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11章 偷上瘾了?
    宋渺渺没有说话,她只是面对着墙壁,肩膀轻微的颤动着,似是在隐忍着什么。

    她的信用早就已经破产了,再加上那份鉴定报告,谁会相信她?说再多,都不如一张纸上的证明。

    在今天之前,她心里还有一丝希望,可到了现在,有那么一瞬间,连她自己都想要放弃了。

    她微微仰起头,抬手抹掉了脸上的眼泪,可不知怎么越擦越多,止都止不住。傅竞舟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她一低头,脖子后面那颗痣,清晰的落入他的眼中。

    这颗痣不大,却格外的圆。

    他擦在口袋里的手微微紧了紧,可脸上的表情依旧没有丝毫变化。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淡淡开口,“我饿了。”

    宋渺渺迅速擦掉脸上的眼泪,应了一声,“走吧。”

    她低着头,跟在他的身后。

    外面依旧风雨大作,宋渺渺正准备拉开驾驶室的门,傅竞舟却扣住了她的手腕。

    她转头,“怎么?”

    “我惜命。”说完,就将她拉到一旁,将手里的雨伞塞进了她的手心里,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宋渺渺举着伞,站在车子边上,不知道该不该上去。

    片刻,车窗降下,傅竞舟侧目看了她一眼,微蹙着眉头,说:“还不上车?”

    她刚要拉开后座的门,他又开口,“你坐后面谁给我指路?”

    “噢。”她用最快的速度上了车,将雨伞放在脚边,伞上的水珠,一点一点滑落,落在她的裤子上。

    傅竞舟只淡淡瞥了一眼,什么也没说,启动了车子,很快就驶离了医院。

    这一晚,傅竞舟只吃了一顿饭,并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儿。

    宋渺渺将他送到酒店门口,收了雨伞,将伞递给了他,问:“明天几点?”

    “跟我上来。”

    “啊?”宋渺渺愣了一下,不明白他的用意。

    他头也不回的往里头,宋渺渺不疑有他,迅速的跟了上去。刚才一路过来,她替他撑伞的时候,半个身子全在外面。湿透的衣服,犹如透明的一般。

    他的步子很快,宋渺渺几乎跟不上。

    片刻的功夫,两人便一前一后进了电梯,这个时间点,上下电梯的人不多,四方的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宋渺渺站在角落,不停的擦着身上滑落下来的雨水。

    傅竞舟所在的房间比钟秀君要高一层,她一路跟着他进了房间,便站在房门口,一动不动。只看着他在房内来回走动,他脱了外套,宋渺渺突然有点想歪。

    他不会是要那个吧?

    他进了卧室,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条毛巾,走到她的面前,说:“去洗个热水澡,我想你住的地方,应该没有能让你舒服洗澡的地方。”

    这算是暗示么?宋渺渺看着他手里的浴巾,又抬眸看了看他,伸手接过,“谢谢。”

    “不用说谢,我只是不想之后几天,身边跟着个鼻涕虫。”

    ……

    宋渺渺进了卫生间,里面被打扫的很干净,洗手台上,放着他的洗漱用品,这是他个人的癖好问题,即便出差在外,也要用自己习惯的品牌。

    她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只袋子,用最快的速度将他用过的物品全部都收了起来。然后匆匆洗了个澡,连头发也没吹干,直接穿上了湿衣服,披着浴巾,将东西藏在浴巾里。

    她深吸了口气,推开门走了出去。

    这时,傅竞舟正倚靠在床上看电视。

    宋渺渺双手背在身后,紧紧握着那袋子东西,说:“那我先走了。”

    傅竞舟淡淡扫了她一眼,“过来。”

    她略微有些紧张,舔了舔嘴唇,只往前移动了一点点,站在床的另一边。

    他双手抱臂,微微仰头看着她,不说话。那深邃的眼睛,仿佛洞悉一切,看穿了她的心思。

    两人对视良久,宋渺渺低垂了眼帘,有点心虚,“还有什么吩咐?”

    “你偷东西偷上瘾了?”

    宋渺渺装傻,憨憨的笑,“哈?我不太明白你话里的意思。”

    傅竞舟哼笑一声,转开了视线,说:“你是想让我亲自动手,还是你自己主动叫出来?”

    宋渺渺看了他一眼,紧紧捏着藏在身后的袋子,数秒之后,她猛地往门外冲去。傅竞舟像是早就料到她会这样做,他手长脚长,动作自然比她快,她拉开门的瞬间,他一掌抵在了门声,嘭的一声巨响,房门重重关上。

    她整个人颤动了一下,吓的不轻,身上的浴巾掉了下来,手上的东西显露无疑。袋子是透明的,里面的东西一览无遗,但凡是他用过的东西,她全部收了起来,连他用过的香皂都一并拿走了。

    她背对着他不敢转身,缩着脖子,双手却依旧牢牢抱着那堆东西。

    他讥笑,说:“你怎么不把我一并打包带走?”

    傅竞舟凑的有些近,鼻间全是他身上清冽的气息。宋渺渺低着头,闭着眼睛,说:“我求你,给我一次机会!给孩子一个机会!”

    “如果不是,我绝对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就算是死,也会死的远远的。我保证,我发誓,如果我以后再出现在你面前,我就……”

    她的誓言还没说出口,整个人就被他狠狠的拽了过来,重重的顶在了门上。他的力气极大,她的腰部正好撞到门把手,一阵钻心的疼,她却生生忍住,只一双眼睛,泛起了点点泪光,微微抬头看着他,楚楚可怜,那般柔弱。

    他伸手捂住了她的眼睛,嘴唇贴在自己的手背上,一字一句的说:“消失?你以为你还有机会消失在我面前吗?”

    宋渺渺的胸口剧烈起伏着,嘴唇微微张着,许是刚洗过澡,身上有一个淡淡的香,一张唇极为红艳。她的胸罩在洗澡的时候弄湿了,此时,衬衣里面,什么也没穿。

    湿漉漉的头发黏在身上,这般若隐若现,就更是诱人。

    一股气血,窜上心头。他搭在她肩膀上的手微的一紧,旋即狠狠一扯,她身上的衬衣被猛地扯下了一半。

    宋渺渺低呼了一声,轻微的挣扎了一下,明知故问,“你要干什么?”

    她的眼睛被他牢牢捂住,她看不到他的脸。

    紧接着,她突然感到脖颈处一阵刺痛,她条件反射的抬手抵住他的肩膀,想将他从身上推开。可他咬的极重,她都能感觉到牙齿嵌入皮肉的感觉,很痛,但她没有叫出声,只紧咬着下唇,生生忍住。

    不知过多久,她才感觉到他微微松了口,软软的舌头,舔舐着她的伤口,刺刺的痛,挠人的痒。

    当他的手探入衣服里时,房间里骤然响起了手机铃声。

    他的动作当即停住,只一会,就从她身上退开,宋渺渺睁开眼睛,就只看到他的背影,他径直的走到客厅的茶几前,拿起了手机。

    在他接起电话的那一刻,宋渺渺捡起地上的纸袋和浴巾,没有半分停留,迅速的离开了房间。

    房门轻声关上的那一瞬,傅竞舟回头看了一眼,耳边是沈悦桐带着笑意的声音。

    ……

    宋渺渺打车回了家,一进门,家里灯火通明,里里外外被人翻了个遍。

    小沙发上坐着个人,嘴里叼着烟,翘着二郎腿,瞥了她一眼,说:“你回来了。”

    她脸上的笑容瞬间就落了下去,冷着一张脸走了进去,关好门,将手里的东西放进了柜子里,然后开始收拾东西。

    “家里还有多少钱?”

    “没钱。”

    “我认真问你。”他明显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

    宋渺渺忍着怒气,低头继续收拾东西,同样不耐烦的回答,“我也很认真的在回答你!你觉得我现在还会有钱吗?就算有也全部拿给医院了。宋江南,到底什么时候,你这个当大哥的,能往家里拿一分钱?别总是伸手向我要!”

    他抽烟的速度变得更快,显然是碰上什么棘手的事儿了,他余光暗暗的瞥她两眼,那眼珠子溜溜的转,不知道在打什么坏主意。

    她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扶起倒在一旁的椅子,坐了下来,抬手抹了一把眼睛,说:“傅家的人过来给小恬做亲子鉴定。”

    “傅家的人过来了?妹夫也一起来了?”

    宋渺渺剜了他一眼,也懒得同他争辩,继续道:“可鉴定的结果表明,小恬不是他的女儿。”

    “怎么会呢,小恬肯定是他女儿啊!他们这是想赖账啊?你也是,怎么就随随便便让他们去验,你也放心!”

    宋渺渺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宋江南眼神飘忽了一下,抽了一口烟,侧过身,拿背对着她,说:“你这样看着我干嘛?”

    她一本正经,认真问道:“你那时候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儿吧?”

    宋江南看着窗外,哼笑了一声,抓了抓头发,说:“你觉得我能做什么?这种事儿,你自己不该是最清楚的吗?你可千万别告诉我,你自己都弄不清楚这孩子到底是谁的。”

    宋渺渺之前很清楚,可刚才在酒店里,傅竞舟捂住她眼睛的那一刻,她忽然想起一件事,她一直以来忽略掉的事,如今想起来,却变得有些奇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