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柯南之机械师 > 第一百九十三章——诱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柯南之机械师最新章节!

    一  事实证明,诺亚方舟有点在针对他的感觉。

    躲在战场边缘的千羽第四次被英军士兵找上来的时候,如此想着。

    我明明是在战场最边缘,为什么那么多人要来找我啊?

    千羽用剑身拍在英军士兵的软肋上,使他弓起身子,随后又用剑刺穿了英军士兵的腹部。

    哈罗德二世的军队由少部分亲卫军和大量民兵组成,其中亲卫军都是装备精良的部队,但是民兵的装备却十分简陋。

    比如说,有甲胄的人面对千羽这种用轻武器拍击的方法绝对不会受到什么影响,但没有甲胄的民兵就只能硬抗这一下,然后疼得龇牙咧嘴。

    至于为什么千羽用剑去拍而不是砍。。。完全是因为无痕伞在近战的时候都是接近于短棍的形态,所以他用顺手了而已——在正常世界里能够抵挡这招的只有足够蓬松的衣服或者专业防弹衣。

    但是,人太多了。。。千羽用剑格挡开长矛,突进了一步之后又用剑柄戳中了敌人的肋骨部分,趁着对方失去战斗力的空档完成收割。

    面对这种级别的菜鸟,千羽可以稳妥地完成虐杀。

    但是,一个点的绝对碾压并不能挽救面的溃败。

    其他维京士兵虽然并没有遭到多个敌人的车轮战,但却遭到了两三名士兵的围攻,即使那些都是民兵,却也拥有着不逊于精锐士兵的攻击能力(当然了,防御能力要差上很多)

    本来在千羽附近的维京士兵已经一个个倒了下去。

    不妙,先撤退吧。。。不然自己会送命的!

    就在这时,身后的动静吸引了千羽的注意力——一道钢铁一般的盾墙已经耸立在了他身后的一片高地上,而蓝边白底、绣着一只蓝色飞鸟的旗帜正在盾墙后方飘扬。(这是维京的“大地摧毁者”战旗)

    维京人的军事素养和哈拉尔三世的经验老道让他们在遭受了最初的打击之后成功重整旗鼓,准备好迎击远道而来的哈罗德大军。(当然了,这主要归功于那位勇冠三军的维京勇士连续赢得了超过40场单挑战所争取的时间。)

    千羽连忙向盾墙方向后退,并从侧面绕到了盾墙后方——他的盾牌在之前的一次格挡中因为失误而被对方用棍子拍进了水里,所以不可能参与盾阵。

    如果让千羽进行判断的话,他认为短时间内哈罗德的军队将凭借着维京人没有铠甲的疏漏而相对有利。但在战斗了一段时间之后,通过急行军赶来这里的哈罗德军队就会陷入体力不足的窘境。

    但是,现在,盎格鲁撒克逊的亲卫队武装之精良令千羽头皮发麻。

    无论是精良的长剑,坚固的盾牌还是大范围覆盖的锁子甲,亲卫队的武装都不逊于千羽身上的装备。。。虽然这些亲卫队看起来只占整只英军的一小部分,但是仍旧是英军最重要的核心力量。

    随着同样组成严整阵型的英军逐渐推进到距离维京军队一百多米的位置,二十多名身披锁子甲的英军骑兵离开了队伍,骑马奔向维京人的战阵。

    战阵中心传来一声威严的怒吼,一根根长矛从盾墙之间伸出,向上直立——这是对抗骑兵冲锋的最佳对策。

    一名骑兵离开了其他二十多名骑兵的阵型,来到维京士兵阵前。

    “呼!”响亮的维京战吼从那名骑兵正前方的维京士兵那里传来——更多的士兵加入了第二次战吼,更多的士兵加入了第三次战吼。

    骑兵用力控制住了自己胯下的战马,歪了歪头表示对维京战吼的不屑。

    “托斯蒂格,你的兄弟哈罗德国王向你问好。如果你能答应他的条件并和他保持和平的话,你将能够获得王国的三分之一!”

    托斯蒂格?千羽皱了皱眉头——托斯蒂格是哈罗德的兄弟,因为一次争吵而被哈罗德放逐,并进行了几次失败的起义。

    这是打算临阵劝降托斯蒂格?

    “那我的兄弟、挪威国王能得到什么呢?”旗帜下,一名盎格鲁撒克逊亲卫队打扮的男人吼道。

    “啊,哈拉尔吗?”骑兵略带嘲讽地说道。“既然他比一般人都要高,那么我可以慷慨地送给他一块七英尺见方的土地——再大一点我也不介意!”

    说完,他在其他骑兵的簇拥下回到了英军阵中。

    几分钟后,英军士兵的冲击开始了,一批英军士兵开始冲击盾墙——全都是没有锁子甲的民兵。

    千羽感觉这波冲锋的威胁不大——虽然在短时间内英军确实还有充足的体能,但是这也不意味着他们能够在仰攻的情况下对抗盾墙,更何况。。。

    大量箭矢从盾墙后方被投射到正在冲锋的英军士兵中间,当英军士兵冲到盾墙面前的时候,他们无论从士气上、体力上、人数上还是武备上都不具备对抗盾墙的能力了。

    这些民兵们在让维京盾墙的个别次排士兵来到第一排之后,便以溃退或者阵亡的方式消失在了英军的指挥序列中。

    虽然在这个时代,征召兵确实是相当高端的做法,但千羽还是皱了皱眉头。

    远东有一句带有反战思潮的故事:“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在盾墙前战死的不仅仅是哈罗德的子民,也是妻子的丈夫,孩子的父亲,老人的孩子。

    英军很快就发动了第二次冲击,而且还是完全没有防御能力的民兵。

    千羽的眉头皱了起来——这是打算用人命去进行徒劳的冲击吗?如果哈罗德认为这样的攻击就能击破盾墙的话,未免也太过天真了。。。

    在民兵冲击的同时,英军大部队也开始向前推进。然而民兵们的冲击效果却非常差,虽然在接近盾墙的时候还保有着相当的兵力,但却比之前的第一次冲击更早溃败了。

    哈罗德二世有麻烦了。。。千羽眼中的幸灾乐祸更甚。

    在某些情况下,溃兵要比阵亡麻烦得多——毕竟溃兵可能会冲散部队的阵型,但私人绝对不会有这个风险。

    “冲啊!”战旗下,威严的声音传出,一名身穿不逊于之前健壮军官的装备的人挥剑冲出让出一条路的盾墙,怒吼道。“全军,跟我冲锋!”

    看起来那应该就是哈拉尔三世了,这里只有他有权力命令部队放弃高地的有利态势,向对方发动冲锋。

    然而,在千羽随着解除了盾阵的维京士兵发起冲锋之后,形式陡变。

    英军主力分成了三部分,为溃兵让出了两条撤退的道路,随后以全军突击的姿态冲向放弃了盾阵的维京士兵。而溃兵们在通过两条通道之后,立刻加入英军主力队末,参与了冲锋。

    黑压压的英军士兵立刻加速,撞向了维京军团。

    刚才的那波“溃兵远没有”其实远远没有到崩溃的程度,而只是佯装溃败,目的是为了引诱好战的哈拉尔三世放弃防御,主动出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