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柯南之机械师 > 第一百六十六章——沢木公平的第二面
    筋疲力尽的千羽带着灰原哀出现在了水面上。

    “呼——呼——”喘息着的千羽拖着灰原哀缓缓爬上楼梯顶端,将头放在楼梯上悬空,检查了一下她的生理体征。

    有心跳没呼吸

    她现在处于溺水状态,需要进行施救。。。

    千羽纠结了片刻之后,带着无比无奈的表情俯下身——

    用嘴包住了灰原哀的鼻子,吸——————(就算心肺复苏也不是现在做,现在应该做的是清理口鼻异物。在没有工具的情况下,这大概是最好的方法了。)

    嗯,还好,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被吸出来。。。

    下一部就好做多了,千羽直接把灰原哀的嘴张开,同样没有发现异物。

    接下来,千羽祈祷了一下之后、用力按压灰原哀的腹部,将肺部的积水挤出来——千羽祈祷的原因很简单,如果这样还不能让灰原哀醒过来的话,那就只能去做人工呼吸了。。。

    人工呼吸的话。。。

    “!!!”千羽突然脸红起来,然后手下按压的动作突然重了起来。

    别坑我啊,赶紧醒过来啊啊啊!!!

    “咳!”伴随着几口水的吐出和几声咳嗽,灰原哀大概是因为千羽过重的动作蜷缩了起来,随后便恢复了意识。

    “呼。。。”千羽如释重负地长出一口气。

    “呜。。。”灰原哀发出哀鸣,睁开了眼睛,看到千羽之后立刻警惕了起来。“!?”

    “你没有对我做人工呼吸什么的吧?”灰原哀试着坐起身,同时问道。

    “很幸运的是,我只是把你肺部的水挤出来你就醒了。”千羽淡淡道。“你以为我很想做什么人工呼吸吗?顺便说一句,刚才在水下的时候你已经完全丧失理智了,差点把我一起弄死在水下。”

    “啧。。。”灰原哀微微转过头去,发出不明所以的声音。“。。。。。。”

    “什么?”千羽微愣。

    “。。。”灰原哀带着纠结的表情看向千羽,犹豫了几秒之后,突然喊了出来。

    “对不起啦!!!”

    “额。。。”千羽被这声音吓了一跳。“总之。。。我们先坐电车离开这里吧。。。如果电车还有电的话。”

    然而,电车的电力系统也已经失灵了。

    “啊。。。没电了。。。”千羽叹息道。“这下麻烦了。”

    就在此时,不远处传来熟悉的声音。

    “毛利先生!”这是白鸟警官的声音。

    “是他们?”千羽循声看去,只见几十米外的一个乐乐广场的水上附属建筑的一个观景平台上,几个人正在从水里向上爬。而已经站在水边平台的那个人赫然是白鸟警官。“我们快点过去吧!”

    几乎被海水完全侵占的安全楼梯间里,一个人从水里钻了出来。

    在千羽为灰原哀做急救的时候,那个人就已经藏在阴暗处的水面那里偷偷换气了。听到灰原哀和千羽离开的声音才出水查看。

    “怎么会是他们。。。”那个人皱了皱眉头,说道。

    。。。

    千羽等人沿着一条水上通道走到了白鸟警官他们那里。

    “你们还活着!太好了!”刚刚从水里钻出来的柯南惊喜道。

    “厨房那个安全门被冲开了,”千羽解释道。“你们呢?”

    “炸药炸开了水下餐厅的玻璃,我们从那里游出来的。”柯南摊手。“话说回来,你们有看见村上丈吗?”

    “没有。”千羽摇头。

    “仁科先生?”宍戸永明的询问声让他们转过头去,只见仁科稔已经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他怎么上来的?”千羽愕然。“这家伙不是怕水吗?不太可能会游泳吧?”

    “宍户先生带着他游上来的,”柯南皱眉道。“不过现在看起来,仁科先生溺水了。”

    “我学过急救措施、也有执照,我来吧。”沢木公平自告奋勇道。

    “好的,那就拜托你了。”说着,宍戸永明就让开了位置,让沢木公平上前救护仁科稔。

    然而,意料之外的状况出现了。

    “等一下!”一个所有人都很熟悉的人的声音出现了,但所有人都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个声音会出现在这里。

    “格里高利先生?”千羽带着惊诧的表情脱口而出。“您怎么会在这里?”

    “还有我呢!”一个有些陌生的声音传了过来,但千羽也听过!(虽然他不认识)

    “工藤夫人?”毛利小五郎惊呼道。“您又怎么会在这里?”

    “新一不会是有希子阿姨您。。。”之前毛利兰不知道为什么,一直虚脱了一样地坐在旁边的座位上,此时却突然有了说话的力气。“扮演的吧。。。”

    “哎嘿~”工藤有希子笑着点了点头。“我家先生听到他的朋友提起这起案子之后,就让正好在远东旅游的我来这里查察此案了。之所以要办成小新,是为了用他的身份得到更多有效资料,方便我先生推断啊!”

    “。。。”千羽的脑后流下一道冷汗。

    天啊。。。这个疯子。。。开车的风格实在是太狂野了。。。一个女人疯狂到这个程度。。。

    “沢木公平先生,我可不会让你得逞的。”格里高利借着拐杖爬了上来,挡在了沢木公平和仁科稔之间。“除了这家伙之外,还有谁会急救手段吗?沢木公平先生可是个杀人犯哦!”

    “什么?”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两个月之前,沢木公平先生来我这里看病,当时我的检查结果是因为心理原因而失去了味觉。”格里高利讲述着。“当他听到我的诊断之后,表现非常古怪,还念叨了几个名字。”

    “失去了味觉?”千羽讶然。“那这家伙是怎么分辨出风车酒的。。。”

    “你们还记得吗?辻宏树先生是被送到了我的医院?”格里高利继续说道。“当时我就感觉到不对了,尤其是结合前几个病人的特征和剩下的几个名字,我就推断出了这起连环案很可能就是沢木公平做的。我当时就打算直接来拜访代表九的旭胜义先生,却没想到你们随后也来到了这里。我情急之下,只能躲在酒窖里。在我从酒窖里出来,伺机逃离的时候,爆炸发生了。”

    “所以说,沢木公平先生恐怕就是这一切事件的始作俑者了。”46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