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柯南之机械师 > 第九十一章 ——户矢彻子的叙述
    “格里高利先生,”当“杉山师走”被押走之后,柯南突然想起了什么。“您刚才的意思是,户矢彻子老师已经可以说话了?”

    “她的管子已经拆了,”格里高利点了点头。“我会把她从重症监护室转移出来让你们问问题。”

    “非常感谢。”千羽道谢。

    。。。

    “是你们啊。。。”户矢彻子正躺在病床上,无聊地看着天花板,却听见打开门的声音,只见千羽和柯南在格里高利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老师您好,”柯南来到病床前。“我们想知道那个男人的事情,请问您知道吗?”

    “你是说,”户矢彻子虽然已经拔掉了管子,但显然距离康复还有很远的距离。“杉山是吗?如果真要完全讲完的话,那可是个很长的故事呢…”

    “两年前,我还是杯户小学的一位班主任。正如你们所知,我需要在五月份进行家访(所有学生都会在五月接受家访)。就在那时候,我发现了一些不对,因为我的几个学生的家住在非常远的地方,根本不应该被分配到杯户小学”

    “就像桐子那样吗。。。”千羽沉思道。

    “我曾经偷偷问过这几个学生,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我们的教导主任和他的团伙成员们收受贿赂,导演了非法入学的罪恶勾当。”

    “然而,其中某个学生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教导主任,而教导主任将那些学生和他们的家长进行了约谈,封住了他们的嘴巴。我也因为所有本来愿意作证的学生都反水了,所以无法报警,最终,我也被教导主任强制挂上了离校志愿者名单,在一年半之前调到了帝丹小学做老师。”

    “是教导主任将您放上名单的?”柯南确认道。

    “是的。”户矢彻子点了点头。“我本来以为,随着我被调走,我与这件事再也不会有关系了,可是。。。哎。。。”

    “杯户的优质教育资源过多的事情惊扰到了上级,所以整个教育资源被立刻分拆。”户矢彻子讲述着。“我猜,这就意味着教导主任用来索取钱财的优质教育资源不再存在,所以他选择了曲线对抗,将最优质的一部分教师通过暗箱手段和他放进了同一个分配组。但他无法控制的是,上级部门将他和他的人也分配到了帝丹小学。”

    “还真的是。。。”千羽皱着眉头。“这下子就把杯户小学和帝丹小学的案子串联成体系了。。。原来是这个家伙在其中作为线索。”

    “是的,”户矢彻子点了点头。“当时我惊讶极了,因为我从没有想过他的罪恶计划又会和我扯上关系。但这一次,我已经没有办法继续再逃离了——毕竟我刚来帝丹小学不到一年,离开是不具备充分借口的。。。很抱歉。。。老师太懦弱了,没敢和恶人战斗到底。。。”说到一半,户矢彻子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千羽和柯南面前散播了如此黑暗的能量,惭愧道。

    “不用在意这些,”千羽微笑。“知错改错不算错。(日本的一句谚语,后半句是“知错不改错中错”)”

    “我曾经试着逃避过,但是。。。”户矢老师叹了一口气。“在一年的潜伏期之后,那个家伙又出手了。”

    “桐子同学吗?”柯南询问。“还有别人吗?”

    “还有一些人。”户矢彻子苦笑。“我估计可能还有四五个。教导主任在这其中至少敛聚了一千万以上。”

    “那么,之后呢?”千羽用双手托着下巴。

    “你是想问,都屋的事情吗?”户矢彻子看了一眼千羽期待的表情,问道。

    “额。。。”千羽懵逼。“您到底是谁?”(我之前说过,都屋和户矢的发音一样,说话的时候没法区分。)

    “我是彻子,可能被教导主任谋害的那个、被你们当作我的人是田子。”户矢彻子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用能分得清楚的名字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柯南困惑道。“您在喝醉之后成功地回到家了?”

    “喝醉?”户矢彻子微微有些错愕,然后才反应过来。“或许吧。。。”

    千羽和柯南对于户矢彻子的说法都有些不明所以。

    “我没有告诉你,”户矢彻子的嘴角微微勾起。“最后一天,其实给你讲课的不是我。”

    “哈?”柯南讶然。

    “你还记得,我是为了什么才辞职的吧?”户矢彻子笑着问道。

    “您。。。”千羽回忆起了之前柯南跟他说过的事情。“是要结婚吗?”

    “所以,最后一天我已经坐飞机去夏威夷了。”户矢彻子再次露出苦笑的表情。“是曾经也修习过教书的田子为我代了最后一天班,没想到。。。”

    千羽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到底是该说这是幸运呢,还是不幸呢?不幸的理由很简单,因为本来和这件案子、和这一切完全无关的人被卷了进来,无辜的人死去了。

    但同样,如果不是不幸的都屋田子很幸运地卷入了这个时间,代替户矢彻子死亡的话,这件案子将再无昭雪之日。。。甚至,还会有更多的人死在教导主任试图掩盖真相的疯狂行为之下。等一下。。。更多的人?

    “老师,”千羽突然急切地问道。“您知不知道杯户小学有一位名叫‘望月美奈子’的学生?她是杯户小学的学生,在三年前以非常荒谬的理由自杀,您知道什么内情吗?”

    “望月美奈子?”户矢彻子想了想,无奈道。“我听说过她,是个很开朗的孩子,所以现在你这么说起来,我也觉得很奇怪。。。或许你应该去问问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千羽微愣。

    “还能是谁?”站在远处,一直在旁观的格里高利冷笑。“既然是你知道,眼睛小子也知道,当然是刚才抓起来的那个杉山咯。”(格里高利能够推断出千羽在学校和户矢老师没有交集,因为作为柯南的同学,他在言语中对于户矢老师的熟悉程度差了太多,再加上刚才户矢彻子已经说过了,‘给你讲课’而非‘给你们讲课’,这说明两人只有一个人接受了户矢彻子的教育。因此,考虑到户矢老师肯定只会用这种称呼形容千羽和柯南都认识的人。一是教导主任,而是杉山。但是在情绪不变的情况下,一个人对于某人的称呼几乎是不会变的,所以户矢老师表明的肯定是杉山。)

    “他确实是叫做杉山,”户矢彻子回答道。“他就是杯户小学的老师,很可能是真正知道真相的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