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柯南之机械师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心脏病、贝尔摩德
    几分钟后,保安才将人群清理开来,而千羽和柯南则借着身形矮小的优势从人缝里钻到了最靠近尾藤的地方。

    死者被游戏机的束缚装置固定在了座位上面,双臂一改正常姿势、手心向上,头部冒汗。具体死因不明,身上没有明显外伤,看起来是死于非物理因素。

    病理死亡?毒理死亡?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警视厅正在侦办刑事案件,请大家保持距离!”

    带队来这里查案的是目暮警官。

    “死者尾藤贤吾先生,今年21岁,待业人士,多数人表示其品行不良,经常混迹在这里。”

    “换言之,他在这里树敌很多咯?”目暮警官沉思道。

    “另外,根据调查结果显示,死者尾藤贤吾是在游戏中突然去世的。”

    “这是真的吗?”目暮警官看着高木警官呈上来的笔录,惊讶道。“死者是在游戏中突然死亡的?”

    “是的,”高木点头。“大家都表示他是在和另一位志水高保先生的激烈对决中突然死亡的。”

    “志水高保?”目暮警官问道。“他在哪里?”

    “我在这里,”之前那个深色西服男子走了出来。“他确实是在游戏中突然去世的,本来我因为一个失误的关系处于下风,但他却突然不动了,我才找到机会打赢了他。等他的支持者们去看为什么他不攻击的时候,才发现他已经出事了。”

    “话说,这个人怎么会这幅打扮?”目暮警官突然看着尾藤身上的游戏机束缚装置,说道。“怎么看都像是在拍科幻片的样子啊?”

    “因为这个是最新式的体感格斗游戏,所以需要这些部件来反馈被打击之后的体感啦。。。”志水高保解释道。“被打一拳之后对应部位的装置就会将被击打的感觉传递到玩家身上。”

    “啊?”目暮警官讶然。“难道说,他是因为被击打的程度国重,最终导致活活被打死?”

    “不会不会!”志水高保连忙说道。“这个的打击感相当形式化,充其量只不过是相当于用指头弹额头的程度而已。”

    就在此时,目暮警官的电话响了。

    “看起来是楼下移动验尸车的结果出来了啊,”目暮警官看了一眼发送人之后说道。“唔。。。简易毒理检验之后没有找到毒物,而心脏解剖出现了心肌纤维形状波浪化的症状,怀疑死者死于心脏病突发。”

    。。。奶茶店。

    “。。。”灰原哀喝着一杯奶茶,却看见一位穿着奶茶店制服的小哥端着一个被红色丝带裹得严严实实的小瓶子走了过来。“?”

    “刚才有一位女士让我把这个小瓶子交给你,”小哥半跪在灰原哀的面前,和颜悦色道。“她吩咐我要把这瓶酒送给你。”

    “谁送给我的?”灰原哀接过小酒瓶,疑惑道。

    “她只是说、希望你能度过愉快的一天。”小哥摇了摇头,轻声说道,随后便闪身进了奶茶店的男卫生间。

    灰原哀挑了挑眉,将小酒瓶上的红色丝带拆开,然后——

    灰原哀本来打算从外观上辨认酒的品种的目光停在了红色丝带上。“!!!”

    灰原哀的瞳孔骤然收缩,立刻起身来、看向了男卫生间的方向。

    “出什么了事情吗,灰原同学?”光彦好奇道。

    “。。。”灰原哀看向光彦的目光犹豫了片刻,但还是说道。“光彦同学,你帮我去男卫生间里将刚才那个服务生小哥叫出来。”

    “好的。”光彦点了点头,走到卫生间那边,和一个年轻人擦肩而过之后便走进了卫生间。

    二十秒之后,光彦抱着一身奶茶店制服一脸茫然地走了出来。“灰原同学。。。”

    “怎么回事?”灰原哀快步走到光彦面前,问道。“人呢?”

    “里面没有人,”光彦一脸茫然地解释着。“只有这一身制服。”

    “。。。”灰原哀的脸色有些苍白。“知道了。。。”随后,她便快步走出了奶茶店,将仍旧一脸懵逼的光彦抛在了身后。

    藤原喝了一口奶茶,静静地看着灰原哀离去的背影。

    “?”就在此时,千羽随意向游戏厅外看了一眼,却发现灰原哀正一脸慌乱地走出奶茶店。

    “灰原?”柯南也看向了这边,困惑道。

    “我去看看。”千羽抛下这一句话便同样匆匆走出了游戏厅。

    。。。

    “怎么回事?”千羽快步赶上灰原哀,焦急道。“你怎么这么慌张?”

    当灰原哀转过身来时,千羽的眉头紧锁了起来。

    他在灰原哀的脸上读到了惊惶。

    “怎么了?”千羽再次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他的目光落在了灰原哀双手上的小酒瓶和红色丝带。

    红色丝带上写着一段话,虽然因为灰原哀拿着红色丝带的姿势使得文字反面向下,但千羽还是能够分辨出来一部分没有被灰原哀的手遮盖住的内容。

    没有被遮盖住的内容的字号分为两种,一种是句子用的同一字号,而另一种更大的字号只写了一个单词。

    “Vermouth(味美思),”千羽将这个单词读了出来。“贝尔摩德(be-ru-mo-tto)。。。”

    灰原哀的身体颤了一下。

    “这个贝尔摩德是我知道的那个贝尔摩德吗?”千羽沉声道。

    “。。。”灰原哀的脸色更加苍白了。

    “跟我回家,”千羽说道。“回去再说。”

    “太危险了,”灰原哀摇头。“会连累你的。”

    “不会有事的。”

    “那可是贝尔摩德!”灰原哀说完,正打算再次转身离开,但她的脸上却在下一刻带上了惊愕的表情。

    千羽的双手按在了灰原哀的两边肩头上、限制着灰原使她无法转身离开,双眼盯着灰原哀。“我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好你,就算正面对抗她和她的手下不一定有优势,我至少也能保证你——你和我——没有任何生命危险。我有这个自信,你对我有信心吗?”

    灰原哀呆呆地看着表情无比坚毅的千羽,眼眶变得有些泛红。随后,她突然扑进了千羽的怀里。

    “谢谢你。。。”灰原哀的声音已经掺上了哭腔。“谢谢你。。。”

    “我在这里,”千羽的表情柔和了下来,搂住了灰原哀、轻声道。“我会、也能一直保护好你。”

    ————————作者的话的分割线

    Vermouth是味美思,而苦艾酒是Absinthe,苦艾酒是当初翻译组对Vermouth的误译。二者的材料虽然都由苦艾相关物,但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酒类。(事实上,苦艾酒在欧美各国都于1910年及随后一段时间颁布了苦艾酒禁令,直到8、90年代才解除了禁令——美国至今也没有解禁。但在1994年的时候还根本没有办法将苦艾酒恢复到1910年的巅峰期水准——知道2010年左右才有一家法国酿酒厂成功做到了这点。)

    本文对Vermouth的翻译统一设定为味美思而非苦艾酒,而音译没有问题、仍为贝尔摩德。

    另外,关于尾藤的死因我会在下一章说明(请允许我这个手残用这个东西来凑凑字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