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柯南之机械师 > 第十五章 ——千羽的推理,以性命为赌注
    “啊,千羽确实还在。”门口再次传来不同的声音,当千羽再次回头查看之后,发现门外有一名清瘦的警官正在用安装在卷宗室门口的电话小声说着什么。如果千羽没有记错的话,他应该是目暮警部的部下,名字叫做高木涉。

    “嗯?”千羽合上卷宗,走到这名清瘦的警官面前。“您是高木警官吧?”

    “啊?啊不,没事,只是千羽过来找我,请稍等,”高木对电话里说了一下,随即将电话放下。“千羽,有什么事情吗?”

    “电话那端是谁?”千羽淡淡道。

    “啊?哦,是柯南,你要跟他说话吗?”

    “好,”千羽伸手接过电话。“柯南?”

    “千羽,你还在看卷宗?”柯南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还在,怎么了?”

    “有什么发现吗?”

    “把前三个绑架案的失踪点、交赎金地点和抛尸地点连接起来之后,组成了一个xI的图形,而且第三个人的验尸报告出来了,我看完报告,怀疑凶手将女童带到抛尸地点当场碎尸。”

    “xI?”柯南的关注点没有出乎千羽的意料。

    “是啊,xI,我感觉不像是罗马音,英语单词也找不到合理的。”

    “希腊字母呢?”柯南询问道。“希腊字母里面有个xi。”(希腊语第十四个字母,Ξ(大写)ξ(小写)发音是克西(xi))

    “希腊字母?如果绑匪的目的是挑衅,用希腊语的效果会非常差,因为太偏了,太刁钻了。而且太长的词汇确实会让警方发现规律,降低安全性。”

    “哦对了,如果把步美被绑架的地点放在地图上,有什么发现吗?”柯南突然想到了什么,吩咐道。“然后拓在笔记本上,有时间的话给我看看。”

    “你在哪里?”千羽询问道。

    “我在步美家。”

    “步美家?”千羽惊讶。“你怎么在那里?”

    “安抚步美的家长,”柯南的语速很急促。“他们快哭成泪人了。”

    “我知道了,我们的时间暂时还很充裕,我把地图拓下来之后就去找你。你还有事要和高木警官说吗?”

    “没了,挂了吧。”

    千羽将电话挂断,快步走回地图旁边,将步美失踪的地点标记在了地图上。

    步美的失踪地点和其他三人的失踪地点在一条直线上,看来绑匪打算用步美写下第三个字母。第二三四个绑架地点是等距的,所以这个字母如果是由步美单人写成,那就是dIJLV中的一个,如果是步美和之后的受害人一起写成,那就是BEFhKmNpRtUwxYZ之一。

    千羽翻开字典,逐一查阅

    xId,接不上词

    xII,罗马数字12

    xIJ,接不上词

    xIL,接不上词

    xIB,异冰片二甲酚,锡伯语

    xIE,接不上词

    xIF,接不上词

    xIh,接不上词

    xIK,接不上词

    xIm,x射线强度计,海檀木属

    xIN,接不上词

    xIp,就地执行,剑状

    xIR,接不上词

    xIt,外加输入终端

    xIU,接不上词

    xIw,接不上词

    xIx,罗马数字19,西夏文

    xIY,接不上词

    xIZ,接不上词

    这里面一共有四个最有可能的词汇——罗马数字12,罗马数字19,就地执行,剑状。这四个词汇分别代表着xII,xIx和xIp,无论是其中哪一种写法,步美这一笔的末端都是不变的,那就是从步美被绑架地点作前三名死者抛尸地点所连直线的垂线的垂足,那里就是步美将被杀害的地点!

    千羽看了一眼时钟,发现现在是9点50,便在地图上将这个地点标注出来,写了一个“key-place”,然后将这张地图交给了卷宗室管理员。“目暮警部来之后就交给他。”

    黑色衣服的小小身影,从卷宗室离开。

    。。。

    吉田家门外。

    “咚咚咚——”千羽敲响了房门,几秒钟之后,门被打开。

    “千羽,你终于来了,”柯南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他们你再不来我要疯了。”

    “怎么了?”千羽走了进去,皱了皱眉,因为他听到了隔着房门传来的哭声。“他们?”

    “刚才绑匪打来电话,告知了步美的父母步美被绑架的事情,现在正和元太他们一起哭着呢。”

    “带我去见见他们吧,我汇报一下我这一晚上得到的情报。”千羽的嘴角抽了抽,说道。

    “什么情报?你可别搞得他们情绪崩溃啊。”柯南看了一眼旁边的一扇房门,询问道。

    “第一,他们的女儿在两天以内绝对安全。第二,他们的女儿在被带到某个地点之前绝对安全。第三,我认为我已经找到了这个所谓的‘某个地点。’”

    “什么?”柯南大喜过望。“你先详细给我说说看!”

    “我只是认为我找到了这个地点,”千羽摇摇头。“是否是正确的还要等到一天半以后才行,那个时候绑匪会告知步美的父母在哪里交付赎金。只有这个交付地点不出乎我的意料的时候,我才能确认我的推断没错。”

    “那也行,你就这么进去和他们说一下吧,注意安抚步美父母的情绪。”柯南指了指他之前看了一眼的那扇门。“都在那里面。”

    千羽走过去,敲了敲门。

    “柯南?”门里传来光彦的声音,随即门被打开。“哎?千羽?”

    “嗯,我来了。”千羽说着,走进了屋子里。

    这间屋子以粉色为主色调,到处都有假面超人的壁纸或者贴画,房间主人是谁不言自明。一男一女正坐在粉红色的床上抽泣着,而元太则一言不发地坐在地上,头低垂着。

    “你是?”女子睁开已经哭红了的双眼,抽泣着问道。

    “我是橘千羽,是步美的同学。我刚刚从警视厅翻阅完卷宗回来,我想向您们告知一些情况。”

    “卷宗?你。。。”女子说到一半却被男子打断。“你让他说吧。”

    “首先,根据前三名受害者的模式,我们能够保证,步美至少还有40个小时的绝对安全时间和10小时左右的理论安全时间。”

    “理论安全?”男子询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根据之前的模式来看,步美是安全的,但我们无法证明这点。”千羽回答道。“在之前三个案例中,人质推定的被杀害的时间都是被绑架后的第四天凌晨5点到6点。您现在明白了吗?”

    “呜——————”听到这句话,女子又开始哭泣起来,而男子则是抱住女子,低声让千羽继续说下去。

    “同样的,根据对方的模式,我推测绑匪将被绑架的女童带到抛尸地点之后,才会加以杀害。”听到再次变重的抽泣声,千羽放缓了语气,尽量柔和地说着。“幸运的是,我认为我已经推测出了绑匪选定抛尸地点的模式,所以我们可以在抛尸地点周围拜托警察布防,然后救出步美。”

    “成功率高吗?”男子继续问道。

    “我不清楚,如果是按照我设想的那样用狙击手的话,应该会很高,毕竟根据现场状况,绑匪的武器不可能拿在手上。”(碎尸而又不引起过大声响的东西并不多,但基本都是铡刀那样有底座来缓冲的锋利刀具。能够斩断女童肢体的铡刀系基本都不是能在一只手要带着昏迷的女童的情况下用另一只手拿着的。)

    “明白了。”男子拍了拍女子的后背。“听到了吗?步美还是很安全的,放轻松,要不然到时候就会疲惫的连给平安归来的步美做早餐的力气都没有了,乖~乖~”

    在男子的抚慰的话语之下,女子逐渐停止了抽泣。

    “好了,”千羽微笑着说道。“让我们冷静下来,各司其职,不要在需要我们的力量的时候,掉了链子。”

    看到女子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千羽走到旁边的窗口面前,表情变得冷峻起来。

    千羽是在赌绑匪的绑架思路,但他其实根本赌不起。只要稍微有一点闪失,那么刚刚出现在千羽新生活中的一条鲜活的生命就会在千羽面前以最残忍的方式绝唱,以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方式离去。

    然而,千羽也只能硬着头皮和绑匪赌,因为不赌只会更糟糕。

    来吧绑匪先生,让我们摊牌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