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柯南之机械师 > 第七十七章 ——帝丹七离奇之双胞胎
    次日,千羽又来到了米花中央病院——来找一个人。

    来到一间特护病房之后,只见之前见过的田子的男朋友正好奇地看着他。

    “早上好,都屋田子小姐和她的守护者,”千羽微微颔首。“都屋田子小姐应该已经可以说话了,我想来询问都屋田子小姐一件事,可以吗?”

    田子的男朋友看向田子,而田子在瞥到已经爬上床,跪在她身边的千羽,意识到他在某种意义上对自己有恩之后,点了点头。

    “请问——”千羽正打算询问田子,却想起来,自己即将询问的这个问题最好不要让她的男朋友听见。“这位先生,您能稍微回避一下吗?我想问一个问题。”

    “我不能听吗?”田子的男友挑了挑眉毛。

    “。。。”千羽微微有些错愕——这可不是正常情况下能听到的回答。

    “额。。。我想请教姐姐一个问题。。。”千羽低下头,用有些害羞的语气回答道。“我不想让哥哥你也听见嘛!”

    “哦——!”田子的男友瞬间露出了笑容,略带玩味地看着千羽。“好吧,那我出去就是了。”

    当田子的男友关上屋门,离去之后,千羽的所有表情立刻消失了,他立刻从背后的书包里取出一个画板和一支笔,坐到田子旁边,对有些惊诧的都屋田子轻声说道。“眨一次左眼表示是,两次表示否,三次表示你有话想说。右眼代表答案清零。”

    田子眨了一下左眼,而千羽开始在画板上写字。

    “一个月之前,帝丹小学的户矢彻子老师被人谋杀,你认识她吗?”

    田子的眼神闪烁了一下,然后眨了一下左眼。

    “你们是姐妹吗?”千羽继续在板子上书写着。

    田子瞪大了眼睛,看着千羽。

    “你们两个的姓氏发音一样,名字也极为相似——”千羽写了一半,却突然想起了什么,脸上的表情变得苍白起来。片刻之后,他将板子上的字擦掉,重新写下了一行字。

    “你是都屋田子吗?”

    坐在床上的女子看到这行字,久久没有回答。

    千羽抿住了嘴,良久之后,又写下一行字。

    “1年级B班的教室,有八扇窗户可以向室外打开,对吗?”

    女子眨了两下眼睛。

    千羽将八擦掉,写上六。

    女子又眨了两下眼睛。

    千羽又将六擦掉,写上四。

    这一次,女子只眨了一次眼睛。

    “老师,您好。”千羽叹息了一声,低声道。

    既然这个是户矢老师本人,那么,在学校的那具尸体恐怕就是都屋田子了。恐怕凶手本来的目标大概是户矢彻子老师了。。。需要跟她男朋友说一声才行。

    “最后一个问题,”千羽继续写着。“门外那个是您的男友吗?是您的就眨一次眼,是田子的就眨两次。”

    然而,这一次,户矢彻子的行为出乎了千羽的意料。

    她眨了三次眼睛。

    “哎?”千羽懵逼。

    户矢彻子又眨了三下眼睛,嘴唇无声地微微张开又合上——千羽这才想起来,恐怕她是想说话。

    正当千羽打算去掉呼吸管,让户矢彻子能够说话的时候,门开了。千羽连忙停下手上的动作,将板子上的字擦掉,然后看向门外。

    “哟,你居然来的比我还早啊?”柯南看见正跪坐在床上的千羽,笑着说道。

    “。。。”千羽从门缝向外看了一眼,只见那个以田子的男朋友自居的人正站在柯南身后。

    “问好了吗?”那个男人扮出人畜无害的笑容,问道。“小弟弟?”

    “。。。”心知应该没有机会再次支开这个男人之后,千羽也死了继续问下去的心。“问好了。”

    “田子还没有从烧伤中恢复过来,”男人微笑道。“先让她好好睡一觉吧。”

    “好吧,”柯南看了一眼千羽,想了想,便点了点头,拉着坐在床上的千羽一起走了出去。“千羽,我们走吧。”

    。。。

    “问出什么了?”拉着千羽走在医院的走廊上,柯南淡淡道。“那个男人有什么问题吗?”

    “你怎么知道的?”千羽惊愕道。

    “你拿着写字板,拿着笔,显然是问了什么不适合让其他人听到的问题。再考虑到我推门进来的时候,你看向门这边的眼神充满了戒备,还在快速擦去写字板上的字迹。”柯南回答道。“这说明,你正在隐瞒的对象正是那个男人。”

    “好吧,”千羽耸肩。“你答对了。我刚才问道那个男人是不是她或者她姐妹的男朋友,她给出了否定回答。”

    “户矢老师的男朋友的照片就在她的办公桌上,和他长相差太多了。”柯南白眼。“不过如果也不是都屋田子的男友的话,那可就很微妙了。”

    “你也知道她是户矢老师了?”千羽挑眉。

    “还不是你昨天的‘津久茂’和‘九十九’给我的提醒?要不然我也不会注意到都屋和户矢的相似程度。”柯南白了千羽一眼。“不过,既然是这样的话,这个男人的身份就很可疑了。”

    “嗯。。。”千羽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我记得没错的话,格里高利医生的办公室在——”

    。。。

    “是这样吗?”格里高利将双腿翘在桌子上,转了一圈手杖。“我说怎么会出现那种问题。。。”

    “问题?”千羽皱眉。

    “嗯,”格里高利点了点头。“你也知道,为了处理烧伤的症状,我们必须要给她提供抗生素对全身进行冷敷,但她的伤口在今天检查时,却没有任何好转。看起来,某人把药物藏起来了,只抹了清水。”

    “那我们怎么办?”千羽皱眉。“如果这样的话,她随时可能死于伤口感染吧?”

    “交给我吧,”格里高利拿起电话。“我会让她出现一些严重症状,然后住进家属不能进入的无菌病房。”

    “您这里有他的身份信息吗?”千羽问道。

    “杉山师走,”格里高利回答道。“不过他没有出示健康证或者驾照,我也不确认他的真实身份。”

    “很多人在易名的时候都会保留自己本来名字的一部分,”柯南思考道。“既然师走肯定是假的(在日本历中,12月被称为师走月),那么杉山就很有可能是真的了。”

    “或许吧。”千羽耸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