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独步轮回 > 第二百八十九章 还有谁?
    这些人,竟然有人暗中将空间封锁了……

    封昊心中默然,能够这么快不知不觉布下法阵封锁空间,不用猜封昊也知道,对方动用了铭刻有法阵的结阵珠。

    “这种玩意,可不便宜……”想来对方来头不小,是个大势力,动用法阵将空间封锁的看来是准备充足“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不过也没关系了,一起!”

    看着周围离他并不近将他包围的人近千人所谓的慕名前来领教的人,封昊嘴角微微扬了起来低语了起来“想杀我,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

    同时,封昊右手手中的长枪微微攥紧,左手食指激射出一道微弱黯淡的剑气。

    “果然是强弩之末……”

    “各位,杀!”

    ……

    看到封昊指尖喷薄出的微弱剑芒,有人感受到其上力量的微弱,顿时要喝了起来。

    所有人立时都来了精神,一个个都兴奋了起来,能杀死一个妖孽级的天才,他们自然兴奋,封昊一战成名,结果一战而陨,而他们就是抹杀封昊的参与者。

    抹杀妖孽级天才,谁不兴奋,以后也可以到处吹嘘。

    “这些人,还真当我是砧板之肉了!”听着周围震天的喊杀声,封昊也是特无语,特么的他这不是还没死吗。

    天机阁中,一位一手持折扇一手拿着根鱼竿的青年男子坐在一条小溪旁。

    在他的眼前的空中,还有一面碗大的镜子,悬立在空中,让人不可思议的是,镜子中有画面,而画面正是封昊。

    在青年男子身后,一个近乎隐没与黑暗之中的黑影声音有些沙哑“不出手吗?”

    “本就是我一手造成的,为什么要?”说罢,青年男子折扇刷的打开,折扇轻摇,镜子瞬间消失“不用看了,结束了。”

    ……

    蓬莱西海岸,近万人的人群包围着一块数千人的场地,数千人包围着一个人。

    一个少年,身披血衣,双目凌厉如剑,左手剑指斜指天穹,右手长枪斜指大地,如同一尊不尊天,不敬地,不礼人唯我独尊的浴血修罗降世一般。

    “虽然只有三次机会,不过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就用一次吧!”封昊的声音很轻,几乎只有他自己能够听见。

    哧!

    一瞬,他的左手动了,暗淡无光的剑指很快,划过空气,一剑斩出。

    “嘶!”

    这一刻,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封昊的右手的手腕处,开阖了一道很大的口子,鲜血迥迥而流。

    这一剑,封昊自斩!

    “怎么回事?”

    “难道封昊已经放弃抵抗了?”

    “英年早逝啊,可惜了一个天才。”

    ……

    “弑天,祭!”封昊没有理会这些那些观战者的嘈杂的议论声,而是自顾的开了口。

    这一刻,他的声音无情,就好像不是封昊一般,没有丝毫感情波动,有的只是一片让人从心底发寒,寒气渗入骨髓的冰冷。

    所有人屏息,都不约而同的看着一个地方!

    那就是封昊的右手手腕处,那里,一道血槽,封昊的鲜血从血槽中流出,不快不慢,流入手心,顺着指尖,沾染长枪。

    鲜血顺着枪身而流,不过片刻,长枪竟被染得通红,活脱脱的就像一杆从血池中打捞而出的凶兵。

    长枪鲜红色的光芒耀眼,一瞬间,所有人都感觉,长枪似乎活了一般,特别是那些将封昊包围的近千人‘讨教者’,直接感觉如坠冰窟一般,脚下仿佛栓了一座巨山,挪不动丝毫。

    长枪如同复活了一般,反观封昊,在所有人的眼中,竟如同枯萎的草木一般,干瘪了下去,整个人就好像皮包骨一般。

    气若游丝,气息也很弱,感觉随时都会挂了一般。

    不过封昊却不觉得,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很精神,双目炯炯,扫了一眼这周围的近千人,无情的开口道“屠戮,一个不留!”

    轰!

    封昊的话语刚刚落下,这近千人立时就感觉晴天霹雳一般,如坠冰窟,绝望蔓延。

    而随着封昊的命令落下,长枪立时就爆发了,滔天的红芒从长枪喷薄而出,如同鲜血,染红半边天映照得近海都是一片血红宛如血海。

    长枪动了,很快,快到就像是一道光,一抹红芒化作了死亡的箭,肆意收割,所过之处,一片惨叫声,爆炸声并起。

    “不!”

    “求求你……”

    “饶命……”

    “封昊,你不得好死!”

    “我恨啊,我不甘……”

    各种声音一片接着一片有挣扎失败的,有求饶的,有诅咒的,又后悔的。

    各种生音都不同,不过唯一相同的一点是,这些声音都是惨的,全部都是充斥着惊恐与绝望的,他们交织在一起,勾画出了一副鲜活生动的修罗地狱图。

    封昊一个人,独立修罗地狱的中央,眼神空洞无情,一片漠然。

    当然,不是封昊被弑天控制了,而是封昊在磨练自己的心性,杀人者,人恒杀之。

    这些人,想要自己的命,他就没有丝毫的怜悯可言,他不是什么胸宽似海的烂好人,但同样,他也不是滥杀无辜的穷凶极恶之徒。

    善与恶,封昊觉得,只是其他人的看法而已,别人说你善,胸宽似海,普度众生又如何?他人若说你残忍血腥,杀人无数又如何?

    能改变什么?一切,凭心而已,一切我,遵照自己的意志而为罢了。

    若连对想杀自己的人都可以轻易饶恕,那为何不将自己的命奉出去,让他人止戈?

    笑话!

    想杀我封昊,就要有被我所杀的觉悟。

    “求求……”

    “不要……”

    一张张绝望,狰狞的面孔在封昊眼中闪过,而后瞬间化作一片血雾与残肢断臂。

    没感觉?

    自然是不可能的!不过封昊不可能阻止长枪……对于其他人来说,这些人怎样,他不知道。

    但是对于封昊……这些人该杀!杀鸡儆猴,或许经历了这场血腥的屠戮,以后恐怕也没有这么多此类的人了吧!

    听着惨叫声越来越少,封昊的心越来越加平静,扫视了眼脚下及小腿肚的血水和那近万人观战者。

    被封昊的目光触及,所有人立刻感觉如坠冰窟般不自然,立时全部低头,躲开封昊冰冷的目光。

    “还有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