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柯南之机械师 > 第一章 ——冰酒、橘千羽、机械师
    “。。。”一间屋子内,一个年轻人正在操作着电脑。电脑屏幕上映出来的是一个程序,程序的画面上有一把伞。

    “哒哒,哒哒。”灵巧的手指在键盘上敲打,不断录入着信息。一个又一个数据出现在伞的示意图的旁边。

    当键盘最终被重重地敲击了一下,完成了保存之后,年轻人长出了一口气,按下了确定。

    【开始推演,请稍后,剩余必查,应查,可查项目:44+493+8012,预计耗时:8分40秒+2小时52分+1天15小时】

    “叮咚~”年轻人背后的门的门铃突然响起。

    “啊?”年轻人有些诧异地看了一下手表,随后反应过来。“哦对。。。是提货时间了。”

    “几号?”打开门,年轻人一边端详着来者,一边问道。“哦,是你啊伏特加,我想想,你来取的话应该是。。。”

    “9号和17号。”门外,伏特加将两个号牌递了过来。“我每次都是第一时间送来,不就是为了给我和大哥占这两个号码吗?Icewine(冰酒)你也太健忘了。”

    “嗯,不过话说回来,”冰酒接过号牌,将旁边柜子的两个格子打开,取出了两把手枪交给健壮男子。“你转告Gin,枪是新的,之前那把枪已经磨损过度了,维修也很难到达原来的精度。让他少用手枪打强扩张弹药,否则这枪能在他手里呆着的时间不一定有待在我这里的时间长。”

    “大哥的脾性你也知道,扩张弹药毕竟威力强大,毁损枪管什么的。。。毕竟还有你在嘛!”伏特加耸了耸肩,接过枪,看了几眼之后又抬起头来。“这把新枪的握把?”

    “和上一把枪一模一样的,这是我连续做了两次铸模之后直接复制出来的,放心吧!”冰酒靠在柜子上,笑道。“上一次换枪的时候就是直接做好握把交给他的,只不过是你当时不在场罢了。”

    “说真的,你可比你师傅强多了”伏特加不由得称赞道。“怪不得你才17岁就在枪械方面有如此造诣,还能得到代号。”

    “谬赞——”冰酒正说到一半,却看见伏特加递过来一个小木盒子。“这是——?”

    “了断药物,是最新研发的。”伏特加将盒子递给冰酒,将自己的西服拉开,将内兜里的给他自己准备的药物给冰酒看。“这款新药物在服用之后很快就能生效,而且效果和正常的心脏病差不多。”

    “哦。。。新药物啊?”冰酒打开小盒子,看到一粒红白色胶囊静静地躺在木盒里。“老药物需要交还吗?”

    “你自己收着吧,毕竟收上去也没啥用处,万一遇到什么危险,老的药物还有可能能够救你一命。”

    “好的,那我先继续去工作了?”冰酒将药物放进内衣口袋,说道。

    伏特加没有说话,关上门。脚步声很快消失在门外。

    “哈欠——”冰酒突然打了个哈欠。“啊。。。不妙,为了对那把伞进行建模,好像从昨天早上六点开始就没睡了。。。先补一觉补一觉。。。对了,还没领走枪的有。。。”

    目光在柜子上锁着的抽屉上标记的代号上扫了一圈。“4号是基尔的钢笔枪、7号是波本的手枪、19号是梅酒的瞄准镜。。。”

    冰酒将狙击枪、手枪和瞄准镜都放在门外,又留了一张便条,让来者如果还有事情的话就直接进来,随后便躺在扶手椅上,将靠背调低,睡着了。

    ——————梦境(以下采取第一视角)

    我叫橘千羽,没错,我姓橘,和去年7月7日(1993.7.7。本书时间线设定为1994年初)发行的游戏《侍魂》的角色橘右京一样。不过这只是巧合,我得到这个姓氏的原因和他无关——这个原因来自我的经历。

    我本来叫做松平千羽,这个名字是父母给我的唯一财产。。。是的,自打我记事起,就没有见过父母,是我的师父(已故)将我抚养长大,并且将他的机关术传授给我,我也因此在师父去世之后,能够继承他老人家的工作。至于工作的具体内容呢,就是对每天都会送来的枪支和其他物品进行维修或者更换。我改姓橘的原因呢,是因为师门一直有的规矩——技艺只传孤儿,孤儿必须改姓橘来纪念这门机关术的始祖橘武灵。

    人际关系近乎于无——只能说和几个经常来维修工具的人关系比较好。爱好嘛,就是做做本职工作,也就是研究机关术了,比如正在电脑上进行测算的那个。。。

    ——————

    梦境被骤然切断,一块布,被狠狠地按在了橘千羽的口鼻上。

    “嗯!!!嗯!!!”橘千羽两只手拼命挣扎,却也无力摆脱袭击者压在布上的双手。抓挠的反馈也是塑料的触感。

    “安安心心地去死吧!”在挣扎中,这样一句话传入千羽的耳朵。“为组织工作的败类!”

    为组织工作的败类?这是条子?不对啊,自己的工作场所位于这个据点的核心地区,外面怎么会一点警告都没有?

    混乱的思绪最终与挣扎的动作一同消失。

    “哼!”试探到橘千羽已经陷入昏迷后,袭击者的嘴角勾勒起冷笑,在橘千羽身上摸索一番,取出了小木盒,将里面的药喂入橘千羽口中,随后又将旁边水杯里的水灌进橘千羽嘴里。(浅昏迷状态是有吞咽反应的,同时还会保留一部分意识。原著工藤新一被喂药也是在这种状态下,因为中度或以上昏迷是没有吞咽反应的。)

    “吱嘎吱嘎吱嘎——”橘千羽的座位旁边的传真机突然开始吐出纸张,在袭击者的注视下,掉在地上。

    “再见了,失意人,你的‘经历’会让太宰治如获至宝的。”(作者:太宰治,日本小说家,擅长写爱情题材)

    袭击者将纸张和没有了胶囊的小木盒扔在橘千羽身旁的地上,将水杯放在橘千羽伸手就能够到的桌面上,随后悄然离去。

    十五分钟后,这栋建筑的消防室中。

    “嗯!”一个黑影将一个转盘拧死,随即悄然离开。

    ——————从虚无中,重新回到现实。

    全身都仿佛沐浴在放满了水的按摩浴盆中,既能感觉到席卷全身的温暖,又能感受到全身仿佛被微微按摩着。

    身体上感受的是极乐天堂,而眼睛看到的是烈焰阿鼻。(阿鼻地狱,十八层地狱中的第十八层,也是刑罚最重的一层。)

    烈焰的红色刺痛了千羽微睁的眼睛。眼角所及处,象征破坏的红魔鬼正在肆意跳动。

    目光转到天花板上,一个喷水口正无动于衷地回应着他的目光。那个喷水口连接着水泵,明明应该在这种危机时刻做些什么的啊!

    “怎么会没有反应。。。明明着火了!”橘千羽试着起身,却感觉身上的衣服异常沉重。

    “额。。。”勉强翻起身,千羽茫然地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很肥大。“怎么回事?”

    这句话刚说完,千羽就愣住了——声音和之前不一样了,清脆了很多,这是因为。。。

    想什么呢。。。千羽摇了摇头,这时候显然先从这个充满了随时可以杀死自己的烟雾和火焰的地方逃生才是重点,可是——怎么逃啊?

    垃圾口?自己的身形想过去真的太困难了。

    正门?开什么玩笑,弥漫的烟雾恐怕有一半是从被外面的火焰映照出红光的门缝里渗出来的,开门更是死路一条。

    人终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吾命,鸿毛也,泰山也?自嘲地笑了一声

    “滴滴嘟咚!”黑屏的电脑突然发出了悦耳的铃声,这是电脑上那个模拟程序的测试完成的铃声。那把伞的检测分为三个阶段,理论上会响三次。

    如果是第三次响铃,那么自己昏迷了至少有两天以上,自己怎么可能一直昏迷在这里而没有被发现?更何况,自己也没有饥饿感啊。

    如果是第一次响铃的话,电脑设置的黑屏时间是15分钟,电脑根本不应该处于黑屏状态。

    那么,这就是完成了应查项目之后的响铃。如果不能活着出去的话,至少要看看自己的心血到底能做到何等程度吧。

    当千羽踉踉跄跄地站起来之后,他发现自己看一米二左右高度的电脑居然还是仰视???wtF???自己变小了?从声音来看还是变成孩童状态了???

    算了算了。。。不想这些了,就算自己是被斯萨林斯基(1989年美国由乔-约翰斯顿导演的电影《亲爱的,我把孩子缩小了》里的人物,他将他的两个孩子和隔壁的两个孩子变成了四分之一大小)动了手脚,那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也是活着出去。

    穿着拖沓的衣服,千羽一步步踱到电脑前,将程序的结果设定为转存到自家的超大电子邮箱。(其实也就是几十兆大小,不过在当时已经是相当难得了,我都不确认当时是否有能提供这个大小的邮箱的公开邮箱公司,因为01年我国的163才能提供两百多兆的付费邮箱,所以此处设定为组织开设的邮箱体系)设定好之后,千羽看了一眼蔓延缓慢但显然不可能停下势头的火焰,将身上的外衣脱掉,只留下贴身衣物,来到垃圾口旁。

    “嗯。。。”感受到味道,千羽撇了撇嘴。“还好自己平常丢掉的大多都是吃干净的饭盒,所以没什么味道。。。”

    用背部和双脚顶住垃圾管道,千羽缓缓向下滑动,很快就来到了垃圾出口。

    警笛的声音克制了千羽想出去的欲望。着火的话肯定应该是会引来消防人员,但是这警笛是怎么回事?警察?目标就是自己所在的组织吗?

    反复确认垃圾出口旁边应该没有警察之后,千羽从出口潜出自己工作的大楼,通过小巷逃离了这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