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9章 男女朋友?
    宋渺渺退后了一步,低了头。

    钟秀君听到动静,过来看了一眼,见着来人,有些惊讶,“老三,你怎么来了?”

    傅竞舟的目光从她身上收回,侧身从她跟前走过,进了屋子。

    “正好到这边办事,听说您过来了,恰好咱们住同一个酒店,就过来看看,怎么样?”

    说到这个,钟秀君就来气,指了指餐桌上的鉴定报告,说:“你自己瞧。”

    其实不用看也知道结果,若那孩子真是傅家的血脉,钟秀君绝不会是现在的样子。

    宋渺渺紧了紧拳头,一步走到傅竞舟的面前,说:“这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算算她的出生年月,你自己好好回忆一下当年的事,我就不信你会不清楚!”

    傅竞舟拿起那份鉴定报告,修长的手指翻动着页面,似乎看的很仔细。

    “我记得再清楚,也没有这份报告来的清楚。这份报告清楚的说明,我跟宋恬没有任何关系。”他抬起眼帘,墨色的眸子,静静的望着她,说:“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宋渺渺张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看看他,又看看他手里那份可恶的鉴定报告。

    不由分说,一把将那几张纸抢了过来,撕了个粉碎,“一定是你们做了手脚!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

    她像是疯了一样,将碎纸往上一掷,碎纸片纷纷落下。她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睛,“傅竞舟,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不可以侮辱我!当年,我从来都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这个孩子,百分之一百是你的!”

    钟秀君气不过,一步上前,指着她的鼻子,说:“我看你是没钱花,随便找了个孩子过来,又想骗钱是不是?”

    “我没有!”她尖叫,百口莫辩的感觉,实在是糟糕透了。

    当年离开的时候,她确实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了,而两个月之前,她跟傅竞舟有过一次很激烈的床事,这些她记得清清楚楚,那天他喝醉了,一回来就又亲又抱,像变了个人似得。什么也不说,只不停的吻她,拉着她进浴室,又从浴室出来,抵在窗户上,又从窗户上滚到床上。

    变着花样,换着姿势,来了一次又一次。

    与他结婚三年,她还是第一次感觉到他这般热情,床事不再像是例行公事。

    她昂着头,挺着胸,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眼眶微微泛红。

    “如果我要用孩子来骗你们,我根本就不会等到今天!我早就可以来骗你们了!而且也根本就不会用这种方式!”她往前走了一步,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他的胸口,“傅竞舟,我如果我只是骗钱,那么你睡了我两次,这笔账要怎么算?这事儿,我要是告诉沈悦桐,我看你要怎么解释!”

    她咬牙切齿,额头青筋凸起。

    傅竞舟依旧淡定如初,反倒是一旁的钟秀君不淡定了,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你还要不要脸!”

    宋渺渺梗着脖子,一动不动,只下意识的闭了一下眼睛,“是我不要脸,还是你儿子不要脸!”

    “怎么?我没给你钱吗?我怎么记得我当时已经给你钱了。”钟秀君还要说,傅竞舟快一步,将人拉了回来。他从口袋里拿出了帕子,走到她的跟前,帮她一点一点擦掉了脸上的茶渍,说:“我做生意,从来不会让人白白付出。”

    宋渺渺的唇抖了抖,脸色白了几分。

    “狗急跳墙我见过,但像你这样的,我倒是第一次见。”他握住她的手,将帕子塞进了她的手心里,“我们已经仁至义尽,是你自己不争气。不管那个生病的孩子是谁,我会出钱给她治病,就当是日行一善。劝你,别利用孩子。”

    “这样利用一个病孩子,你良心过意的去吗?这孩子别是哪儿拐来的。”

    宋渺渺瞠目,本想辩解,可话到了嘴边,终究还是给咽了下去。她现在说再多都没有,已经被判死刑的人,说什么都没用。

    她兀自点头,“傅竞舟,你晚上睡觉的时候,请捂着自己的良心,好好的想一想。你想看着自己的女儿死,我不介意,总归我现在活着只为一个孩子,孩子没了,我也就没有活下去的想法了。”

    “当然,我的生死你一定不会在乎,我只希望你可以好好想一想。”

    傅竞舟笑,丝毫不为所动,“等你能解释这份鉴定报告的时候,我一定全力以赴救我的女儿。”

    ……

    宋渺渺走出酒店的时候,太阳已经西落,看着街上来往的车辆,她要去对边坐公车。

    她走在斑马线上,行至一半,突然停下了脚步,一动不动。

    一辆红色刺目的马自达,飞驰而来,她缓缓侧头,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忽然横插过来,挡在了她的面前,砰地一声巨响,两车重重撞在一起。

    幸好车身重,马自达刹车及时,虽然撞上,但商务车纹丝不动,宋渺渺完好无事。

    她吓了一跳,呆呆的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回神。

    直到坐在后座的人,从车上下来,夕阳余晖十分刺目,她有些睁不开眼睛,看不清来人的脸,只有一个轮廓,但只一个轮廓,她也能辨出他是谁。

    “这就不想活了?”他的声音依旧清冷,即便在这样一场严重的车祸面前,他依旧面不改色。

    宋渺渺现在想起来,才开始后怕起来,她双腿一软,直接靠在了他的身上,双手牢牢揪住他的衣服,不让自己瘫坐在地上。她用力吞了口口水,抬眸看了他一眼,笑了笑,说:“你还管我的死活?”

    “我们之间还有很多笔账没有算清楚,现在还不是你死的时候。”

    他双手插在口袋里,垂眸看着她。

    “能不能给我你的一根头发,我想再做一次亲子鉴定。”她依旧不死心,“如果这一次,还是一样,我就放弃,好不好?我求你了。”

    两人对视数秒,傅竞舟低笑一声,一把将她从身上推开,“不能。”

    傅竞舟的助理正跟马自达车主交涉,本就是他们突然横插过来,人家本就好好的在正道上开着车,他们突然出来,人都给吓死了,更何况还是女司机,这会都吓哭了。

    不管怎么说怎么劝,给多少钱,人家都要叫警察。

    助理过来,跟傅竞舟耳语了几句,他不由皱了一下眉。

    宋渺渺隐约听到是这边一时脱不开身,得另外叫车。

    “我带你,这里我比较熟悉,免得你被别人坑。我会开车,这里附近就有借车的地方。”

    傅竞舟侧目看了她一眼,讥笑道:“还有比你更坑的?”

    “我不会,你在丰城的这几天,我给你当跑腿。这一次我免费给你服务,就换你一根头发。”她一脸真诚。

    助理方斯淼准备打电话,傅竞舟做了个制止的手势,“不用打了,有免费的为什么不用。”

    宋渺渺心中一喜,说:“那你跟我走,就几分钟的路程,你要是不愿走,你在这里等我。”

    “你放心?”

    宋渺渺当即想了起来,立刻走到了他的身侧,“那还是麻烦你跟我走几分钟吧。”

    十分钟后,他们在租车点租了一辆奔驰,宋渺渺坐在车上,有点手忙脚乱。

    傅竞舟坐在后面,静静的看了她一分钟,“你确定你会?我记得你以前不会开车,连坐车都一定要坐在驾驶室背后。”

    “我会,真的会,我已经学会了。”

    “那你现在在做什么?”

    “你别怕。”她刚说完这句话,车子就突然启动,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傅竞舟说:“我很怕。”

    宋渺渺像是没听见一般,自顾自的问:“你去哪儿?”

    “先找个地方吃饭。”

    她整个人坐得笔直,身子微微往前倾,一脸严肃。车子慢慢动了起来,以蜗牛的速度上了马路,并继续用蜗牛的速度行驶在马路上。

    宋渺渺大概用了一个小时,到了餐厅。

    一家有点档次的中餐厅,她不知道好不好吃,就知道这里比较贵,她以前在这里打过工,在后厨洗碗。

    她不太会停车,停了半天,傅竞舟的耐心终于被磨光,“停车,我来。”

    这一回,她倒是没有逞能,立刻停车,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他三两下就将车子倒进了停车位,两人一道进了餐厅,要了个小包。

    服务生进来点菜的时候,见着端坐在位置上的宋渺渺,脸上一喜,“渺渺,你来这里吃饭啊!”

    这个服务生之前追求过她,或者说,到现在也一直还在追求她。虽然她辞职已经有半年了,可他还是时不时的给她打电话,发短信,偶尔还会送点好吃的去她家里。

    宋渺渺感激不尽,也有点不好意思。

    她微微一笑,“是啊。”

    “对了,前几天我妹妹买了套衣服,她试了试不喜欢,我就要过来了。我看你穿起来一定好看,今个原本打算下班去你家找你,这会碰上正好,一会我把衣服给你。”他一边说,一边将菜单放在了桌上。

    宋渺渺低低的咳嗽了一声,小声说:“先招呼客人。”

    “对,是你朋友……”他转头,看到傅竞舟,当即噎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傅竞舟神色如常,翻着菜单,说:“你们这里的服务生都那么不专业么?”

    “我们是朋友。”宋渺渺急忙解释,怕他投诉。

    “男女朋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