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柯南之机械师 > 第七十一章 ——死者
    第二天早上,千羽在家里接到了三通电话。

    第一通是小林老师的电话,告知他学校今天放假。

    第二通来自格里高利,告知他上午来医院这边录医药公司爆炸案的口供。

    第三通电话来自柯南,告知他上午去医院录发现的尸体的口供。

    想来,学校放假的原因也是因为发现了这具尸体,需要勘察现场吧?不过…为什么要去医院录发现尸体的口供?

    ……两小时后,医院。

    “我差点忘了,”千羽看到目暮警官之后,哑然失笑。“在法医刑侦中心改造完成之前,这里是米花最好的验尸中心,现在这两件案子又都是你们的负责范畴。所以搜查一课现在呆在这里最有意义。”

    “不一定,”柯南从一旁自动售卖机的阴影中走出。“搞不好医药公司爆炸这件事会由搜查四课接手,现在他们正在现场评估具体状况呢。”

    “搜查四课?”千羽微愣。“那是什么?”

    “专门负责涉及暴力团伙或者组织犯罪的课,”柯南解释道。“一旦他们评估后认为有必要,他们就会接手搜查一课的这起案子,因为搜查一课只负责无凶恶犯罪团伙介入的案件。”

    (作者:搜查四课已经在2003年改组为组织犯罪对策部第四课)

    “咳…”毫无存在感的目暮警官咳嗽了一声。“不要浪费时间了,既然那位烧伤病人迟迟没有醒来,我们先录制你们几个发现那具尸体的口供吧。”

    “我们几个?”千羽看了一眼柯南,有些发愣。“哪里来的——”

    千羽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元太步美光彦从旁边的一间房间里跑了出来。

    “看来我到的最晚咯…”千羽耸肩。

    ……

    “是这样啊…”听完几人的叙述,目暮警官若有所思道。“验尸官,你那边的结果呢?”

    “那个…”验尸官有些尴尬。“尸体上没有证件,无法判断身份。但我们推测是二十到三十岁的青年女性,本来我们怀疑是帝丹小学的老师,但教导主任告诉我们,目前没有教师失踪。至于死因方面,我们没有在尸体上找到明显伤口,但现场发回来的报告说发现尸体的密室内空气非常浑浊,说明二氧化碳含量极高,所以我们推断死者死于窒息。”

    “死者的年龄应该在29岁到33岁之间,小时候曾经居住在富山县神通川居住过。”格利高里的声音突然出现了。“死者长期担任教师,课还很多。她平常应该很容易出现腰背膝疼痛之类的症状,所以身体并不是很好。”

    “你是怎么…”目暮警官惊讶地问道。“你又是谁?”

    “我是一名医生,你可以叫我格里高利,我在你们的验尸官检查之后又看了一遍尸体。”格里高利挥舞了一下手里的拐杖。“请相信我的诊断,因为这绝对正确。警官先生,你需要听一下我做出这个诊断的理由吗?”

    “额。。。”目暮警官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首先,死者的牙齿有黄斑,虽然这是氟斑牙的常见症状,但死者的骨骼纹理不是很粗,也不算太稀疏,所以可以排除。(氟斑牙一般和氟骨症同时存在)”格里高利看着目暮警官,侃侃而谈。“所以应该考虑其他病症,而通过软化很严重的骨头和并无大碍的珍珠手环来看,尸体没有被酸泡过,所以可以考虑镉中毒。至于镉中毒,我相信大家都能想起来什么很著名的事件把?”

    “痛痛病?”柯南沉吟片刻,回答道。

    “没错,”格里高利挑了挑眉毛。“痛痛病,在福山县的申通川流域出现,因为三井金属矿业公司在神通川上游建了一座炼锌厂,而炼锌厂的废水中含有大量的镉。”

    “那里的痛痛病的发病所需积累时间大概在10到20年之间,考虑到这具尸体的状况,中毒症候已经出现,但还只是停留在早期阶段,所以她应该是只接受了3到7年的‘相对短期’的污染。痛痛病的病因在1968年被揭露,所以认为死者在1961到1965年出生是很合理的,所以我说她现在是29到33岁。我们同样可以通过她100到110度的下颌角角度能够推算她的年龄在25到35岁之间;通过牙缝愈合80%推断她的年龄在25到40岁之间;从后横缝愈合40%可以推断出她的年龄在31岁上下;颚中缝没有愈合可以推断她的年龄在26到32岁。。。我还有耻骨形态等很多证据来证明她的年龄。”

    “。。。”千羽惊讶地看着格里高利,眼里都是对这位知识异常渊博的医生的感叹。

    “好吧。。。”目暮警官也被格里高利近乎于神迹的表演吓了一大跳。“那。。。我们就先按照这个标准来找可能的——”

    “户矢彻子,31岁,”柯南打断了目暮的话,闭着眼睛,用低沉的语调叙述着。“小时候住在神通川河畔,5岁时随家人来到东京,之后一直居住在这里。关节处有顽疾,曾经在刚开学的时候因为一次不经意的碰撞而导致左腿关节在长达一个小时里无法动弹。她的牙齿有些许黄斑。”

    “户矢老师?”光彦急急道。“柯南你是在说户矢老师吗?”

    “户矢老师?”步美的表情瞬间变得非常不好。“柯南,难道你是说。。。”

    “不会吧?”元太也吃了一惊。

    “喔喔,等一下,”格里高利的表情十分精彩。“刚才是不是有人说,教导主任告诉他,没有老师失踪?”

    “户矢老师因为要结婚,所以离职了。”千羽的脸上也带上了狐疑。“她在4月6号辞职,然后就死了。。。”

    “这是偶然吗?”柯南痛苦地反问道。“这显然是学校里的某人所策划的谋杀。很有可能,就在她教完最后一天之后,她就在离开学校的路上死掉了。那一天我们全班为户矢老师买了一个蛋糕,为她庆祝结婚。。。那天老师喝了一瓶葡萄酒,她喝醉了,所以我们就提前离开了,将她一个人留在那里。。。”

    “我的天啊。。。”就连没有参与这段经历的千羽,都已经捂住了脸——就在不到半个月之前,他同样被这种害了其他人的愧疚感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文学作品是现实的浓缩?倒不如说,现实是文学作品之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