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17章 ‘巧遇’
    那天,宋渺渺拿着亲子鉴定去了傅竞舟所住的酒店,摁下门铃,来开门的却是一个长相油腻的中年男人。

    对方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说:“特殊服务?”

    “我弄错了,抱歉。”甩下这句话,她便头也不回的跑开了。

    之后,问了前台才知道,傅竞舟已经在一周之前退房离开了。

    宋渺渺站在酒店门口,看着来来去去的车辆,将那份亲子鉴定妥善的放进了包包里,看来她是真的要回海城了。

    ……

    一个月之后,海城。

    宋渺渺化着精致淡雅的妆容,穿着一件贴身素色的旗袍,刚才红姐过来说了,今天翡翠厅来了几个大人物,专程让她过来招呼,人家点几瓶名贵的酒,好说的话,再塞个几千小费,这一个晚上的收入,就很可观了。

    红姐知道,她家里困难,见她平时乖巧又听话,做事任劳任怨,像这种好事,首先就过来找她。当然,宋渺渺也有点脑子,当天晚上拿的多了,会分给红姐一部分,由此她才这样讨红姐欢喜。

    总归不会无缘无故的给一个人好处。

    她整理了一下裙子,就敲门走了进去,她略微扫了一眼,便看到了傅竞舟。他坐在沙发上,指间夹着一根烟,他正好坐在射灯下面,他的五官显得格外立体好看,脸上的表情淡淡的,唇角微微挑着一点弧度,一双眼睛带着点点光晕,整个人显得有些慵懒。

    “给三哥,三哥今天请客。”

    周肃摆了一下手,吊儿郎当的坐在大理石的茶几上。

    她顿了一下,低着头走了过去,跪坐在他的跟前,将单子递给了他,“您需要点些什么?”

    傅竞舟吸了口烟,淡淡瞥了她一眼,眉头微不可察的蹙了一下,今天他喝了不少酒,这会酒劲上来,头还有点晕。他闭了一下眼睛,说:“抬头。”

    最好是他看错了。

    宋渺渺捏着单子的手微微紧了紧,旁边的人听到他这句话,顿时噤声看了过来,满目好奇。

    难得啊,这傅三竟然也会有感兴趣的女人?

    宋渺渺舔了舔唇,缓缓抬起了头,脸上挂着标准的笑容,一双清澈干净的眼睛,毫不避讳的看向了他。

    傅竞舟微微歪头,那眼神冷了几分,静默了数秒,倏地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左右看了看,唇角斜斜一扬,低哼了一声,“五瓶茅台,三瓶82年的拉菲,四瓶威士忌。”

    “三哥,咱们只是玩,你点这些,你想喝死兄弟我啊。”

    傅竞舟并没有理他,只是附身凑近了宋渺渺,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在她耳侧轻声问:“会喝酒吧?”

    她低垂了眼帘,“会。”

    “好。其他果盘小吃你看着点。”他说着,从钱包里掏出了不少现金,直接塞在了她的领口里,手指伸进去的时候,不偏不倚的拨弄到了她的胸。

    那一下,分明就是故意的。

    她吸了口气,抬眸看了他一眼,他却依旧不动声色,连眼神都没有任何变化,似是不认识她一般,冲着她摆了摆手。

    宋渺渺退了出去,红姐就等在门口,见她胸口夹着的那一叠钱,啧啧了两声,说:“真当是出手阔绰啊。”

    她微微笑了笑,拿了大半给她,红姐推脱了两下,最后还是拿下了。

    宋渺渺去酒窖拿了酒,又去吧台吩咐了几个小吃和水果盘。

    回到包间,几个人已经坐在麻将桌前,身边多了两个女人。

    宋渺渺走过去,将他们点的酒放在旁边的桌几上,问:“要全部打开吗?”

    “打开。”傅竞舟的视线落在牌面上,回答的却很及时。

    宋渺渺按照吩咐全部打开,傅竞舟好像一直在注意她动向,她开完最后一瓶,就听到他低低沉沉的声音,“你过来我身边。”

    “好。”她将酒杯摆好,就走了过去,毕恭毕敬的站在他的身侧。

    坐在傅竞舟左手边的周肃啧啧了两声,打趣道:“三哥,你这算是开窍了?”

    他的话音刚落,傅竞舟就翻了眼前的牌,“胡了。”

    他胡的就是周肃打出来的那张。

    周肃扫了一眼他的牌,靠了一声,说:“那么小也胡,你会不会做牌啊?”

    傅竞舟笑,“我不做牌,如何?不服?”

    “服,服的要死,算你厉害!”

    宋渺渺倒是会打牌,并且打的还不错,刚才傅竞舟那副牌特别好,就这么胡了,怪可惜。

    周肃一边掏钱,一边用余光扫了宋渺渺两眼,这会她站在灯光下,五官清晰,看着有点眼熟啊。

    他们在玩之前,立了个规矩,输牌,不但要付钱,还要喝酒。周肃一边喝,一边说:“三哥,你要按照这么个胡牌法,一会可没人跟你凑搭子。要不咱们按照牌面的大小,来对应喝什么酒,怎么样?”

    “可以。”他今个倒是好说话。

    周肃心中一喜,无意识的拍了一下宋渺渺的屁股,说:“听见没有,把你们这儿从最便宜到最贵的酒,各来一份。”

    宋渺渺被他拍的,整个人不自觉的往前走了一步,堆满笑容,“好,我这就去吩咐人准备酒。几位稍等。”

    她说着,看了傅竞舟一眼,见他没有任何异议,就出去了。

    她刚一出包间的门,傅竞舟便用余光瞥了周肃一眼,问:“屁股软吗?”

    周肃顿了一下,他傅三哥一般不会问这种问题,但凡是问了,就惨了。

    他干笑了两声,手掌在大腿上反复蹭了两下,说:“其实我也没啥感觉,我根本就没多想。”

    他解释。

    傅竞舟余光一扫,他便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

    “哥,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大不了,我给你喂牌,我今个不赢了,好不?”

    “不用,一会,我会给你们喂牌,你们看着打。”他淡淡的说着。

    另外三人,不由互相看了一眼。看样子,是有好戏看。

    ……

    宋渺渺找了两个人,搬了两箱子酒来,差不多把会所里,所有品种的酒都搬了上来。

    他们一直等到宋渺渺回来,才继续牌局。

    第一圈,坐在傅竞舟对面的陆崇元,就胡了个大的。

    傅竟舟付了钱,侧头看了宋渺渺一眼,说:“拿酒,一杯茅台。”

    宋渺渺按照要求,拿了三杯茅台过来,最后一杯递给傅竞舟。他没有接过,连看都不看一眼,说:“你喝。”

    “啊?”

    傅竞舟停了手里的动作,回头看了她一眼,“听不懂人话?”

    她舔了舔唇,客人让她喝酒,她自然是要喝的,在这里顾客是上帝。她当即露出笑容,“我喝,谢谢老板赏酒。”

    周肃在一旁起哄,“一口闷啊!”

    宋渺渺勉强扯了一下嘴角,闭着眼睛,一口喝了下去,喉咙口火辣辣的,酒精浓度可真高!

    他们打足了两个小时的牌,宋渺渺喝了各种各样的酒,几乎站不稳。

    很显然,傅竞舟是故意的,故意找茬,故意给人喂牌,故意拆听来打。他付钱,她就喝酒。

    这时,他又想拆听,宋渺渺刚好看见,在他拿起牌,准备打出去的时候,她想都不想直接扑了过去,一把握住了他的手,直接跪在了他的身边,说:“别!别打这个,求你好好打行吗?”

    她一张脸红扑扑的,眼睛在灯光下,显得亮晶晶的。

    她整个人挨在他的身上,两只手紧紧的将他的手包住,掌心炙热。

    他低垂了眼帘,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我要打什么,需要你来教?”

    他微微一挣,就将东风给打了出去。

    当下,陆崇元再次胡牌,今个他算是大满贯,赢了不少,把把都是大牌。

    满满一杯红酒,递到她的眼前。

    红酒的杯子很大,这人还给她倒满了,这不是要她的命吗?

    可这种情况,她不得不从,双手捧着酒杯,一仰头,这酒一半灌进了肚子里,一半从嘴角溢出来,落的满身都是。

    纵是旁边看好戏的,也不忍心在看,周肃打了个圆场,说:“差不多了,咱们吃夜宵去吧,怎样?”

    话音刚落,宋渺渺突然将嘴里的酒全部喷了出来,大概是实在喝不下了,又没忍住,便全部喷在了麻将桌上。

    旋即,一只手牢牢捂住嘴巴,冲进了卫生间。

    “得,这下是真的不用打了。”

    傅竞舟倒也没有继续为难下去,说:“你们先下去,我付完钱就下来。”

    “行。”

    他们有眼睛,看的出来傅竞舟对人有点意思,便识趣了先走一步。

    傅竞舟依旧坐在椅子上,从帕子轻轻擦了擦溅在他脸上的酒渍,等擦干净了,才慢慢站了起来,渡步到卫生间门口,停了下来。

    里面已经没有声音,门是虚掩着的。

    他轻轻推开了门,便看到宋渺渺坐在地上,整个人趴在马桶里,一动不动。

    由着她穿的是旗袍,而且会所,刻意把旗袍的开衩调高了一截,平常坐下来的时候,就很容易走光,就别说她现在这样毫无形象坐在地上的样子了。

    他停留了片刻,还是走了进去,蹲在她的身侧,将她拽到跟前。

    她一身的酒气,让他皱了眉。

    她半睁着眼睛,整个胃翻江倒海的难受,她求饶,“我真的喝不下了,你放过我。”

    “我是不是说过,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