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14章 一命换一命
    病房里很安静,安静到宋渺渺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跳的很慢,很沉。

    傅竞舟就坐在椅子上,脸上没什么表情,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片刻,她笑了一下,装作没有听到,直接转开了话题,说:“这几天,你能不能帮我照顾小恬?我这样的情况,怕是不好出现在她的面前,叫她害怕。”

    傅竞舟没有说话,不管宋渺渺说什么,他都没有再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才听到椅子拉开的声音,他说:“我走了。”

    宋渺渺侧头,问:“你会不会把我哥抓起来?”

    “我有什么理由放过他?”

    她抿了唇,没再说话,只在心里说,这样也好,那样的人就该把他关起来,别出来到处害人!

    开门声响起,又轻轻关上,很快病房里又陷入沉寂,独留宋渺渺一个人。

    她每呼吸一下,都觉得疼。

    这一顿打来的突然,她明明已经很小心,并没有得罪任何人,为什么无端端会惹来这样一群人?

    他说她得罪了人,可她真的想不起来,自己到底得罪了谁。

    这时,她忽然想起一件事,几天前,宋江南来找她的那一次,他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是有什么事儿想要说,但最终他只是让她最近小心点。

    所以,也许这事儿,跟宋江南有关系。

    她忍不住哼笑了起来,她想,她迟早是要死在这男人的手里!

    ……

    傅竞舟走到医院门口,突然停下脚步,停顿数秒,便又转身回去,去了宋恬的病房。

    他走到门口停住,并没有直接开门进去,透过门上的小窗户,看到她一个人站在椅子上,趴在窗台上,看着外面,不知道在看什么。

    窗户是打开的,她半个身子都在外面,多少有些危险。

    傅竞舟推门进去,小恬听到动静,迅速转头,刚叫了一声妈妈,人就从椅子上摔了下来,哎呦了一声,下巴磕在了地上,嘴唇上一下就出血了。

    傅竞舟快步过去,一把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她很轻,明明看脸蛋还是胖嘟嘟的。他将她放在床上,拿了帕子给她擦了擦嘴唇上的血迹。

    小恬倒是不哭也不闹,甚至连一声疼都不喊,只眨巴着眼睛看着他,奶声奶气的说:“叔叔,你是谁啊?你是来看我的吗?”

    她倒是不怕生,笑颜盈盈的看着他。

    他擦掉她唇上的血,就将帕子叠了起来,放回了口袋里,说:“是你妈妈让我来看你的,这段时间,她可能都没时间过来看你了。”

    她的神色黯淡了一点,但依旧笑着,用力的点了点头,说:“我明白,妈妈要赚钱,我会很听话的。”

    他看着她,慢慢就看到她眼泪在眼眶打转,低头的瞬间,眼泪就掉了下来。明明还只是个半大的孩子,却已经那么会隐忍情绪,想来是跟着宋渺渺吃了不少苦头,才导致她会过早懂事。

    他抽了一张纸巾,递给她,说:“有什么想要的跟我说,这几天我会代替你妈妈常过来看你。”

    她小小软软的手握住他的手,将他手里的纸巾接了过去,擦了擦脖子,“谢谢叔叔。”

    “那早点睡觉?”

    “好。”她点点头,很自觉地掀开被子,躺下。

    她黑白分明的眼睛,看了他一眼,说:“叔叔晚安。”

    “晚安。”

    随即,她就闭上了眼睛,眼角还挂着眼泪。

    傅竞舟只坐了一会,就出了病房,他一边走,一边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行至电梯口,他拿出帕子,看了一眼上面的血迹,片刻,又攥进了手里,放回了口袋。

    电话那头的人,语气有些严肃,说:“竞哥,这次的事情可能有点不太好办。”

    “怎么?”

    “这事儿跟顾青岩好像有点关系,竞哥,你跟他是不是有点过节?这明显是刻意为难的意思。”

    傅竞舟沉吟片刻,“他们不肯放人?”

    “说是让你亲自出面。”

    “好,我知道了。你给我传点消息出去。”

    “行,你说。”

    ……

    过了三天,宋渺渺的眼睛还是没有恢复,眼科的医生过来给她做的详细的检查,又拍了个片子。

    是脑子里的淤血压到了视觉神经,这才导致失明。

    其他伤口倒是恢复的很不错。

    夜里,宋渺渺正准备睡觉,突然听到房门口发出一丝动静,随即便听到看护只低喝一声,声音戛然而止,周遭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她睁大眼睛,沉声问:“谁?”

    “是我。”宋江南压低声音,走到床边,看到她的状况,有点吃惊,问:“你没事?”

    “你这是巴不得我有事?”

    “不好!”等他想到什么的时候,病房的门推开,鱼贯而入不少人,三两下就将他扣住。

    宋渺渺起来,双手挥动了几下,什么也没碰到,连忙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你好好躺着养伤,这跟你没什么关系。”

    是傅竞舟。

    宋江南看着他进来,猛的扑腾了一下,“是你给我挖的坑!”

    “想不到,你对你妹妹还有那么一点感情。”

    “放开我!别以为抓住我,我就会告诉你沈悦桐在哪里!哼,就算她回来,恐怕也不能当你的老婆了。”

    嘭的一声,宋江南倒是没喊,只低哼了一声,宋渺渺吓了一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要么沈悦桐平安无事,要么你妹妹永远消失,你自己选。”傅竞舟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冷漠无情。

    宋江南脑袋上全是血,睁着一只眼睛看他,“我妹妹要是死了,我看你怎么救你的女儿!”

    “先不说那孩子不是我的,就算是我的,你以为我会在乎?”

    宋渺渺心里颤了颤,直挺挺的坐在床上,吼道:“宋江南!你要是还把我当妹妹,就把人放了!”

    宋江南又扑腾了一下,“傅竞舟你可真够狠的!”

    “是吗?到现在为止,我对你们一家子,算得上心慈手软。”

    宋江南呵呵的笑了起来,“有本事你就把渺渺给弄死!”

    “好。”他点了点头,清冷的目光落在宋渺渺的身上。

    宋渺渺看不到,但也能感觉到他的目光,像把刀一样扎在她的身上。

    她吸了口气,看不见的情况下,这样的气氛让她更觉恐惧。

    她紧紧攥着床单,一双毫无焦距的眼睛望着前方,她咬着唇,能清晰的听到脚步声往她这边过来。

    她闭上了眼睛,选择听天由命,当脚步声走近的时候,她说:“我求你,若是我不在了,请你人道主义,照顾一下小恬。你说过的,你会资助她,帮她看病。你要说话算数。”

    “算数。”

    “谢谢。”她笑了一下,旋即冷了声音,说:“宋江南,你就是个人渣!呵呵,我终于可以摆脱你,不用再这么痛苦的活下去了!”

    她一边说一边笑,那笑声,让宋江南很不舒服。

    他看着傅竞舟的人靠近她,从包里掏出了一支针筒,和一支药剂。那人动作利索,针头上喷出一点液体。

    宋江南牙齿都快咬碎了,针头快要刺入皮肉的时候。

    他吼道:“行!行!我把人弄出来!你要保证我妹妹的安全,还有给我一笔钱!”

    “可以。”

    宋江南爬到宋渺渺的身边,一把握住她的手,说:“你是我妹妹,我不会让你死的。”

    宋渺渺没说话,表情漠然,暗暗舒了一口气。

    随后,宋江南就走了。

    不一会,病房里那些多余的人就都走光了,一切恢复如初。

    她软软的靠在床背上,脚步声渐近。她也没动。

    “对不起。”

    “他为什么要抓沈悦桐?”他问。

    宋渺渺舔了下干涩的嘴唇,“是她自己倒霉,好巧不巧宋江南在家,她自己来找我,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不过话说回来,她怎么知道我住在哪里?”

    她脸上没有表情,简单几句话,倒是将沈悦桐至于不利的位置,她笑说:“她来这里,不会是故意来找我的吧?我以为你们之间应该很信任彼此,她那样的人,不至于私下来找我。”

    傅竞舟低眸看着自己的手指,“你想跟我说什么?”

    “没什么,我累了,想睡觉。”

    她慢慢的躺了下来,盖好被子,闭上了眼睛。

    病房里,灯光昏暗,他就这样静坐在椅子上,不知坐了多久,他才起身离开。

    宋渺渺听到动静,才缓缓吐出一口气。

    ……

    沈悦桐是在一周之后的一个晚上,回到酒店,她站在傅竞舟的房门口,衣衫不整,蓬头垢面,整个人微微的颤抖着。

    房门打开,她缓缓抬头,一双眼睛里蓄满了眼泪,嘴唇颤抖着,“竞舟……”

    她抖着唇,很艰难的叫出他的名字,眼泪也跟着落了下来,然后猛的扑了过去。

    傅竞舟轻轻拍了拍她的背脊,“没事了,不会有事。”

    她的声音沙哑的厉害,“是宋渺渺,他们……他们对我……”

    她的话没有说完,只一下将脸埋进了他的胸口,无声的哭了起来,整个人颤抖的越发厉害。

    他不动声色,很有节奏的拍着她的背脊,说:“你为什么瞒着我去找宋渺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