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柯南之机械师 > 第二十二章 ——真相
    “二次坠落?”柯南听着千羽的叙述,好奇道。

    “姿势,”千羽看了一眼正在维修中的电梯,转向楼梯,回答道。“你还记得刚才被推下来的那个人的姿势对吧?”

    “姿势?”柯南思索片刻,立刻明白了千羽的意思。“你是说。。。”

    “他掉下去的时候,脸朝上,头向——西南方向。那个掉落的方法,摔下来的姿势无非两种,一种是就像掉下来的那样头向西南正面朝上,另一种就是在掉下去的过程中脚什么的勾到了顶楼护栏,所以发生了纵向转体,头向东北趴在地上。”

    “然而,这尸体是,”柯南打开通向楼顶的门,点了点头。“头向西南正面朝下。”

    “所以这肯定不是直接坠落,而是被人换了个姿势。考虑到尸体掉下来之后吸引了大票目击者,所以肯定是在过程中被人接住,然后重新丢了下来。”千羽说着,和所有人一起来到了楼顶上。

    “不是被人接住,”柯南靠在了楼顶的栏杆上,向下观察着。“你来看。”

    “?”千羽也趴在栏杆上向下看。“原来如此。。。”

    就在正下方两层,一个阳台凸了出来。如果那个人被推了下来,很可能掉在那里。

    “既然有个阳台,就不可能是被推下来以后,身体一侧刚好磕在阳台上,导致身体水平旋转吗?”光彦提问道。“那样的话,尸体确实有可能是我们看到的那样啊!”

    “速度不够,”千羽立刻反驳道。“这里和阳台的高度差顶多5米,如果要像你说的那样,受害者至少要水平位移。。。一米五到两米。我们刚才都应该看到了,受害人又不是布拉格的市长和六位议员,他是被推下去的,肯定制造不出这种速度。”

    “布拉格的市长和六位议员?”光彦懵逼。

    “掷出窗外事件,”悠解释道。“1415年,宗教改革家杨胡斯被处死,引发了布拉格的大混乱,最终导致布拉格的市长和六名议员被从窗户里扔了出去。”

    “总之,去楼下看看,”柯南从栏杆旁边离开,走向楼梯。“我们去看看下面的现场。”

    “他们三个呢?”当柯南看到只有千羽,阿笠博士和悠跟上来之后,无语道。

    “鬼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千羽摇头。“不过应该是自己找线索去了吧。”

    “应该就是这间房间了,”千羽来到一间屋子前。“绪方金融?”

    “这是受害人的房产吧?”千羽迟疑道。

    “应该是,”柯南试了一下,发现门没有锁,便直接打开了门。只见屋子里有打斗的痕迹,桌椅翻倒一片狼藉。

    “有刀子,”千羽走进去之后,第一眼就看到了旁边的橱柜上有一把切肉的刀。“这就很奇怪了。”

    “嗯。。。”柯南也是有些困惑。“既然有刀子,为什么还要把他推出窗外呢?这个高度推出去很难杀人啊。”

    “而且,既然是房主掉了下来,凶手又是怎么进入这间房间的?门锁好像是完好的,只不过是没有上锁罢了。”千羽环视了一周。“难不成是凶手抢了受害人的钥匙?”

    “而且,凶手为什么要将受害人拖回屋子里?”柯南查看着附近的状况,思索着。

    “受害人被拖回屋子里?”千羽懵逼。“那掉下去的难道是凶手?”

    “怎么可能?”柯南无语。“应该是由于什么原因所以重新丢出去了吧?”

    “等等,”千羽思索着,表情变得很精彩。“如果,其实是绪方将对方推到了自家阳台呢?”

    “然后被对方反抗得手,推了下去?”柯南想着,然后一脸无语。“居然能被一个刚从五米高的地方摔下来的家伙推下去,这也真是人才啊。。。”

    “这里这张驾照,”悠站在翻到的沙发旁边。“看起来不是房主的。”

    “本田良平,”柯南跑到那里,果然看到一张驾照。“看起来和绪方发生了冲突的就是这个本田良平了。”

    “绪方恐怕不是被攻击的那个,”千羽跪坐在一座倒在地上的大理石立钟前,淡淡道。“你来看这里。”

    大理石钟的棱角上,有殷殷血迹。

    “绪方身上,”柯南顿悟。“他的身上没有伤口!”

    “那么很显然,这个本田才是被攻击的人。”

    “你们都给我出来!”门口的暴喝声让所有人将目光转了过去,只见几名警察正站在门口,不善地盯着他们。“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告诉消防厅的人,这是一场谋杀未遂而非事故的人。”千羽回答道。这种时候,肯定要先通过这种说法明确告诉警察,我们是自己人。一旦让警察建立起对抗情绪,那可就要出事了。

    “你们先出来,”为首警察的表情稍稍和缓,但还是先让所有人出来。“你们会破坏现场的。”

    “警官先生,”千羽走出来之后说道。“我猜,绪方与一个叫本田的人在这里发生了打斗。”

    “是那个‘本田’把绪方正明推下去的?”警官皱眉。“你怎么知道的?”

    “警察叔叔,给你驾照!”柯南拿着用一张没用过的纸巾将本田良平的驾照交给警察。

    “绪方正明的身上没有血迹,但是屋子里倒在地上的挂钟棱角却有很多血迹,多到伤口肯定还没有愈合。”千羽一边飞速思考着,一边对警察叙述着。“考虑到第一发现人声称没有人从楼里出来,所以本田还在楼里,而且身上还有流血的伤口。”

    “他有可能从后门之类的离开了吧?”警察质询。

    “不。。。不可能!”失踪的光彦的声音从旁边的楼梯传来。只见光彦步美和元太上气不接下气地从楼梯里出现。“我们刚才检查过了,后门有锁链锁住,不可能有人出去;安全梯旁边的土地都是泥土,如果有人走过就会留下脚印。所以犯人肯定还在楼里!”

    “小子,根据你的推断,我可以理解为这两个人在相互斗殴吗?”警察皱眉。

    “不是互相斗殴,”柯南带着了然的表情接过了千羽的推理。“而是绪方对本田的单方面谋杀。先生,请您看这张小票,这是我在垃圾桶里发现的。”

    “嗯?”警官接过小票。“这是昨天的小票,购买了雨靴和铁铲?”

    “从这里找到的小票,基本可以肯定是绪方购买的东西,那么很显然,有人打算在这里杀人之后去深山老林里把尸体埋掉。在绪方的主场这样做的,难道会是本田吗?”

    “那绪方怎么会掉下去?”警官皱眉。

    “我在阳台的外缘找到了一副眼镜,”柯南指了指阳台。“虽然我没办法把他取出来,但那和本田良平驾照上的眼镜一模一样。我认为绪方是在打算把眼镜拿回来,消除本田来过这里的痕迹的时候不慎失去重心,掉了下去。”

    “。。。”警察想了想,然后说道。“信田,你带几个人去扫楼,看看能不能找到本田。光武,你去医院先看住绪方。等鉴识科来之后让他们检查一下这里。至于你们几个。。。”警察看了一眼千羽等人。“你们先离开吧,剩下的交给我们警察就好了。”

    “那么,我们告辞了。”阿笠博士向警察微微颔首,带着千羽等人离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