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柯南之机械师 > 第二百二十一章 ——讲述
    “这么说来,你是被组织里的人下药所以才会变成这样咯?”灰原哀靠在墙上说道。

    “你呢?”千羽耸肩,问道。

    “当然是来找你的啊。”灰原哀淡淡道。

    “哈?”千羽懵逼。

    “你在那场火灾中失踪之后,组织在警局和消防局两边的名单里都没有找到你的名字,也没有在你的工作点找到你的尸体,”灰原哀说道。“所以组织已经把你列为了失踪人员,并且视为叛徒。认为你是在指引警察到那里端了组织的老窝,然后接受了FBI的秘密保护。”

    “什么?”千羽讶然。“他们说我和FBI勾结?”

    FBI和组织处于敌对状态这件事他很清楚,之前就有一个FBI探员混进了组织,而且还获得了很高的地位——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那个人应该叫做诸星大,在组织里的名字叫Rye。

    “对啊,”灰原哀点头。“但我意识到了你可能还活着,而且变小了。”

    “你怎么会知道?”千羽从刚才到现在就始终是一脸惊讶的表情。

    “因为我是隶属于药物研发部门的,”灰原哀的表情微微带笑,看着千羽。“在你失踪之前刚刚给核心人员派发下去的新式自尽药物APTX-4869就是我的作品。而在我之前进行的鼠体实验中,曾经出现过注射了APTX-4869之后变小的老鼠。所以在你失踪之后,我得出了一个有趣的可能性——冰酒或许已经像那只老鼠一样变小了。”

    “那你为什么要变小?”千羽问道。“或者说,你为什么会变小?”

    “因为我想出来放松一段时间,”灰原哀回答道。

    “哈?”千羽再次懵逼。

    “每天的药物研发工作很麻烦的,日复一日的实验和对照,近乎枚举一般地微调药物剂量,”灰原哀耸肩。“所以我出来放松一下。”

    “那你是怎么找到我家的?”千羽问道。

    “保密。。。总之呢,我想跟你做个交易,”灰原哀走向千羽。“我不会告诉组织里的人你在这里,而你也不准向你在组织里的那些好友透露我的身份——如果你敢这样做,使我被带回去的话,我就向前来逮捕我的督查人员告知你的身份——那些家伙肯定不介意把你抓回去严加审讯。”

    “额。。。”千羽的嘴角抽了抽。

    督查部门。。。这个部门他曾经有所耳闻。。。是组织里专门负责清理叛徒并惩处违规者的部门——根据伏特加之前的说法,琴酒也是督察部门的领导人之一。。。这个部门的审问以残暴而高效而闻名,组织中人几乎对此谈之色变。

    “你接受这个交易吗?”来到千羽面前,灰原哀歪了歪头,用略带笑意的表情看着千羽。“相信我,这个交易对大家都好。”

    “如果我不做这个交易呢?”千羽的表情突然变得同样微妙。

    “我手里有枪,你说呢?”灰原哀微微错愕,但随后却仍旧很淡定地说道。

    在她面前,千羽坐在扶手椅上,两条腿向扶手椅下方收回,右臂则一半倚在扶手椅的扶手上——端着无痕伞的右手自手腕以下全部悬空在扶手椅的扶手之外。

    在灰原哀反应过来之前,千羽的重心立刻前移,随后原本收在扶手椅下的双腿骤然发力,千羽整个人便从扶手椅上跃起。

    “!!!”灰原哀似乎忘了自己的衣兜里还有枪,正准备向一旁躲闪,却骤然停顿了下来。

    无痕伞的伞尖停在了灰原哀的喉咙前——虽然没有摘下保护套,但是如果真的戳中,仍旧足以伤到灰原哀。

    “你真的以为我信了你的假话吗?”千羽悠悠然道。“友情提示,你衣兜上的那个凸起太圆润了——与其说是枪口,我觉得那更像是指尖。”

    灰原哀衣兜里的突起颤抖了一下。

    “你是要让我回答你之前的问题吗?没问题。”千羽微微眯起眼睛,冷冷道。

    灰原哀的表情已经从形势逆转时的失措重新变成了随时准备赴死的决绝,随后她便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我接受这个交易。”带着一丝笑意的声音从她的耳边传来。

    “哈?”灰原哀错愕地睁开了眼睛,却发现千羽已经放下了无痕伞,面带微笑地看着她。

    “那么紧张干什么?”千羽看着她错愕的表情,笑道。“难道只允许你吓我,不准我吓你一下吗?”

    “咕噜噜——”灰原哀随着突兀的声响而露出了有些尴尬的表情。

    “饿了吗?”千羽将无痕伞扔到了不远处的沙发上,声音已经重新变得柔和起来。“我好像还没有做晚餐呢。。。你要吃什么?”

    “。。。”灰原哀犹豫了片刻之后才说道。“我记得你之前买了宇都宫速冻饺子吧?那就吃饺子饭吧。。。”(日本的饺子不是主食,而是一道菜,其本身味道较重,而且皮仅仅起到包住肉馅的作用。日式吃法是饺子配饭。。。)

    。。。

    千羽非常愉快地做着饭。

    在灰原哀的身份明了之后,他就没什么可以害怕的了。

    千羽之所以会对灰原哀的身份起疑,就是因为之前在西多摩双塔大楼的那台预测长相的机器给出了令他惊讶的答案。

    灰原哀十年后的照片上的相貌虽然乍看起来不像他来自组织的国中同学,但经过完全遵循唯物主义的辅助单元却给出了完全不同的答案——除了个别器官有极少数极为微妙而令人印象大变的不同之外,两者几乎一模一样。

    那个时候他最担心的就是灰原哀是FBI安插在组织里的间谍的手下,而FBI已经知道了他的所在,不抓捕自己只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

    不过现在这个担忧已经解除了——灰原哀知道千羽已经遭到暗算,和组织失去了联系,所以不可能放长线钓大鱼,如果她是FBI的人的话他早就该被逮捕拉去审讯了。

    就在千羽将烹饪饺子的锅取出来的时候,电话响了。

    “这里是橘宅,”千羽接起电话。“请问是哪位?”

    “是我,星野枫。”对面如此自报家门道。

    “有什么事吗?”千羽问道。

    “我准备去你们家坐坐,然后说点事情。”星野枫回答道。

    “现在快九点了吧?”千羽看了一眼表。“你现在在的地方离我们这里很近吗?”

    “很远,但没办法,对你和灰原小姐来讲,我要说的是很要紧的正事。”星野枫的语气很认真。“要不然我就在电话里跟你讲了。我大概一个小时之后抵达——对了,饺子饭给我留一份。”

    星野枫挂断电话之后,千羽愣了片刻。

    这家伙是怎么知道我这里在煮饺子饭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