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柯南之机械师 > 第二百零七章——Gin
    在他们上台的过程中,音乐响了起来。

    这个音乐千羽太熟悉了——这并不是ES cONNExION原创的歌曲,而是一年半之前的1992年12月10日,高山南在永野椎菜支援下发行的处女作专辑的第一首歌——《Endless communication》——不过如果千羽没有记错的话,那个曲子只有歌手和键盘手两个位置,硭川治这个吉他手根本没有出场的必要啊?(作为一个事实,ES cONNExION发行的唯一一个专辑里的六首歌曲有三首是这个组合成立之前就由高山南和永野椎菜联手打造的。)

    就在此时,他们走上了舞台。

    “哇哦!!!”

    “minami!!!”

    “ES cONNExION!!!”

    万余人狂热的欢呼声几乎让千羽感到窒息,而硭川治和永野椎菜则松开了侦探团成员们的手,来到他们在舞台上的位置并示意小家伙们跟过来——松开手仅仅是为了方便表演。

    千羽这才看到舞台的两边各有一个演奏用的键盘——看起来虽然硭川治是吉他手,但电子键盘也能很熟练地使用呢。。。

    “I'VE GOt AN ENdLESS cOmmUNIcAtION”高山南带着步美和柯南一起走上了主唱的位置,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蹲了下来,和已经拿到歌词小纸条的步美和柯南一起用手中的话筒进行着歌唱。

    就在这时,硭川治和永野椎菜分别示意他们走到电子键盘旁边的话筒那里。

    就这样,日本最火爆的演唱组合将六个原本几乎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学生送到了全世界粉丝所关注的聚光灯下。

    嗯。。。某种意义上来讲,是五个。

    千羽虽然仍旧在跟着高山南的节奏唱着歌,但心思却完全不在音乐上。

    在他身后,灰原哀戴着一顶从工作人员那里借来的鸭舌帽,低着头、仿佛打算从这聚光灯下逃开。

    她怎么了?按照自己对她的理解,这种场面她最多也就是在心底稍微紧张一下,但是表面上肯定还是非常平静的(就像千羽现在的状态)。可是现在她怎么这么失态。。。

    灰原哀的手搭在了千羽的肩膀上,彻底躲进了千羽身后的阴影中。

    千羽被从背后伸来的两只小手吓了一跳,但他立刻就从肩膀上传来的触感感受到了令他更加惊异的事情。

    灰原哀的手颤抖的很厉害,她不是紧张,而是在恐惧!

    千羽立刻做出了反应,向后微微退了一步,将灰原哀进一步藏在了自己的身后。灰原哀对于千羽靠近自己的行为并没有什么排斥,反而同样向前了一点,将鸭舌帽顶在了千羽的身上,将面庞埋在了千羽的衣服里。

    就在这样不安的气氛中,千羽等人唱完了《Endless communication》。

    “大家想知道,为什么我们要带这些小孩子上台吗?”一直半跪着和柯南以及步美共享着一个话筒的高山南站起身,问道。“因为就在不到一个小时之前,就是这些小孩子勇敢地将我的搭档——永野椎菜先生从穷凶极恶的绑匪手中救了下来。”

    观众席上一片哗然,大量目光被重新聚集到千羽等人身上。

    灰原哀低下头,将鸭舌帽的鸭舌向下压,然后将头贴在了千羽的背上——这个没有任何征兆的动作还让千羽颤抖了一下。

    “现在,让我们为这些小勇士们献上掌声吧!”说着,高山南将话筒递给了柯南。“你们一个个报一下自己的名字吧!”

    “你帮我说吧。。。”听到这句话之后,灰原哀小声对千羽耳语道。

    “我。。。我叫江户川柯南。”就在此时,柯南那边已经开始介绍了。

    “这里是吉田步美!”步美显然比柯南要活泼很多。

    “圆谷光彦!”

    “小岛元太!”

    “我叫橘千羽,”千羽微微颔首,向全场致意,随后又看向身后。“嗯。。。看起来我的朋友有些紧张,她叫灰原哀。”

    随着千羽自我介绍的结束,观众们掌声雷动,为这些勇敢的小家伙送上鼓励。

    接受完观众们的鼓励之后,硭川治将千羽等人带回了后台。

    “怎么回事?”柯南看到明显不对劲的灰原哀,对千羽问道——他能够非常明确地感受到在进行了“茧”游戏之后,千羽和灰原哀的关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回暖着。“灰原不太对劲啊?”

    “可能是身体不太舒服,”千羽摇了摇头。“我先送她回去?”

    “既然是这样的话,你先送她回去吧。”柯南点了点头。“明天还要去温泉呢,今天最好别生病。”

    。。。

    演唱会结束之后,后台。

    高山南正在助手的帮助下在自己的化妆室里卸妆时,门敲响了。

    “嗯?”高山南好奇地看向房门,犹豫了片刻之后、戴上了化妆台上一个特制的面具——这个面具就是为了面对这种状况而制造的——打开了房门。

    门外是一个穿着黑色风衣、带着黑色帽子的有金色长发男子。

    “刚才那个叫‘橘千羽’的小子现在在哪里?”男子的语气很平淡,但却又给人一种不容置疑的压迫感。

    “。。。”高山南一瞬间感觉自己有点喘不过气来——这一个人的压力就要比平时开演唱会的时候的几万观众所产生的压迫力之和还要恐怖。“那个。。。”

    高山南感觉自己连说谎的勇气都没有——所以她选择说真话。

    “我不知道他在哪里,他刚才就回去了。”

    高山南没有勇气说谎话,但她有勇气说会令人误解的真话。

    “。。。”金发男子的眼神稍微黯淡了片刻,随后便离去了。

    “。。。”高山南看着这个莫名其妙的怪人,耸了耸肩便关上了门、卸掉了面具。“奇怪的家伙。。。别管他了,继续帮我卸妆吧。”

    。。。

    金发男子来到了停车场,坐上了自己珍爱的古董轿车——不过他坐的是副驾驶座。

    “大哥,”一个同样一身黑衣的魁梧男人坐在驾驶座上,看着金发男人。“您去做什么了?”

    “没什么,回去吧。”金发男人沉默了片刻之后,淡淡道。

    保时捷356A在发动机震颤了片刻之后,绝尘而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