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柯南之机械师 > 第六十七章 ——燃烧的医药公司
    千羽骑着一辆装了食材的自行车,在人行道上骑行着。

    灰原哀在自查之后,信誓旦旦地告诉千羽,她现在面临脱水、饥饿等问题,需要一些高质量的能量食品。但千羽家里的食材刚好用完了,所以千羽只能出门买一些便当,再采购一些食材。

    半路上,马路对面的一家拉下了防盗卷帘门的医药公司引起了千羽的注意——前几天从米花电车站回家的时候,千羽还路过了这里,当时这家医药公司还经常有人进出。怎么这么短的时间就关门了?

    千羽骑着车,为了绕过一个走在人行道内侧的行人,便先向左骑行,又向右转。

    就在一瞬间,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千羽的左后方向右前方推去。随后,巨大的声响才姗姗来迟。“轰!”(在短距离内,爆炸气浪的速度要比声速高)

    当千羽意识再次和现实世界接轨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几分钟之前还是一栋完整的建筑物的医药公司大楼,此时已经出现了严重破损,开始熊熊燃烧!

    千羽看着眼前的景象,愣在原地——导致了建筑物严重破损的爆炸加上迅速燃遍整栋大楼的火焰,这如果是意外事故那才见鬼了!

    “啊!!!”撕心裂肺地喊声从路对面传来,只见一个身上燃烧着火焰的女人正哀嚎着,奔跑向远离大楼的方向,而就在她不远处,一个熊熊燃烧着的人正趴在地上,显然已经回天乏术了。但如果说是正在哀嚎的那个女人的话。。。

    千羽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一个杵着拐杖的男子看着冲向自己的哀嚎女子,似乎根本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但就在哀嚎女子冲到他面前时,他动了。

    男子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将拐杖支了起来,重重地戳在了女子的肚子上,将她捅倒在地。

    “哦。。。”千羽只是看看这场景,都感觉自己的痛觉神经正在瑟瑟发抖。

    紧接着,男子一瘸一拐地冲到半米外的一个消防栓旁边,将消防栓的一个开关拧开,强劲的水流从消防栓的一个喷口中喷涌而出,正好命中了全身是火的哀嚎女子,她身上的火势在一瞬间被压了下去。

    千羽立刻做出了反应,他跑向男子,因为很明显,这个需要使用拐杖的男子不可能完成把女子带离这个危险的地方。

    “需要帮助吗?”千羽来到男子身边,看着他重新关上消防栓。这时候,千羽才发现,这个男子是个白种人。

    “Any-English?”(会说英语吗?)男子用美式英语问道。

    “So-so.”千羽回答。“what-should-we-do-now?”(一般般,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hospital,for-both-you-and-she.“(去医院,给你们两个治疗。)

    “For-me?“(给我?)

    “Your-forehead,it's-bleeding.“男子看了一眼千羽的脸,回答道。(你的额头在流血)

    “Ouch!”千羽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撇了撇嘴。(啊哦!)

    。。。

    很快,在旁人的帮助下,男子和千羽带着烧伤的女子,乘坐一辆汽车赶到了米花中央医院。在车上,男子将手机交给千羽,让他帮忙联系米花医院准备急救措施。

    “mr-Gergory?”一名青年医师在见到拐杖男子之后,惊讶道。“what's-wrong?“

    “Badly-burnt-patient.“名为格里高利的拐杖男子指了指千羽,又指了指旁边刚刚送上担架的烧伤女人。

    “I-beg-your-pardon?“医师显然没有听清拐杖男子的话。

    “重度烧伤病人!”拐杖男子不耐烦道。“给他准备爱因托芬电流计,然后做手术!”

    这家伙会说日语?千羽讶然。

    “爱。。。爱因托芬电流计?”医师茫然道。

    “交给我吧。”就在此时,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医生出现了。

    “老。。。老师。”医师见到老医生,立刻行礼道。“您来了。”

    “给他准备弦线式电流计,立刻联系外科,准备进行手术!”老医生立刻命令道。(1903年,荷兰的爱因托芬发明了弦线式电流计,这是世界上最早的心电图。烧伤病人无法使用现代心电图,所以格里高利才会让医生准备最老式的弦线式电流计。)

    “小家伙,”格里高利指了指墙上的医院平面图。“我陪你去外科处理一下吧。”

    “哦,谢谢。”千羽道谢,便在他的陪伴下一起走向外科。

    “请问,”路上,千羽询问道。“您很会说日语吗?”

    “我既然出现在这里,”格里高利笑了笑,回答道。“还能不会日语吗?”

    “那您为什么要问我会不会英语。。。”千羽无语。

    “如果你会说的话,”格里高利的眼中闪烁着狡黠的光芒。“总比我说日语更让我舒服,不是吗?”

    “。。。”千羽无语。

    “小子,”格里高利突然说道。“处理伤口之后留一下你的联系方式。”

    “为什么?”千羽疑惑道。

    “这次爆炸有问题,”格里高利拉着千羽走进了一间房间,用眼神示意值班护士给千羽上药。“所以警察多半回来询问具体情况,如果没有你的联系方式,我们会很难办。”

    “好的,我给你留一个联系方——”千羽看着给自己的额头包扎伤口的护士,突然想起了什么。“额。。。不妙,我本来是出来买东西的,结果到现在还没回去。。。待会儿能让我先打一个电话吗?”

    “可以。”格里高利说完,靠在旁边的墙上,静静地等待千羽的额头被包扎好。

    一分钟后。

    “灰原,”额头上裹着纱布的千羽拿着格里高利的电话。“是我,千羽。”

    “你居然有手机吗?”灰原哀拿着从桌子上拿起来的电话(千羽考虑到灰原哀目前身体没有恢复好,所以将客厅的电话放到了灰原哀的屋子。)“什么款式?”

    “我找医生借的电话。”千羽刚说到一半,就被灰原哀打断了。

    “医生?”灰原哀的语气骤然加强。“你受伤了?”

    “本来经过月间路的,结果路上的一家医药公司爆炸了。。。我就被波及到了。”千羽无奈道。

    “月间路的医疗公司?”灰原哀的语气有些玩味。

    “怎么了?”

    “不,”灰原哀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没什么。”

    “总之,我现在刚刚完成包扎,准备回家了。”千羽摸了摸额头上的纱布,说道。

    “好的。”

    “嗯,再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