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柯南之机械师 > 第一百五十四章——镜花水月
    “唔…”千羽走进家具店后,被眼前所见吓了一跳。

    整间家具店比他上次来的时候要豪华多了,无论是规模还是装潢都上升了不止一个台阶。

    “是你啊!”之前千羽见过的、春日野家的新店主打了个招呼。“想买些什么吗?”

    “我想订购一些安全机关,”千羽说道。“针对门窗的安全机关。”

    人在不开心的时候,据说可以通过烧钱买东西的方式恢复心情,千羽现在才体会到此言不虚。

    “好的…”店主的表情有些严肃。“虽然说这种安全机关的设计不是我擅长的,但我会尽力试试,跟我来吧。”

    “不用你设计,”千羽摇了摇头。“这种机关的设计方案从来是我操刀的,老店主一般都是按照我的要求帮我做而已。”

    “啊…”店主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好吧…请跟我来。伊福部!你看一下前台!”

    伊福部?千羽听到这个姓氏之后,微微惊讶。

    这个姓氏他只听过一次,但千羽觉得这个伊福部很可能就是他认识的那个。

    “是!”随着熟悉的声音响起,红头发的女性从后台的一扇通向工作间的门里走了出来。“阿勒?”

    伊福部八寻有些好奇地看着千羽。“你好啊…”

    果然…春日野家的家具店,如果有个姓伊福部的店员的话,同住在奥木染的伊福部八寻自然是最有可能的人选。

    “您怎么会在这里?”千羽疑惑道。

    “心血来潮不行吗?”伊福部八寻瞥了他一眼。“突然想打打工了,然后就找了春日野家的这家家具店——啊,现在这家家具店似乎得到了两股强力注资,所以升级成为木制品店了。只要是木制品,这里就都有能力弄到。”

    “小家伙,还不进来吗?”店主站在工作间门口、转头问道。

    “啊,我来了!”

    …

    橘宅,房门在门锁发出了机关之后,打开了。

    “。。。”千羽打开了房门,看了一眼之后发现房间里没有人,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如果灰原哀现在就在屋子里,千羽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她。

    倒了一杯白葡萄酒,千羽一边抿了一小口,一边拿着酒杯走上二楼,回到自己的房间。

    没有想到的时候还好,一旦重新想到灰原哀,思绪立刻就再次混乱了起来。

    将只喝了一口的酒放在床头柜上,又将书包甩到椅子上,千羽自己一头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止不住地在意她,脑海里反复出现她的样子,尤其是她淡淡的笑容。

    这是千羽十七年多,六千多天,十五万天,一百三十一秒一来从未体验过情绪——彻底的迷茫,不知从何而来的混乱思绪。。。这些情绪如瘟疫一般蔓延着。

    千羽瞥了一眼余光中的酒杯,叹了一口气。

    就像李白说的那样,举杯浇愁愁更愁吗?

    接下来,千羽就像尸体一样躺在床上,只有眼皮还会偶尔闭合一下、滋润无神的双眼——顺便证明他还活着。

    灰原哀,对自己来说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呢?

    对她的印象。。。博学,思想很成熟。。。呃。。。长得也不错。。。除了偶尔的凌厉吐槽之外脾气也很好。。。

    可就算如此,那可是个比自己小十岁的孩子!十七岁的人喜欢一个七岁的孩子?疯了吧?亨伯特也没有这样做过吧?(亨伯特,小说《lolita》的男主,因为迷恋女房东的女儿而迎娶了女房东。。。是的,这部1958年的经典小说恐怕是《父爱如山》的灵感来源。。。)

    对啊,差十岁呢。。。

    千羽的神情突然轻松了起来。有十岁这样的一个天堑,暂时能够说服自己的内心冷静下来了。。。

    如果十年之后,自己还喜欢她的话,那就再说吧。

    毕竟如果自己能变回去的话,基本上就要和包括灰原哀在内的所有人说再见了,那样的话自然就不用担心。既不回头,何必不忘。明夕何夕,君已陌路。

    如果十年之内自己没有变回去。。。

    如果没有变回去的话,在再次度过了十年毫无营养的学生时光之后,自己和灰原哀大概都会是17岁的心理年龄。如果命运真的驱使他走到这条路上,那么他就会选择跟随自己的本心。

    千羽从床上坐了起来,深吸一口气,眼神已经不再迷茫。

    这个事情短时间内和自己无关,现在先不要想这件事情了。

    千羽感觉肚子有点饿,就决定去楼下的厨房弄点吃的。

    打开房门的时候,拿着食物的灰原哀正好从他的房门前路过,显然是打算回房间。

    两个人对视着。

    虽然收拾好了心情,但发现了自己对灰原哀的心意这件事的影响是很难消除的。千羽现在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样面对灰原哀了。之前对灰原哀最常用的温和表情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团炙烤着千羽内心的火焰,他真的害怕自己好不容易藏住的情感再次迸发出来。

    冷静,冷静下来。

    刚要扬起的嘴角立刻被镇压了,取而代之的是机械化的礼貌表情。

    随后,两人又都立刻撇开了眼神,看向其他方向。

    灰原哀停滞了一瞬的步伐又继续了下去,而千羽在灰原哀离去之后,也当做什么也没看到似的、平静地走了出去。

    两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这些秘密是如同在他们脚下升起了一座万丈高台。在他们各自看来,他们和对方都有着这样不可逾越的障碍。但只要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将自己的秘密告诉对方,那两座万丈高台就将并列在两个人心中,所谓不可逾越的障碍也就将不复存在。

    然而,没有人会这样做的。毕竟如果将自己的故事告诉对方,对方一定会以为自己疯掉的。坦白的话或许有0.00001%的机会能够成功,但也意味着有99.99999%的机会会在自己和对方中间树立起永远无法逾越的鸿沟。毕竟就算对方没有当自己是妄想症、大概也会因为双方的年龄差而退却。

    虽然等下去很可能也只会失去一切,但如果现在就挑明的话,恐怕就意味着立刻失去。

    让这个梦做得久一些吧,哪怕只是个梦,只是个看不到希望的梦,也让这个梦晚一点醒吧。

    厨房和灰原哀的房间中,同时出现了一声叹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