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柯南之机械师 > 第三十章 ——不合祭典格调的不速之客
    一行人行走在街道上,在开张的摊位上挑选着各式各样可口的小吃。

    “真好吃!”元太用牙齿将鱿鱼从木签上撕下来,咬在嘴里,含糊不清道。

    “而且似乎有折扣呢,”阿笠博士细嚼慢咽地吃着烤薯块,也很惬意。“应该是为了打响名声吧?”

    “毕竟这可是非常有意义的大祭典啊,”千羽将一块烤羊肉从肉串上咬了下来,咽下之后说道。“据说还会有大人物来这里呢。”

    “大人物?”光彦想了想,然后问道。“你说的是?”

    “既然千羽你也这么说,看来我真的没记错,”柯南回答道。“这里是渚议员的家乡。”

    “议员?”元太迷惑道。“那是什么?”

    “肉食者。”千羽回答道。(吃肉的人,代表权力阶级。出自《曹刿论战》)

    “哈?”元太一头雾水。

    “他是掌握日本的最高权力的日本国会的一员,是整个国家最顶层的一批人。”千羽将木签扔到垃圾桶里,回答道。

    “最高权力者,不是首相吗?”步美疑惑。

    “首相只是多数党派的首脑,所以能被推举到内阁总理大臣的位子上而已,和议员在身份上都是平等的。”千羽微微一笑,说道。“从理论上来讲,日本的最高权力者是国会这个整体,而这位渚先生就是分享了这份权力的一份子。所以这样称呼他并没有什么问题。”

    “虽然可以说,议员有着一定的权力,”千羽背后传来中年男人的声音。“但同样的,议员上需不辜国家,下要不负庶民,每时每刻都要为所有人努力奋斗。”

    “?”千羽看向身后,只见一位穿着和服的中年男子一脸和善的看着他们——虽说是面露和善的表情,但面容确实会让所有没有被和善的表情所先入为主的人感到他不怒自威的气魄。

    “叔叔,”元太还没有意识到这位中年男子的气魄代表什么。“您是谁啊?”

    “我?”中年男子和善的表情不变。“我就是你们刚才讨论的,渚议员。”

    千羽等人面面相觑,边上的小商贩也已经沸腾起来——如果这样一位名人能够赏光自己的小摊,自己肯定能得到很棒的口碑。

    “议员先生,请您来常常我这里的章鱼烧吧!”

    “议员先生,您来尝尝我的烤肉串吧!”

    “议员大人,请您务必赏光一下小的做的饭团!”

    “议员先生,您好。”千羽从错愕中恢复过来,连忙微微鞠躬,向渚议员行礼。

    “不用这么拘泥于礼节,”渚议员蹲下来,摸了摸千羽的小脑袋。“在我这里,不需要这些客套。那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议员叔叔再见!”by元太步美光彦。

    “。。。”千羽的表情从恭敬变成了沉思。

    总觉得,我漏掉了什么。。。到底是遗漏了什么?

    。。。

    中午十二点,太阳已然处在中天。

    千羽孤身一人,在一家捞金鱼的摊位前站住。

    一行人在逛了不久之后,千羽就因为想去自己喜爱的摊位而和众人分开行动了,所以现在他正在随心所欲地逛着祭典。

    因为专注于吃着手里的肉串而并没有聚焦的模糊视野中,有什么似曾相识的东西悄然飘过。

    “?”千羽四下张望着,寻找着既视感的来源。

    能让我产生既视感的东西。。。怎么想也不应该是什么好东西。。。到底是什么?

    千羽将木签扔进身旁的垃圾桶,消失在人群中。

    来吧,让我看看,我是不是没有虚惊一场。

    。。。

    某间屋子里,两个人正坐在两张椅子上,聊着天。

    “某人让我来确认一下,猪耳朵炖好了吗?”严肃的男声。

    “放心,该搞的都搞定了。”慵懒的女声。“我有十足十的把握控制住一切。实在不行,我也能随时黑进那套堪称垃圾的统计系统,hold一切。”

    “那就有劳您了。”男子正要站起来,却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从腰包里取出一个布包。“您已经被保养过的器械,我已经给您送过来了。”

    “总算拿回来了,”女子一边将布包打开,一边问道。“不过这次才带回来到底是怎么回事?新人保养就这么慢吗?如果按照正常速度,上次你来联络的时候应该就能把这玩意儿带回来,还是说你上次忘带了?”

    “这是比新人更新的一位新人。”男子抱歉道。“就在差不多一个月之前,您知道的那位新枪械师在一场火灾中尸骨无存,所以我们被迫启用了一位新枪械师,耽误了不少时间。”

    “尸骨无存?”女子打开布包,从里面取出一个全新的瞄准镜。“新瞄准镜啊。。。这个枪械师比上一个还是差一点,瞄准镜还是制式,我用着会很不习惯。”

    “在火灾中,”男子有些尴尬地解释道。“数据都被损毁了,所以新枪械师并没有关于您的人体数据,也就无从根据您的身体对瞄准镜进行修正。”

    “那家伙把资料带在身边了?”女子皱眉问道。“还是说是组织的工作场所着火了?”

    “工作场所。。。”男子回答道。“那个场所不但着火了,而且还被条子端掉了。”

    “废话,”女子无语道。“着火了,条子肯定会过来啊!”

    “可是,”男子犹豫了一下,说道。“着火完全是在建筑内部,从外面根本看不到啊!”

    “哦?”女子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芒。“所以,你还带来了什么上面的指示?”

    “您真是明白人,”男子露出笑意,回答道。“在此之后,任何与本部成员的非任务性质会面都需要报告,否则一旦发现,以叛徒论处。”

    “我知道了。”女子又恢复了慵懒的神态。“反正我待在这山村里,也没什么人可以联络。”

    “好的,”男子起身,准备离去。“那我离开了。”

    。。。

    千羽在寻找了二十多分钟之后,放弃了寻找。“我到底在想什么啊。。。就为了一个毫无征兆的预感费这么大力气。。。”

    正当千羽自嘲的时候,眼神不由自主地锁定在了一个行色匆匆的男子身上!就在看到第一眼时,千羽就确认,这正是之前带给自己既视感的男人!

    在他的胸口前,一只白色的十字非常显眼——这只白色十字不同于正常十字,而是一个被掰掉了四角的田字一样的十字。

    这样的十字,千羽曾经见过——当关东的高级成员的待保养武器被送过来的时候,送来这些武器的人都会佩戴这样的十字——这个十字可不是什么随处都有的大路货,而是千羽在当上枪械师之后,亲手制作的交货信物!天下仅此一份!

    这个男人是组织成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