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独步轮回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唐季天
    虽然破绽很大,但黎天却任旧无法相信,这个人竟然不是黎雪。因为长得就是一模一样,这一点,没有丝毫的不同。

    “他不是你妹妹!”元忠缓缓开口,目光透露着锋芒,似乎欲要将这位和黎雪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看穿。

    黎天失神。

    “不是?怎么会不是?为什么长得这么像……难道……”

    “别想多了,她本来就长成现在这样。”“并且,我似乎发现了一点……这名女子的气息和你妹妹极其的相似。”

    元忠始终一副波澜不惊的说道,而黎天则是仔细的看着自己扶着的女子。“是小雪!”

    他一本正经,极其确定的说道。他看见了,在女子的脖颈之处有着一小点红色,那是黎雪从小到大就一直有的。

    对于黎天的执拗,元忠并没有说什么,转身。看向有些不可思议的杀手帝王和杀手君王两人。

    “也许,是梦晨!”

    “梦晨?她和黎雪很像吗?”

    “一模一样!”元忠极为肯定的说道。

    “嘶嘶----”这一刻,两位绝世强者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没见过黎雪,但见过梦晨的画,又怎么看不出眼前的女子……神秘与匪夷所思!

    “走吧!也许能从黎雪身上找到答案!”“答案?”对于元忠的话,黎天有些不解“没错,你妹妹还在婚房!”

    ……

    “果然是封昊!哈哈,千年前一人独断年轻一辈的人物?还不是要死在我唐季天的手中!”离蓬莱帝城三四百里外的地方,封昊整个人有些摇摇欲坠的驻枪而立,被封昊叫做唐季天的黑衣唐家青年男子站在封昊的头顶,一副狂妄的俯视着封昊。

    俯视封昊,换做以往,无论你是谁,先给你一脚逆空九踏再说,从天而降踏你头一个脚印。

    只是现在封昊的状态显然并不是很好,虽然对于唐家的人他是一百二十个不愿意,但却奈何,封昊只能不断的扩散自己的感知,寻找出路。

    “蓬莱弱水!”封昊的心中一沉,弱水三千,蓬莱仙岛堪称人间仙境,但他同样有一处闻名于人间界的凶地。

    弱水!弱水三千,半仙不行。这是一句多么高的评价?它的凶险程度,丝毫不亚于东胜大陆的裂天渊,南荒大陆的帝葬山这些凶地。

    半仙不行。也就是说在它的上空,想要横渡,哪怕是半仙也不行,它绵延数千里,贯穿了整个蓬莱仙岛,无始无终,整条河流截断蓬莱仙岛与东面的瀛洲海域。

    “难道真的要跳入弱水之中吗?”封昊有些苦涩,弱水的凶险几乎没有任何的生机。“能活下来吗?”

    封昊看了看唐季天那一副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封昊就像是他的砧板之肉一般。

    “可恶!要不是我现在这种情况的话,小爷我一定废了你!”封昊目露杀意,只是却无可奈何。他知道,他现在当然这种状态,就是施展逆空九踏都困难,又怎么可能同唐季天这个年轻一辈的翘楚一战呢?

    “看来也只能跳入弱水了……”

    ……

    “对了!几位前辈,封昊哪里怎么办?他现在在哪里?”蓬莱帝城城主府中,黎天忽然开口,语气透着担忧。

    他手中搀扶着同黎雪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他们此刻正打算去看真正的黎雪。只是现在封昊迟迟不归叫他根本放不下心来,封昊现在可是他的妹夫,他黎天又怎么可能不关心呢?

    “没事,你先走吧!”元忠的话语波澜不惊,缓缓开口,一顿。看着黎天有些若有所思的表情,转而继续道:“我们随后就来!”

    “这样啊!”黎天没有多想,从封昊一直对元忠的态度来看,这位杀手殿堂的看来是极其可信的。

    “我先走了!”扶着神秘女子,黎天就与几位杀手殿堂的大人物告别了,脚步朝着封昊和梦晨的新房走去。

    看着两人渐渐远去的背影!

    “说吧!”元忠忽然开口,对着杀手君王与杀手帝王说道。

    “在这里,我相信除了铁副殿主,我们都察觉到了,难道你就打算放任不管吗?”杀手君王神色有些不大好看。

    杀手帝王也是同样盯着元忠,看起样子,想说的话也是同杀手君王的一样。

    “不管!”

    “为什么?”就是此刻铁青山再笨也听出来了,封昊肯定是遇到答案烦了,并且情势不容乐观。

    本来灯火通明喧闹的蓬莱城主府,此刻有些黯淡,安静。夜色幽寂,元忠就像是隐身于黑暗中的一道影子。

    久久不语,在他的周围虚空有些扭曲,不断的破碎重组,充满着诡异。这一刻,几人突然感觉到了一种沉闷的压抑之感。

    一座巨山压在胸口的沉闷,若一只举手握住自己的脖子,紧锁自己的喉咙,呼吸不过来。几人心悸的看着元忠。

    从来没有谁小看过元忠,即使是中州主殿的两大副殿主也是同样,他们知道,天机阁的高层人物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这股气息……是怎样的境界?”铁青山几乎窒息的颤声说道,就是杀手君王和杀手帝王也不住的倒退,他们忽然觉得还是小瞧了天机阁的这个元忠了。

    轰!

    元忠周围的威压突然散开,若潮水一泻而空后的大坝,虽然压抑的感觉已经不在了,但不得不说,在铁青山三人看去,他却是更加的可怕了。空落落的大坝幽深无比,难以望到他的底部。

    现在的元忠透着的是一种看不透的气息,没有任何遮掩视线的雾霭,但却偏偏觉得冥冥中就有一层轻纱,不仅遮住了众人的眼睛与感知,同样还遮住了苍天,掩盖了苍穹。

    “不要再我多说----不要再干涉他的事情,无论任何事,你们想看就看,但绝对不能有所动作!不要问为什么……”压抑散尽之后,元忠缓缓的抬头,目光凌厉的看着几人。

    一道目光,就像一道天刀,将几人混乱了的思绪一刀斩尽,此刻他们清醒,明白了一点----此刻的元忠不是元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