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13章 你老公啊
    宋江南那心思,宋渺渺只需要一眼就看的明了。

    她低声说:“你疯了!”

    “我这是为你好!你不想跟傅竞舟复合了?”

    “谁告诉你,我想跟他复合了!我从来就没有想过!你快把她放开!你想犯法我不阻止你,但你别害我行吗?”宋渺渺紧攥着他的衣服,一双眼睛瞪的像铜铃一样。

    宋江南心里有火,一把将她推开,“你放心,出什么事我都不会连累你!”

    他力气很大,猛的一甩,宋渺渺整个人差点被甩飞出去。

    他揪着沈悦桐,就要往外走。

    宋渺渺猛的扑过去,抱住了他的腰,“你这个混蛋,你真的是疯了!”

    “她要是回去,跟傅竞舟乱说一气,到时候你怎么办?你还救不救小恬了?”他看着沈悦桐,声音粗了起来,“你别这么看着我,谁让你来的不是时候!”

    “哥……哥,我求你了,妈在医院里躺着,你难道还想我们兄妹一起进去蹲大牢么!你现在放了她,还有机会!你现在要是真的把她怎么样!傅竞舟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她双腿已经跪在地上,死死将他推住。

    宋江南是狠了心,再次将她甩开。

    宋渺渺坐在地上,看着他的背影,叫的歇斯底里,“你要是敢出去!我现在立刻就报警!让你蹲监狱去!这样也好,你去坐牢了,我还少了麻烦,可以过点正常的生活!”

    “好!好!宋渺渺你最好是报警!”宋江南回头,狠狠瞪了她一眼,拉着沈悦桐就出去了。

    宋渺渺立刻从地上爬起来,冲了出去,却终究没有拦住他,眼睁睁看着他开着车子走了。

    她开始给他打电话,开始是不接,后来就直接关机了。

    这人真是疯了!

    宋渺渺在家里待了十分钟,就迅速出了门,马不停蹄去了酒店。

    可是傅竞舟却不在,她拍了足足五分钟的门,就是没人开门。

    给他打电话,也没人接。

    宋渺渺激的快要哭了,站在酒店门口,看着车来车往,却没有她熟悉的那一辆。

    这时,她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打车去了宋江南常去的地方。

    那是丰城最乱的地区,连警察都管不下来。

    以前宋渺渺有再着急的事,也不会去那里找他。

    这一次,要是真放任不管,事情就会变的一发不收拾。

    出租车司机只停在红绿灯的另一边,过了红绿灯就是北区。出租车司机只愿意停在这里,据说到了北区,这车要是停的不对,就有被砸的风险。

    所以,出租车司机现在都很识趣,到这里绝对不会多往前一步。

    宋渺渺付了钱,就急匆匆的过了马路,想也不想就进了北区,里面灯红酒绿,奢侈糜烂,鱼龙混杂。

    这里面,富有的人极其富有,而这个城市最穷的人也混在里面。

    宋渺渺没多想,毫不犹豫冲了进去,她隐约记得,宋江南住在前面那条街后面的筒子楼里。

    她低着头,走的匆忙。穿过巷子,刚走到暗处,只觉眼前一黑,一只麻袋,从头上直接套了下来,她几乎没有反抗的机会。

    她尖叫,可在这里,就算被人听到,也不会有人管。

    她被人套在麻袋里,一路拖行,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紧接着,便是是一顿拳打脚踢。

    宋渺渺根本没法子挣扎,只得卷缩着身子,双手抱住脑袋,咬着牙,任由他们拳打脚踢了一顿。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才停手,宋渺渺以为终于结束的时候,只听到砰地一声,脑袋上一阵剧痛。

    紧接着便是一阵晕眩,眼前阵阵发黑,耳边突然传来阵阵嘈杂的声音,似是打斗的声响。

    她借着最后一丝神智,挣扎着起来,刚站稳,头上的套子,一下被人扯了下来。

    光线照射过来,她却什么也看不清楚。

    眼帘上似是沾染了什么,叫她睁不开眼睛。

    她只隐约看到有好好多人影,乱七八糟,那些人渐渐散开,一个影子朝她走来。

    她有些支撑不住,整个人靠在墙壁缓缓滑了下去,终于还是失去了知觉。

    ……

    不知过了多久,宋渺渺缓缓睁开了眼睛,一片漆黑,只觉浑身上下疼的厉害,脑袋的像是要裂开一样。

    脑海有片刻的空白,不知身在何处。

    好一会,她才缓缓回神,晕倒之前的记忆慢慢恢复,她莫名其妙被人揍了一顿。

    她闭上眼再睁开,依旧是一室黑暗,什么也看不到,不过这熟悉的味道,她大抵是能猜到。

    这应该是医院。

    可医院就算是深夜,也不可能黑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

    她动了一下,想要起来,只觉胸腔一阵阵的刺痛,感觉骨头都碎了一样。

    她想要说话,可喉咙干涩到发不出一点声音,病房里安静的落针可闻,很明显,这房里除了她一个人也没有。

    她闭上眼睛,再睁开,反复好几次,依旧是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她伸手,忍着疼,手指触到床头柜,一点一点摸过去,碰到杯子,随即用力一挥,杯子落地。

    紧接着,便能听到有人推门进来,她依旧什么也看不到,眼前一片漆黑,她睁大眼睛,抬着头,睁大眼睛,面向声音的源头。

    她哑着声音,“医生!医生!”

    来人一点声音都没有。

    片刻的功夫,就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听动静,来的应该是医生。

    她能感觉到眼皮被扒开,有一道淡淡的光晕,在眼前晃过。

    她不由问:“医生,我的眼睛是不是出了问题?我什么也看不见,黑漆漆的。”

    “后遗症,几天自然会恢复,不用担心。”

    医生又询问了一下其他情况,他嘱咐了几句之后,说:“现在状况还不错,不过你头上的伤口比较严重,过三天看看情况,如果不见好转,可能还要动手术。”

    宋渺渺这会心里有事儿,医生在说什么,她都没心思听,沉默了好一会,突然问:“医生,是谁送我来医院的,您知道吗?”

    “当然是你家属啊。”

    她微微皱了一下眉,宋江南?

    “我哥?”

    “你老公,手术的时候还给签字了。”

    宋渺渺一怔,有点反应不过来,“老公?”

    医生看着她的反应觉得有点好笑,“怎么?你不会是失忆了吧?连自己有个丈夫都忘记了。”

    “不是……”她哪儿来的老公,难不成是傅竞舟?

    “你好好休息,有事按护士铃。”他说着,握住她的手,将她的手放在了护士铃上,“当然,你现在的情况最好是能请个看护,看你老公那架势,请个看护应该不是问题。即便不请看护,也需要有个人在你身边照顾着。”

    “我知道了,谢谢医生。”即便看不见,她也扬了扬唇,露出一个微笑。

    “那个医生,你能给我哥打个电话吗?”

    “可以啊。”

    她报上了号码,手机通了,但直接给切断了,再打过去,就关机了。

    这种情况,让宋渺渺心里凉了半截,可她现在的状况,什么也做不了!

    她的伤有点严重,特别是脑袋上那一下,她醒了没多久,就再次昏睡了过去。

    ……

    宋渺渺再次醒来时,眼前依旧一片漆黑,她是被尿憋醒的。

    她伸手摸着墙壁,想摁护士铃。

    刚摸到一点边,正准备摁下去的时候,房间里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想做什么?”

    声音很近,就在身边。声音很熟悉,跟傅竞舟很像,但她不敢相信,这会是傅竞舟。

    她顿住,一双没有焦距的眼睛,对着空气。

    “你说。”他又说了一句,语气平淡。

    “我想上厕所。”她说。

    随即,她就听到椅子被拉开的声音,手臂被人握住,“起来。”

    她吸了口气,“疼。”

    “忍着。”他冷冷的说,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宋渺渺一下握住他的手,寻着声音的来源,面向他,问:“你是傅竞舟吗?”

    他没有回答,只将她从床上领了起来,宋渺渺疼的眼泪都下来了,整个五官皱在了一起,小声说:“你轻点。”

    她整个人挂在他的身上,医院消毒水的味道太浓烈,但她还是能闻到他身上那股熟悉的味道。

    “沈悦桐被我哥抓走了。”她小声的说,显得很心虚,像个犯错的小孩。

    “嗯。”他只淡淡应了一声,似乎并不是那么在意。

    她低着头,“对不起,我该报警的,可他到底是我哥,我怕我妈醒来怪我。”

    他没说话,一路将她带到卫生间门口,推开门,将她抱到马桶上。顺手还给她脱了裤子。

    宋渺渺老脸一红,可他该做的都做完了,她现在再说点什么,就显得矫情。

    她吞了口口水,哑着声音说:“谢谢。”

    回应她的是关门声。

    过了一会,她再次躺回床上,傅竞舟给她弄好枕头,问:“你得罪谁了?”

    她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他看着她那双没有焦距的眼睛,沉默了好一会,问:“当年的事,你有没有想要解释的?”

    宋渺渺一愣,眼眸动了动,可眼前依旧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更看不到他此时的表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