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柯南之机械师 > 第一百三十七章——初诊
    一分钟之后,一封短信被发送到了手机上。

    “这里是医生,盯着这个手机,搞不好还要拜托你查什么东西的呢。万一出了什么事情,还需要你帮忙报警呢。”

    千羽一边消化着之前那个男子的言外之意,一边走出门外。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门外的声音吓了他一跳——灰原哀居然坐在门口的椅子上。

    “我本来打算下楼的,”灰原哀瞥了一眼千羽,淡淡道。“但是,就在我乘坐电梯的时候,我看到刚才带走格里高利的那个男人一边打着电话、说着格里高利的名字一边和我擦肩而过,我就回来看看。”

    “那我们现在一起回去吧。”千羽挑了挑眉毛,说道。

    总觉得,哪里有点违和呢。。。

    。。。

    就在路上,电话打来了。正当千羽打算询问一下现在的状况的时候,却听见对面传来了不属于格里高利的声音,是女人的声音。

    “那是我们的一位特工,刚刚从国外回来不久,却在回来述职的时候症状发作了,”电话对面,不但声音不是格里高利的,而且声音本身的状况也不太对,仿佛是格里高利正在用手机将那边的声音偷放给自己。“我们怀疑,是因为他窃取到了非常有价值的情报,所以被下毒报复了。我们目前比较倾向的症状是某种同位素、或者我们未知的毒药,所以才要请那您来协助我们诊断。”

    这段信息真高能。。。国外回来的特工?公安的手脚还真是利索呢。。。是参与了美国的海外行动吗?另外,被下毒。。。同位素?未知毒药?这都是什么东西。。。

    “那如果是这样的话,你找我来做什么?”格里高利的声音出现了。“我可不是毒理分析专家,也不是核工程专家。”

    “但是我们现在的手段已经几乎无能为力了,”女声传来。“我们已经为这名特工——算了,我送他一个化名,希莱-库瓦斯,姓氏在后,这是为了方便你理解——做了六次毒理检验,涉及各种我们已知的重金属制剂和生物制剂,但都没能找出异常。”

    “他自己的陈述表示,他吃了大量栗子。”完全陌生的男声。

    “额。。。那个,我提前声明一下,”格里高利的语调怎么听怎么不严肃。“如果是松鼠特工制造了这起事件,那么我绝对不会参与治疗,因为我讨厌和这些啮齿动物在一起。”

    “会不会是吃了什么和板栗很像的东西?”陌生男声继续说着。“七叶树果和板栗很像,但是如果误食的话,名为七叶树素的毒素就会被吸收。”

    “七叶树果确实看起来和板栗很像,但那鬼东西比马蹄上的茧子还难吃!这种东西只要有脑子就不会吃‘大量’!”格里高利立刻反驳道。“虽然碱水煮泡之后味道接近板栗,但七叶树素同样会因为高温而分解。话说回来,能让我们看一眼病人吗?”

    “可以。”女声回答。

    接下来,是大约30秒左右的走路声,但因为格里高利没有挂断电话,所以千羽也只能硬着头皮听下去。

    “这就是我们的特工,希莱-库瓦斯先生。”女声介绍着。

    “全身皮肤出现红疹、皮肤有灼伤现象。。。”格里高利喃喃道——大概是在给千羽描述病情。

    “他五天前还有82千克,现在恐怕连75千克都不到了。”女声的声音中透着遗憾。“他现在非常虚弱,吃进去的东西不怎么消化就会吐出来。他的指甲和头发也出现了损坏甚至脱落的情况。”

    随后又传来一阵脚步声,显然他们离开了病人所在的病房。

    “他是在哪里执行任务的?”格里高里问道。

    “那属于机密。”

    “除非我们了解当地的环境因素和有毒植物,否则我们很难给出一个靠谱的答案。”格里高利坚持要任务地点。

    “你很清楚我们不能告诉你。”女声丝毫不让。

    “那你找我们来这里干嘛?”格里高利的声音有些无奈。“找那些毒理专家,问他们去吧!”

    “。。。”沉默之后,女声轻声说道。“她们只告诉我,这个家伙过去的11个月都待在玻利维亚。”

    “你们打算杀掉谁?”格里高利突然问起了完全不同的问题。“不不不,别这样看着我。。。那这样吧,你们打算用行动来使得谁边缘化?”

    “你能不要谈这些吗?”陌生男声又传来。“我们的时间很宝贵!”

    “我觉得我已经得出结论了。”格里高利淡定道。“是约翰,倒在杯子里大口畅饮的那种。”

    “约翰?大口畅饮?”陌生男声困惑。

    “阁下,你是说啤酒吗?”女声有些不确认道。

    “是啊,”格里高利悠悠道。“全世界只有澳大利亚的‘约翰’是能够开怀畅饮的。酒精性胰腺炎而已。”

    “但是他没有饮酒史,而且他皮肤上的症状怎么解释?”陌生男声质问。

    “第一次喝酒之前谁也没有饮酒史,”格里高利立刻回答道。“关于皮肤症状,你是觉得真菌会因为他是特工就不感染他?太阳会因为他是特工就不烧伤他?”

    “换言之,要不然这个特工就是个酒鬼,然后还碰巧被真菌感染,最后还被太阳烧伤。要不然,就像我说的那样,他被某个组织暗害了,手法高明、无迹可寻——比如同位素什么的。”

    “那好吧,我们按照放射物治疗。”女声做出了选择。

    电话在五秒之后挂断了,又过了半分钟之后,一封短信发来。

    【买点板栗过来,到公安部大楼外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那时候给我发短信。】

    这个要求意料之外的简单,毕竟只是买个板栗——个毛线啊?

    【公安部在哪里???】千羽有些抓狂——他之前都是被警车载到警视厅的,他自己可根本不知道怎么走才能到警视厅。(公安部是归属于管辖东京都的警视厅的,但其实公安部直接归属国家公安委员会的,就算警视厅的老大也拿公安部一点办法也没有。因此剧场版20里公安才能毫无压力地拿人。)

    【皇居正南方,国会议事堂正东方,日比谷公园西北】

    嘛,东京警视厅居然在这么拉风的地方。。。

    不过,为什么要买栗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