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柯南之机械师 > 第六十一章 ——千羽的指证
    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太对劲。。。千羽虽然喝着冰牛奶,但却总觉得心里惴惴不安。

    这种不安的感觉,是在看了那张魔术师的照片之后产生的。

    我到底看到了什么呢???

    “喝吧。”三好麻子将一瓶汽水和一瓶冰牛奶拿给元乃和千羽,因为千羽还没有喝完手里的这一瓶,便在无聊至极的状态下,看着文乃将汽水的盖子拧开。

    这不是能拧开吗。。。千羽撇了撇嘴——就在差不多十分钟之前,当文乃拿到第一瓶汽水的时候,她是了好几次都没能拧开,最后还是千羽拧开了那瓶汽水。虽然有些费力,但文乃自己应该是可以做到的,果然。。。

    三好麻子就坐在他们对面,微笑着看着他们,她的身体微微前倾,两只手充分伸展、撑在桌子上。这让千羽稍稍有些不安,因为这样的姿势极具侵略性。

    “嘟——嘟——”三好麻子的身上发出了震动声,显然是手机的声音。(94年,日本的手机普及率大概在2.4%左右。在90年松下发布的的“ハンディフォンミニモ(handy phone minimo)”引领的手机轻便化风暴之下,手机已经从90年的近300克不断简化,94年的新潮手机可能只有200克不到的重量)

    “嗯?”三好麻子看了一眼手机,随后选择将声音关掉了。

    “是谁啊?”千羽好奇道。

    “啊?”三好麻子微愣,然后笑着回答了这个问题。“一个对我死缠烂打的人,不用在意。”

    。。。

    “没人接!”九十九夫人拿着话筒,对身边的人恐慌道。“怎么办?”

    “冷静下来。”小五郎皱着眉头。“他们不是出去玩去了吗?我们去他们可能去的地方,一个一个查吧。”

    “车子并没有被开走,所以他们应该是坐出租车的,”柯南突然问道。“门口有一个摄像头对吧?”

    “你是说,”小兰恍然大悟。“通过监控摄像头调取他们车牌号,然后通过出租车公司查询?”

    “是的,”柯南点头。“我们快去看看吧!”

    …

    在纷杂的思绪中,一篇文章从尘封的回忆中被发掘出来。

    【天妒英才,盘点英年早逝的魔术十二豪杰。】

    排在第一的那位好像是…

    记忆中模模糊糊的轮廓,与刚才在九十九元康的地下室见到的那张照片如出一辙。

    木之下吉郎,这是这位天才魔术师的名字。

    文章中的形容是这样的——一双仿佛能够置换天地的魔手,一套几近可以诓骗上帝的技艺。

    等一下!千羽的瞳孔猛然缩小了许多。手!

    在木之下吉郎的那张照片上,他的手指完全伸展,其中左手的大拇指、中指和无名指,右手的大拇指、中指和小拇指都有很大角度像手背方向的弯曲,指尖和指根的夹角甚至超过了30度!

    这是一个相当罕见、甚至是不可复制的基因形状!

    而就在刚才,当三好麻子看向他们的时候,手同样在桌子上尽情伸展——手指竟与木之下吉郎的手指的形态无二,连哪根指头拥有额外的翻转角度都一模一样!这显然是拥有相同基因才会出现的情况。

    他们两个,有血缘关系吗?那为什么要分别用两个姓氏?

    一杯冰牛奶喝完,千羽拿起了三好麻子刚刚带来的那一杯。正打算喝的时候,却发现文乃已经抱着喝了一半的汽水瓶,睡着了。

    “。。。”千羽无语了一下,然后抿了一口手里的牛奶。

    舌尖上划过一丝异常的甜味。

    加糖了吗?千羽微微皱了皱眉头,因为他不是很喜欢太甜的饮品。算了。。。尽量喝完这杯吧,不过喝完这杯大概也就是极限了。

    当千羽咽下牛奶的时候,舌根处的苦味让阻止了千羽喝第二口的想法。

    这不是正常的加糖,而是在加糖的同时,还加了苦的东西。千羽之所以会在舌尖感受到甜味,而在舌根感受到苦味,是因为人的甜味感受器主要在舌尖,而苦味感受器主要在舌根。

    这样想来。。。等一下,为什么会。。。

    “除了您以外,有人碰过我和文乃同学的饮料吗?”千羽问道。

    “啊?”三好麻子微愣。“没有啊!”

    “。。。”千羽沉默着放下牛奶杯子,一只手放在无痕伞上,冷冷地看着三好麻子。“那您能为我解开疑惑吗?”

    “啊?”三好麻子还是一脸无辜。“怎么回事?”

    “您为什么要给我和文乃同学的杯子里,”千羽一字一顿道。“下安眠药?”

    “!!!”三好麻子惊讶地看着千羽,不知该说些什么。

    “首先,”千羽盯着三好麻子的眼睛。“文乃那瓶饮料,你开过了吧?如果您没有打开过的话,以文乃的力量,是不可能拧开那个瓶子的。”

    三好麻子微微错愕地看了一眼熟睡的文乃,又看了一眼那个瓶子,然后微微皱了皱眉头。

    “其次,”千羽将自己的杯子向前推到三好麻子面前。“第一杯牛奶是我自己去买的,味道可以作为基准。但您给我买来的牛奶就很有意思了,有甜的东西,也有苦的东西,欲盖弥彰,不是吗?”

    “。。。”三好麻子无言地换了个坐姿,继续看着他。

    “另外,容我冒昧,”千羽握紧了手中的无痕伞,以预防三好麻子做什么过激举动。“您和木之下吉郎有什么亲缘关系吗?”

    三好麻子的动作僵住了,表情也凝固了。

    千羽静静地看着他。

    最终,还是三好麻子没沉住气——她自己都有点想笑话自己,在从容不迫上居然还比不上一个孩子!

    但是,他是怎么知道的呢。。。自己和哥哥有关系的事情。

    “你是怎么知道的?”三好麻子用稍稍颤抖的语气问道。

    “请您伸展您的双手,”千羽露出微笑。“您的十个指头中,能够伸展到明显超过其他指头的特殊手指有五个,数量与具体手指都和地下室中,那位木之下吉郎先生所表现出来的特征相同。”

    “呼。。。”三好麻子苦笑,瘫在椅子上。“你还真是厉害呢,居然能推断出这些。”

    “麻子!”熟悉的声音出现在千羽身后,是九十九夫人的。

    “看来又来人了呢。。。”千羽的眼睛向左后方稍微看了看——他们坐在二楼靠窗的位置,而楼梯在千羽的左后方。“您显然不是一个嗜杀成性的无差别攻击者,那么,您介意为我们讲一讲吗?”

    “一切的缘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