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10章 绿帽子
    “男女朋友?”

    宋渺渺刚想开口否认,傅竞舟却已经开始报菜名点菜,似乎并不是认真的询问,只是随后一问,至于答案如何,他并没有兴趣知道。

    她自觉闭上了嘴巴,并用眼神示意了旁边的吴昊,让他不要再多言。

    吴昊暗暗的冲着她比了个OK的手势,微笑着点了点头。

    等傅竞舟点完菜,吴昊就拿着菜单出去了,包间的门关上。他捏住茶杯,转了一圈,才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说:“你的品味是越来越差了,好歹以前是个千金小姐,就这么自降身价?”

    宋渺渺低着头,并不理会他话里的讽刺,说:“我去车里等你。”

    “不爱听?”

    “不是。”

    “准备出去跟你的小男朋友亲热?”

    宋渺渺抬起眼帘,定定的看着他,“你好像很在意这个。”

    傅竞舟嘲讽一笑,收回了视线。

    宋渺渺起身,还没从座位上走开。

    他将茶杯不轻不重的放在桌上,发出一丝轻微的响动,却足以让宋渺渺停下动作。

    她不动,只静等他的吩咐。

    他指了一下门口,“站在门边端菜。”

    “好。”她现在对他是千依百顺。

    过来上菜的还是吴昊,当然也是他主动请缨,就是想多看宋渺渺几眼,顺便探探她跟那看起来矜贵的男人是个什么关系,他们之间看起来很不一般。

    每次上菜,他都会跟她说两句悄悄话,包间不大,里面很安静,由此他们的对话,傅竞舟都听的一清二楚。

    这服务员对她还真是关切的很。

    最后一碗菜,吴昊递给宋渺渺,小声的说:“我晚上上你家一趟,有东西给你和小恬。”

    他说完,就直接走开了,压根没有给宋渺渺拒绝的机会,一边走还一边回头看她一眼,说:“我一定会去。”

    这人一溜小跑,很快就没了影子。

    宋渺渺的话到了喉咙口,还是给吞了回去。

    她关上门,将最后一盘菜端上。

    傅竞舟拿着筷子,慢条斯理的品尝着这里的菜色,笑道:“你故意带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见他?”

    “没有,我跟他没什么关系,以前是同事,现在算是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晚上还去你家?”

    宋渺渺垂着眼帘,“住的近,有时候他会帮我一些忙。”

    “你要说你跟餐厅老板有一腿,我还能理解你现在的行为。”他放下筷子,喝了一口茶,去去嘴里的味道,对他来说这家的菜有点重口,并不合他的胃口。他拿了纸巾擦了擦嘴,起身,将纸巾放在一侧,“不合胃口,走吧。”

    “可是……”她顿了顿,当即转了话锋,“那我能打包么?”

    “可以啊,叫你的服务生男朋友过来打包就是。”

    宋渺渺看着这一桌,没怎么动过的菜,挺开心的,可以拿去医院给小恬吃。

    她叫人过来把饭菜全部打包,然后让服务员跟吴昊说一声,今晚她不回家,就匆匆的出了餐厅。

    傅竞舟站在车子边上抽烟,外面开始下起了小雨,这天气也真是怪的很,白天还是阳光明媚,晚上却变了天,开始下雨了。他远远看着她提着打包袋子,从餐厅里出来,急匆匆的往这边跑。哪儿还有一点点曾经那矜贵傲娇的样子。

    他将烟头弄灭,丢进了垃圾桶,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宋渺渺一路小跑,拉开车门坐了进去,雨势瞬间就大了起来。她有点担心小恬,她今天出来的时候,说是要跟她一块吃晚餐的。

    “那个,我能不能先去一趟医院?”雷声轰轰,她回头看了傅竞舟一眼,小声询问。

    大雨倾盆而下,雨水打在车身上,发出噼啪的声响。

    宋渺渺怕他没有听清,又说了一遍。

    “你说呢?”他反问。

    话音未落,傅竞舟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来电是钟秀君。

    他接起电话,“妈。”

    “在忙吗?”

    傅竞舟抬起眼帘,看了宋渺渺一眼,她已经转回身,保持安静。

    “嗯,有事?”他说。

    “哦,没什么事,就是想问问你是不是在忙,要是不忙的话,就想你回来,陪我一起吃晚餐。”钟秀君站在窗户边上,雨下的很大,雨点打在落地窗上,笑说:“不要紧,你忙你的。我已经让人给我订好机票了,我明天就回去,你呢?”

    “我还要过几天,这里的事儿还没办完。”

    钟秀君兀自点头,神色有些犹豫,傍晚在酒店附近出的那场车祸,她恰好看到整个经过,她也亲眼看到傅竞舟跟着宋渺渺离开,“老三,你别嫌我唠叨,亲子鉴定是我亲自拿起鉴定中心找最权威的医生做的。一定不会有错,你……你别被宋渺渺表现出来的假象给骗了。”

    “妈,你放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儿子,你实话告诉我,你对宋渺渺是不是……”

    钟秀君的话还没说完,傅竞舟就出声打断,“妈,你不要多想,我现在忙,先挂了。”

    “哎,哎,好吧。”

    话音落下,傅竞舟就挂断了电话。

    他说:“去医院。”

    宋渺渺心中一喜,透过车前镜看了他一眼,说了声谢谢。

    ……

    傅竞舟没进医院,只给她十分钟的时间。

    宋渺渺包着打包来的饭菜,一路狂奔进了医院。小恬等了她很久,护士阿姨拿来的饭菜,她一口也没吃,就说要等妈妈来。

    她是个听话的孩子,知道妈妈一天要打很多分工,家里的开销很大,却只有她一个人赚钱,所以不管等多久,她都不会闹脾气。宋渺渺一出现,她就从被窝里窜了出来,永远挂着甜甜的笑容。

    宋渺渺时间不多,怀里的饭菜还都是热乎乎的,她放下小桌板,将饭菜一一放在小桌上,将筷子拿给她,说:“小恬乖,我叫护士阿姨过来陪你一块吃,妈妈还有事,这就要走。如果外面打雷害怕,就跟护士阿姨说,知道吗?”

    小恬眼里带着一点点泪光,但还是用力的点头,拍拍宋渺渺的头,说:“妈妈你放心去吧,我自己可以的,今天的饭菜好棒!我没有白等。”

    “那我先走了。”宋渺渺坐在床边,摸摸她的头,心里有些难受。

    小恬拉了一下宋渺渺的手,“妈妈,你稍微等一下。”

    她从旁边抽了两张纸巾,跪坐在床上,小心翼翼的给宋渺渺擦掉头上脸上的雨水,说:“妈妈不要着凉了。”

    宋渺渺想到那份亲子鉴定,心里沉甸甸的,她究竟要用什么办法,才能救她的女儿。她轻轻握住她的手,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说:“知道了,妈妈不会生病的。”

    “嗯。”

    宋渺渺出了病房,找了相熟的护士阿姨过来,在门口逗留了一会,就离开了。她站在医院门口,车子停的有些远,雨下的很大,她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冲了出去,跑了没几步,就看到一个男人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朝她走来。

    她双手抱着脑袋,不由停下了脚步,看着他慢慢走近。

    雨伞的尖,堪堪落在她的头顶,雨水顺着伞架滑落下来,全部落在了她的头顶,还真是停的恰到好处。

    “你哪儿来的伞?”

    傅竞舟说:“车上有。”

    宋渺渺往前走了一步,将脑袋凑到伞下,“你下来做什么?”

    “带我去看看那个孩子。”

    宋渺渺看着他,眼底慢慢浮现出一丝期许,他说:“既然要资助她看病,我总要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有病,我还得仔细查查,这孩子是不是你拐来的。”

    宋渺渺刚想笑,又被他这话给打回了原位。

    她默不作声,转身带着他进了医院,她只在雨里站了一会,身上就湿透了,她脱下了外套,里面是一件衬衣,胸口湿了一大片,里面的风光若隐若现。她又弄了一下头发,半点不拘小节,用外套擦了一把脸。

    傅竞舟用余光瞥了她一眼,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块格子帕子,递了过去。

    宋渺渺伸手推了回去,说:“不用。”

    傅竞舟直接避开了她的手,将帕子塞在了她的领口上。许是因为曾经是夫妻的关系,他如此举动,宋渺渺丝毫没有躲避,直到他收回手,她才反应过来,这样的举止有多不合适。

    她拿下了塞在领口上的帕子,擦了擦脸,就把帕子塞进了口袋里。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只一个动作,气氛就略微变得有些不同,电梯里的温度似乎高了许多。

    电梯在六楼停下,宋渺渺先一步出了电梯,无声的走在前面。

    行至病房门口,她先往里看了一眼,小恬真乖乖的自己吃着饭。护士阿姨就在旁边陪着她。

    片刻,她才退到一旁,说:“里面就小恬一个孩子,她正在吃饭。”

    傅竞舟透过门上的小窗户,往里看了一眼,小恬正张大嘴巴,往嘴里扒饭。吃饭的样子很香,倒是跟她妈妈不太一样。

    犹记得,宋渺渺以前是个很挑食的人,吃饭很慢,举手投足都很有规矩。

    一张小脸略胖,倒是看不出是个病孩子。

    宋渺渺忍不住在旁边说:“她是个很听话的小孩,从小就让人特别省心,从没得过什么大病,连感冒发烧都很少。不是万不得已,我真的不会去找你。”

    “然而,孩子不是我的。”他的目光变冷,“你来,是想告诉我,当年你还给我戴了绿帽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