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16章 好自为之
    “你好自为之。”

    他说完,最后这几个字,便松开了手。

    宋渺渺想要拽住他的手,却扑了空,直接从床上摔了下去,脑袋直接装在了椅子上,砰地一声特别响。

    傅竞舟听到动静,停了步子,回头看了一眼。

    她紧拧着眉头,揉了揉额头,说:“我求你,你就当做是救一个普通的小孩。傅竞舟,你要我怎样都无所谓。”

    “是吗?你既然那么伟大,做什么都无所谓,不如去卖身,一样来钱很快。”

    宋渺渺愣了愣,微微垂了眼帘,笑了一下,说:“谢谢你的提议。”

    说完,她就自己摸索着上了床。

    她闭上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点光晕。慢慢的光线的范围扩大,她再次闭了一下眼睛,这一次,她能模糊的看清楚一些景象了。

    她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傅竞舟看着她脸上那抹笑容,刺了他的眼,随即就摔门走了。

    宋渺渺吓了一跳,侧头,只看到紧闭的房门。

    晚上,看护没有回来,三天之后,医院的护士就在催缴费用。

    果然,傅竞舟这是撤走了一切。

    医院是住不下去了,没了傅竞舟,她根本就负担不起,医生也不强求,只给她说了注意事项。当天,宋渺渺就出了院。

    好在她脸上没什么伤口,在家休息了一阵,她就去医院看小恬。

    她整个人看起来焉焉的,没什么精神。宋渺渺买了些她喜欢的水果,弯下腰,轻轻推开门,无声无息的走了进去。

    她蹲着走到床边,将苹果举到了小恬的面前,粗着嗓子,说:“可爱的白雪公主,吃苹果吗?”

    小恬闻声,缓缓抬头,神情有些木讷,看着那个红彤彤的苹果,她伸出小手,将苹果握在手里,看到宋渺渺的脸时,她先是一顿,旋即就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手上还不忘牢牢拿着苹果,嘴巴张的老大,她难得这样哭。

    豆大的眼泪落下来,宋渺渺心头一疼,一把将她抱进了怀里,眼眶也跟着热了起来,心里跟针扎一样。她轻拍她的背脊,说:“哭什么呀,妈妈不是在这里吗?”

    她一边哭一边说:“我以为你不要我了,上次那个叔叔来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来我看过我,上次护士阿姨还问我你去哪儿了,虽然她没直接说,但我知道,你没向医院交钱,我就没法待在医院里,护士阿姨已经很多天没来看我了。”

    “昨天我偷偷出去,听到护士阿姨说,是妈妈你不要我了……”她小小的身子一耸一耸的,说话断断续续,越说越伤心。

    宋渺渺紧抿着唇,尽量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说:“我不是来了吗,你是我的女儿,我怎么会不要自己的孩子。”

    她一张小脸,满是眼泪鼻涕。

    宋渺渺给她擦了擦脸,说:“你要记住,我永远不会丢下你的,知道吗?”

    小恬再次牢牢抱住她的脖子,不愿撒手。

    她不在的这些日子,这孩子估计有好几天没有洗澡了,身上一股子味道。

    她给她整理了一下衣服,烧了热水,在卫生间给她洗了个澡。

    宋渺渺洗衣服的时候,她就站在卫生间门口看着她,生怕她会消失一样。她拿过病服的时候,从里掉出一张纸,她瞥见,立刻捡了起来,是一张支票。

    上面的签字很眼熟,即便过了那么久,她还是能辨别出他的字迹,虽然他现在刻意换了签名的习惯,但她还是能够辨别出来。

    以前她学了很久,并将他的字迹模仿的惟妙惟肖,几乎无人能够辨别出来。

    她站在那里,久久没有回过神来,直到小恬扯了扯她的衣角,她才回过神来,将支票塞进了口袋里,摸摸她的头,说:“听话去床上躺着,我洗好衣服就去陪你,今晚我哪儿也不去,就在这里陪你,一会我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她抱着她的大腿,“我在这里陪你洗衣服。”她仰着头,眨巴着大眼睛,咧着嘴对她笑。

    那笑容里,带着一点乞求。

    “好。”她这样,宋渺渺没办法拒绝。

    她去外面拿了一把椅子,放在门口,让她坐在椅子上看着。

    晚上,小恬听了三四个故事才支撑不住睡着了,宋渺渺心里清楚,她心里没有安全感,她害怕。

    她放下手里的故事书,从口袋里拿出了拿张支票,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放在小恬口袋里的。

    一百万的支票,很诱人,对于现在的她来说,简直是救命钱。

    第二天,她就去银行把钱给转了,幸好还有效。

    她大大的松了口气,将银行卡踹进了口袋里,心里踏实了许多。

    晚上,她回家,刚走进楼道,就被人猛的拽到了楼道下面,对方立刻捂住了她的嘴巴,“是我。”

    她没再动弹,瞪大眼睛,一只手不自觉的攥紧了口袋里的卡。

    他的呼吸很急促,往外看了一眼,低声说:“我来,是想提醒你,我们得罪了岩哥,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立刻带着小恬和老妈离开,要么就跟着傅竞舟。”

    “你他妈到底干了什么!”她压低声音,强忍着怒火,“我们家变成现在这样,还不够吗?你还要作到什么时候!”

    他沉默了几秒,问:“手里有钱吗?”

    “没有!”

    “那行吧,我自己想办法,你好自为之。”

    说完,不等她多说什么,迅速离开。

    宋渺渺站着没动,深吸一口气,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没人了。

    顾青岩是什么人?但凡是得罪他的,没有个人能逃得出他的手心。

    宋江南逃不掉,宋渺渺自然也跑不了。

    这天,她从超市出来,收到一张照片,里面是小恬和她的母亲。

    当她赶到医院,在病房门口,有两个男人正等着她,见她过来,几乎同时起身,说:“宋小姐,岩哥有请。”

    她往病房内看了一眼,哪里还有小恬的身影。

    ……

    北区最奢侈繁华娱乐会所的金樽。

    宋渺渺站在vip包间内,宋江南被两个男人踩在脚下,宽敞的黑色真皮沙发中间坐着一个男人,由着他坐在暗处,宋渺渺只能看清楚他刚毅的下巴,浅色的薄唇。

    他翘着二郎腿,手里捏着酒杯,这人即便不说话,光这样坐着,周身就散发着强烈的危险气息。

    宋渺渺舔了舔发干的唇,“我妈呢?”

    “你妈还好好活着,不用担心。”

    她低垂了眼帘,说:“上次答应过的事,我没有完成,一直没跟你交代一声,但我们之间也算是交易,当初我也没有百分百答应过这件事一定可以办成,现在失败了,所以我也不会拿您的酬劳,。”

    “是吗?可惜有人已经帮你提前拿了酬劳,所以现在是你坑了我。”他的语气里带着笑,却更渗人。

    宋渺渺皱了一下眉,低头看了宋江南一眼,忍不住上前,一脚狠狠踢在了他的腿上,“你真他妈该死!”

    “你是傅竞舟的前妻,那小女孩还是他的女儿,是不是?”

    “是!是!”

    宋渺渺还没说话,宋江南就先一步回答了。

    “他根本就不承认孩子是他的,就算你拿孩子威胁,也没用。”

    顾青岩笑了笑,将酒杯放在大理石的茶几上,站了起来,走到她的跟前,这不是她第一次见到顾青岩,但还是会被他这清俊柔和的外表给蛊惑。

    明明是极其残忍的一个男人,却拥有一张干净和善的脸,那狭长的眼睛,带着狡黠的笑,像一只千年的狐狸,每走一步都是算计。

    “我不会拿孩子威胁他。”他挑起她的下巴,轻轻捏住,眯着眼笑。

    宋渺渺脸上的表情不变,听到他这句话反倒是安下心来,对他来说,她还有点用处,那么她的母亲和孩子,就不会有事。

    她说:“我要见我妈,还有我的女儿。”

    “只要你听话,一定能见到她们。”他凑到她的耳边,低声说道。

    她没有其他选择,说:“你想让我做什么?”

    ……

    他们从金樽出来,已经很晚了,宋渺渺走在前面,宋江南一瘸一拐的跟在背后。

    “渺渺,你过来扶我一下。”他的声音沙哑,冲着她招手。

    宋渺渺像是没有听见,手里紧紧攥着手袋,强忍着一肚子的怒气,背脊挺得笔直,步子越发的快。

    “喂!臭丫头!你有没有良心!”他的声音很大,充斥了整个无人的街道。

    两人就这样,一路回到家,宋江南骂了一路。

    宋渺渺先进门,门没关,宋江南好不容易扶着腿上楼,见着敞开的大门,心里一松,刚一进去,就看到明晃晃的刀子冲着他的脑袋下来,所幸他反应快,及时扣住她的手腕,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说:“你他妈疯了!”

    她红着眼睛,点头,“是!我是疯了!摊上你这样的哥哥!我他妈就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来!你把我杀了吧!你放过我,让我解脱吧!好不好!”

    她将菜刀塞进他的手里,整个人往刀口上撞,宋江南吓的脸色惨白,直接把菜刀给扔了出去。

    “事情不是解决了么,你发什么疯啊!”

    “解决?宋江南,在你眼里,是不是只要把我推出去,都算是解决问题?”

    宋江南拧着眉头,怒火也蹭蹭往上冒,“要不是为了救你,我会把沈悦桐放了,惹怒了岩哥,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说来说去,都是因为你!你他妈以后做事能不能用点脑子!你要怪就怪傅竞舟铁石心肠!”

    他说着狠狠戳了戳她的脑袋。

    宋渺渺没说话,闷不做声将他一脚踹了出去,无论他怎么敲门如何咒骂,她都不予理会。

    半晌,她像是想到了什么,拉开了旁边的柜子,之前从傅竞舟那里拿来的东西还在。

    三天后,宋渺渺从医院出来,手里拿着一份亲子鉴定。

    一份真实有效,可以让她自己相信的亲子鉴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