨一脸的惶恐,她最不看到的便是封昊受伤,此刻看到封昊嘴角挂着血渍,本就白褶的脸蛋更是已经毫无血色。

    梦晨撑着自己的身体爬向封昊所在的地方。

    “不……”封昊嘶吼,他看到梦晨向他爬来时,娇小的嘴中在不断的流着刺目的殷虹。毫无血色的瓷脸也是愈发的苍白。

    急忙起身,封昊此刻也是顾不得身上的伤势,急忙带着踉踉跄跄的步伐快速的走向梦晨。

    “梦……我在呢”封昊哽咽,听到梦晨不断地呢喃着自己的名字,他的心刺痛。怜爱的用自己衣袖擦拭梦晨嘴边擦也擦不尽的细流。

    “哦……”梦晨低声弱弱的道。“昊……若我死了……”

    “不……你不会死……我也不会让你死……”封昊咆哮,他不允许梦晨离去,不允许她说这样的话,更不相信梦晨会死去。可他心里明白,这仅仅是他找的一个安慰自己的理由,可他仍旧要说。

    他不敢想象梦晨离开自己后自己一个人苟活在世上的日子。

    “昊……你听我说。”

    “我若再不说便没有机会了……”

    封昊沉默,他也明白梦晨没有多少时间了。便也不再执着,否则他会遗憾终生。

    “封昊……谢谢你,将我带出来,让我认识了一个不同的于翠竹林的一个更大的世界…”梦晨很满足的笑着说道,即使她现在每说一句话都很艰难,表情却依旧恬静如水纹轻漾。

    “等我走了……将我葬在当初我们认识的那片碧竹林深处……答应我,不要找唐家报仇……”

    她担心封昊会为自己报仇,而后陷入身死的危险。因为唐家的势力实在太过强大。

    唐家,人间七大家族之一。在魔界同样气吞万里如虎,占有很大的一片魔土,据传势力仅次于两殿,如此背景,实力可想而知是多么的庞大。

    故此梦晨不想封昊冒险,只想他好好地活着,可她也明白……封昊一定会去唐家走一遭的,哪怕丢了性命。

    “当你厌倦了红尘,不想辗转时……能够再到碧竹林来看我……当你老去的时后,还记得曾经有个深爱过你的女孩……她叫梦晨,这,就够了……”

    静!

    梦晨断断续续终于将话的说完,她的声音也随之戛然而止。

    天地死寂,只有梦晨的细语回荡,在这凄婉声中,几滴水珠打落竹叶缓缓顺着一块平凡的竹牌飘落在一个新隆起的土包上。

    “哈……哈哈……”

    封昊突然狂笑,惊云碎石,灰色长袍飘舞,震落尘土,左手从倒插于地上的竹牌前离开

    “封昊之妻——梦晨之墓”字迹鲜红,那是以自身的精血写的。

    “哈哈……苍天?世间哪有天?又可有眼焉?苍天不公……朱颜何罪?唐家,当灭……苍天,当诛!”封昊癫狂长笑,笑得很凄凉,嘶吼之声高震九天,威压崩溃云层。

    在这一刻,本来已经蛰伏的煞气又开始腾跃而起,似凡非凡,似魔非魔的诡异之感从封昊身上生出。

    突然,封昊左手然高抬,一染血的食指指点苍穹,声音幽然。

    “以吾封昊之魂引为笔,以吾之精血为墨,万里山河,浩瀚时空为纸立誓。若有苍天,永生永世,不灭唐家,不诛苍天……誓不罢休。”

    “若有轮回,纵然几世轮回,不寻梦晨誓不休”

    黑云覆天,封昊左手食指间飞出一滴红的发黑的血,散发着邪异的气息,直接压塌苍穹,消失不见,仅有丝丝涟漪荡开。

    “苍生剑——”封昊做完这一切后,当即高举右手,一柄雪亮的三尺剑被他握住,锋芒直指天穹。“既苍天不公,我便以我手执一生的苍生之念诛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