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柯南之机械师 > 第一百六十九章——格里高利的真实经历
    在对目暮警官讲述的时候,格里高利说的实话并不多。因为如果完全说实话的话,那他就很可能被目暮警官搂草打兔子、一起拉回去。

    将时间拨回到一周之前。

    “。。。”格里高利看着诊断结果,又看了一眼他面前的病人。“两周之后来吧,你的状况比较棘手,我需要好好想一想。”

    “那么,医生,谢谢您的诊断。”沢木公平说完,像格里高利鞠了一躬。“我也很希望两周以后能再来接受您的诊断。”

    说完,沢木公平就离开了诊室。

    “很希望?”格里高利挑了挑眉。“这。。。”

    格里高利敲了敲身后的一扇门。“你怎么看?”

    “他想去做什么亡命的事情吧。。。”门后传来声音。“这种事情老师也会抱有同样的想法的吧?”

    “是啊。。。”格里高利将结果从门缝里塞了过去。“真是太可惜了。。。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您当初不是已经测试过我的相关能力了吗?”随着话语的传来,门被推开,年轻人出现在了格里高利的身后。“请问这次需要我做什么?”

    “之前他去做mRI(核磁共振,做这项检查的时候被检查人不能携带任何有金属成分的物品,假牙、金属制的关节之类的东西也不行。)的时候,将公文包放在了检查室外,我让护士记录了他公文包里的东西的内容,顺便复制了他的所有钥匙。你的任务就是跟踪他、然后确认他住在哪里,之后我会再让他来一次,开给他一些安慰剂,你趁着那个时候在他的屋子里还有鞋里装点小东西就可以了。”

    “明白了。”年轻人接过格里高利扔过来的钥匙,消失在诊室门外。

    。。。

    一天前。

    “这家伙。。。有点意思。。。”格里高利看着电脑上的地图上的小红点,挑了挑眉毛。

    先是在早上去了一趟米花公园,在同一个地点呆了好久。然后又去了一家名叫“妃英理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那里,在那里呆了一分钟不到就离开了。

    然后。。。然后代表着沢木公平的小圆点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从另一个方向离开了追踪系统的追踪范围。

    这样的行动轨迹实在是太奇怪了。

    尤其是在十分钟之后,一位名叫妃英理的病患被送进了米花中央医院让格里高利意识到来者不善。

    格里高利取出了一张纸——这是沢木公平包里的纸条——上面写着这样几个名字。

    辻宏树;旭胜义;小山内奈奈;仁科稔

    另外三个人的住址或许不太好查,但是旭胜义的水下餐厅“乐乐广场”即将开业却是人尽皆知的,地址也有公开出来。

    明天自己放假,可以去拜访一下。

    …

    三个小时前(下午两点四十分),乐乐广场所处的海域。

    一辆汽艇在海面上疾驰着。

    “老师,”驾驶位上,年轻人指了指前方的建筑群。“那就是乐乐广场了!”

    “好的,”格里高利观察了一下乐乐广场的结构。“把船停到那栋最大的建筑那里,找个能登陆的地方让我下去。”

    “老师,”年轻人问道。“这个家伙的价值真的有那么高吗?”

    “他的大脑非常健康,”格里高利点了点头。“但是他的味觉却失灵了,这说明他失去味觉的主要原因是心理作用。或许我们能从他入手,研究一下到底是什么使得他的味觉失灵。”

    “一切感觉都是由实体化结构投映出来的,既然他出现了问题,那就一定是哪里出现了异常。”

    “所以就算他杀了人,如果有可能的话我还是要保证他的安全,否则这个宝贵的病例就要进监狱了。”

    只要能够对格里高利的医学研究有什么帮助的话,他完全不在乎任何外部因素。

    …

    下午两点五十分,乐乐广场地下餐厅。

    “…”格里高利走出电梯,观察着这里的景象。

    没有人,或许如果想找到旭胜义,他需要去寻找他的办公室。

    但是。。。

    “。。。”格里高利用紫外线灯看着旭胜义的办公室的墙壁,面色阴沉。

    土棕色的荧光痕迹,这代表着血迹,更代表着谋杀。

    格里高利正打算离开这里,却听到主餐厅的方向传来了人说话的声音。

    “该死。。。”格里高利抱怨了一声之后,四下观察是否有什么可以躲藏的地方。“?”

    格里高利看向不远处的酒窖的钥匙孔,突然想起了什么。

    这个奇怪的六芒星钥匙孔。。。

    格里高利将口袋里的一串钥匙取了出来,将其中一把六芒星钥匙送进了钥匙孔。

    沢木公平这家伙。。。已经把钥匙都复制好了吗。。。

    。。。

    格里高利本来是打算劝说沢木公平停手的,但他却没想到自己被沢木公平摆了一道。

    当沢木公平吟诵着“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从格里高利身旁走过的时候,一把刀从他的袖子中显现。

    沢木公平大概是看在格里高利特意来找他的份上,暂时留了他一条活路,所以他只是用刀柄砸了格里高利、将他打昏。

    当格里高利醒来的时候,他发现他被关在了旭胜义的尸体藏匿的地方——乐乐公园主餐厅的水下排污舱。

    紧接着,一声爆炸突然传来,水下排污舱也在突如其来的巨力推动下被从收回主建筑内的储藏姿态推成了凸出于主建筑的排污模式,格里高利因此在在一瞬间被送进了大海中。

    格里高利正打算上浮,却透过透明玻璃,发现一个穿着蓝衣服的青年正在被海水几乎淹没的水下餐厅顶部沉浮着。

    医生的职业本能让他放弃了上浮的打算,而是游了过去。

    。。。

    在窒息的那一刻,假扮成工藤新一的工藤有希子很后悔自己的鲁莽行径。

    她忘记了为了扮成工藤新一这样的男性,他在肩膀两边挂了小气球来模拟男性宽大的肩膀。因为这样可以抵消使用裹胸布来确保自己的上半身更像男人而导致的身体密度更大的问题。

    然而,她的修正做过头了,她发现她根本无法快速下潜,因为气球提供了过多的浮力。

    就在试图下潜的过程中,她溺水了。

    当她醒来的时候,就看见格里高利正跪在她旁边,看着她。

    “女士,褪掉这层伪装之后,你就能逃出去了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