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柯南之机械师 > 第二百三十二章 ——急救
    下午,千羽正在给无痕伞制作备用的箭矢,却突然听到了电话声。

    “千羽吗?”星野枫的声音传来,听起来非常虚弱。“开一下你家后门。。。后门。。。”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千羽正在发愣,却看见工作台旁边的板子上的一个灯亮了起来。

    这个灯是和后门处的一个红外感应系统接驳的——难道星野枫的意思是他在后门?

    千羽连忙来到后门,从门上的光学猫眼看向后院铁门,只见星野枫正以跪姿抵在铁门上。

    他怎么在这里?前门没有锁啊,为什么他不去前门?

    “星野?”千羽连忙打开后门,飞奔过去。“你怎么了?”

    星野枫没有回应他。

    千羽摸了一下星野枫的鼻子、确认他还有呼吸之后立刻打开铁门,将星野枫拖进了屋里。

    千羽从来没见过处于这种状态下的星野枫——其实这个名词改为“人类”也完全成立——所以他选择求助外援。

    “你家里有没有血压计?”格里高利双腿架在桌子上、半躺在扶手椅上说道。“量一下。”

    一分钟之后,千羽量出了60/40的示数——70是收缩压,40是舒张压,两个数值都远远低于正常值、甚至同样远远低于正常的低血压数值。

    “你的朋友之前有没有低血压病史?”格里高利哼了一声,继续问道。“有没有和血管有关的疾病?发病状态是怎么样的?”

    “据我所知都没有,发病状态不明,但应该是走路中突然不适。”

    “你之前从米花中央医院买的豪华家庭医疗药盒里的正肾上腺素(现在被称为去甲肾上腺素。)没消耗完吧?”

    “没有消耗过。”

    “我教给你的注射技巧还记得吗?”

    “额。。。”千羽汗颜。“记得。。。”

    前一段时间,千羽去复查在武田信玄宝藏案中受的枪伤的时候,被护士人手不够的格里高利拉去顶班,顺便学了无痛注射——代价是一个犯了错的护士身上的几个针眼和一顿甜点的费用。

    “给他一针正肾上腺素,记得加上生理盐水稀释到10毫升,”格里高利的声音放松了下来。“低血压而已,而且很大概率是嗑抗抑郁药过多导致的。”

    “抗抑郁药?”千羽一边去拿家庭医疗药盒,一边皱着眉头确认道。“你是说他服用抗抑郁药物?”

    “还有可能是镇静剂或者降压药,”格里高利悠悠道。“但镇静剂一般人接触不到,而降压药也不是没有血管相关疾病——心脏病——的人会吃的。考虑到现在日本经济这么低迷,抗抑郁药不是一个很合理的解释吗?”

    “额。。。那个,我确认一下。。。”千羽提着药盒来到格里高利身边,看着药箱里的肾上腺素药瓶突然懵了一下。“是肾上腺素还是去甲肾上腺素?”

    “去甲肾上腺素!”格里高利的声音突然严厉了起来。“打肾上腺素会强化β受体的作用,导致血压更低,那会杀了他的!”

    “明白了,”千羽打开免提模式,取出一副塑胶手套,之后取出了一个去甲肾上腺素筒和一个生理盐水筒。“肾上腺素的药理是同时激活α和β受体,但由于药物导致的对α受体的阻滞,所以肾上腺素会主要激活β受体——这会导致血管舒张并进一步降低血压。因此必须使用主要激活α受体并阻滞β受体的的去甲肾上腺素来单独刺激α受体。”

    将去甲肾上腺素和生理盐水塞进推进塞末端有一根钝针的一次性针筒,再将新的一次性针头组安装在针筒上,这样一个可以用的去甲肾上腺素注射工具就安装完毕了。

    “听起来已经配好了,”格里高利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你还记得为什么针筒的推进器有这么长吧?”

    “为了扎破塑料筒,方便里面的药物混合,”这样说着,千羽将针筒向下推,钝针立刻刺穿了生理盐水筒和去甲肾上腺素筒,两种液体立刻混合了起来。“静脉低速推射,夹角30度,针头刺入三分之二——哦!”

    千羽突然拿起药箱里面的酒精瓶,在星野枫的手背上喷了几下。“我刚才差点忘记消毒了。。。”

    消完毒之后,千羽抓起了星野枫的手,没费多大功夫便找到了手背上的静脉。“找到了。。。”

    针头在酒精覆盖着的区域准确地刺入了静脉,将药物缓缓注入了星野枫的静脉当中——虽然说是缓缓,但也早已经超过了去甲肾上腺素最常用的静脉滴注的速度,直接注射只是为了确保星野枫性命无忧。

    “好了,这针应该能坚持到救护车赶过来,”格里高利的声音重新悠悠然了起来。“把房门打开,这样医护人员来的时候更方便直接搬人上车。”

    说完,电话就挂断了。

    当千羽将房门和铁门一起打开并走回来的时候,他发现星野枫已经睁开了眼睛。

    “看起来我还活着。。。”星野枫虚弱道。

    “你现在还活着主要是因为我这里还有去甲肾上腺素可以打,”千羽皱眉道。“等救护车来你基本就安全了。”

    “多亏你救了我一命。。。”星野枫苦笑。

    “话说,你在吃抗抑郁药吗?”千羽突然想起了之前格里高利说过的话,问道。

    “没有啊!”星野枫愕然。

    “你的血压是60/40,”千羽将之前血压计上的结果展示给星野枫看。“这显然不正常。”

    “我之前被猎物摆了一道。。。”星野枫无奈地摇了摇头。“大意了,那家伙递给我的茶里面很可能下了大剂量的镇静剂,我开车回家的路上就感觉不对劲了,拼尽全力才赶到你这里。。。”

    “递给你的茶?”千羽挑眉。“你们的关系好到这种程度,你却要猎杀他?你执行的不会是督察组的任务吧?”

    “不是,”星野枫摇头。“是在帮灰原哀处理身份问题的时候出了点麻烦,那个本来和我井水不犯河水的家伙摆了我一道。”

    就在此时,电话再次响起——拨打者是灰原哀。

    刚接通电话,灰原哀焦急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千羽,原先生被杀了!”

    远方,救护车的声音响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