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18章 是你来到我的城市
    “我是不是说过,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他的声音跟他的人一样,冷冷清清,好像一点儿感情都没有。她反倒是喜欢他生气的样子。

    宋渺渺咯咯的笑,盘腿坐在他的面前,说:“我没有想出现在你的面前,这一次,是你出现在我的面前。”

    他目光深沉,哼笑,问:“这里是哪儿?”

    “海城,LAN会所。”

    倒是还记着。

    “是你来到我的城市。”

    她往前拱了拱,“可这里也是我长大的地方,你没有权利不让我回来。”她仰着头,双目迷离,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两人对视了一会,她就猛地垂下了头,支撑不住,失去了意识。

    她就这样,直接靠在了他的身上,一身难闻的酒气。

    傅竞舟将她抱到了外面的沙发上,裙摆翻起盖在她的身上,露出一双修长的腿。他的眉头微微蹙了一下,随手将裙摆整理好。

    居高临下的看了她一眼,便走出了包间,找了负责人,“翡翠间我包整晚,谁也不许进去。”

    “好,您说了算。”红姐连连点头,便领着他去了柜台付账。

    周肃他们在外面等了大半个小时,见着他姗姗而来,便笑着打趣,“动作还挺快啊。”

    这个‘快’字,自然是包含着另一层的含义。

    陆崇元倒是难得的严肃,看了他一眼,问:“没什么事吧?”

    “没事,走吧。”

    傅竞舟上车的时候,陆崇元站在车边,弯身半个身子进了车内,“刚才那个,是不是宋渺渺?”

    他抬了眼帘,倒也没有瞒着,“是。”

    他们几个,就属陆崇元跟傅竞舟关系最近,两人带点亲戚关系,是傅竞舟母家那边的人,按照年纪,傅竞舟还要叫他一声表哥。两人打小就走的近,关系自然就最好。对于他的事儿,也是知道的最多。

    “你……”

    傅竞舟揉揉额头,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很累。”

    “得,那我不多说,你自己掂量着。”

    他直起身子,关上了车门。

    车子一路行驶,傅竞舟揉着额头,侧头看着外面稍纵即逝的夜色。

    ……

    宋渺渺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她头疼欲裂,脑袋一片空白,环顾四周,好一会才辨出,这里是LAN会所的包间。

    沙发上躺了一个晚上,身子骨都疼了,她看了一下时间,猛的站了起来,匆匆的出了包间。

    恰好在走廊上碰见准备下班回家的红姐。

    “据说你昨晚在包间睡了一夜?门口还有人给守着。”

    宋渺渺愣了一下,红姐是这儿管事的,她该是最清楚的,再者她脸上的笑意,明显是打趣。

    她笑笑,说:“您就不要拿我开玩笑了。”

    “有吗?我说的可是句句属实啊,可惜的是傅三少没有留下来陪你一起睡。”红姐点着下巴,一脸坏笑。

    “红姐,你就别取笑我了。对了,我能借地方洗个澡么?我已经迟到了。”她趁机转开了话题。

    红姐啧啧了两声,说:“你也太拼了,白天还要打工,就这一份工作,还不够啊?”

    “不然,白天我也没事情,不如找份工作来做,踏实。”

    “行,你跟我来。”

    随后,宋渺渺在红姐的办公室内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就匆匆去了商城。

    海城最大的商城,她在里头的纪梵希专柜做导购。

    幸好她学历不错,加上口才还行,长得干净清秀,加上专柜正好招人,她就给补上了。

    她这人嘴甜,又勤快,工作能力又强,领班还是挺喜欢她的。

    今个她一个上午没出现,打电话过去的时候,领班已经帮她调了班,多了个夜班。

    幸好LAN会所今晚休息,不然就分身乏术了。

    这种奢饰品牌,每天的客人不多,工作还算清闲,大部分时间就是站着。

    她昨天喝太多,整个人精神不太好,脸色也很难看,即便上了妆,还是遮不掉她眼底的乌青。

    偏巧,今天却碰上了个难弄的客人,给老公买衣服,却一问三不知,被问烦了,还反过来责怪她,“你这人到底懂不懂?这一身的酒气,这店里怎么会请你这样的人来做导购?真是败坏心情,不买了!”

    宋渺渺一直保持着完好的笑容,将她送去店门,“您慢走,欢迎下次再来。”

    “哼,一脸狐媚子样,什么都不懂,是专门来勾搭男人的吧。”

    宋渺渺抬眸看了她一眼,许是她的眼神太过锐利,似是要将人看穿,那女人明显有点心慌,“你看什么看?”

    她伸手一下拉住了她的手,将她拽了回来,低低的说了一声,“小心点,别撞到小孩。”

    女人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瞧了她一眼,就愤愤然的走开了。宋渺渺低笑着摇了摇头,转身,便撞见了一个男客人。

    她愣了一下,立刻低头,做了个请的手势,毕恭毕敬的说:“里面请。”

    “原来真的是你,我刚才还以为是我看错了。”

    海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她应该想到,在这种名品店里上班,遇到他们的概率有多高。而她选择在这种地方上班,也是为了要遇见他们。

    她抬起头,对着来人,微微一笑,说:“好久不见,小叔。”

    傅沅只比傅竞舟年长了几岁,是傅老爷子的小儿子,外面来的。由此,在傅家的存在感并不强,不过他为人和善幽默,也没什么架子,挺好相处,那时候宋渺渺跟他的关系倒是还算不错。

    起码是能坐起来喝杯茶的朋友。

    “也不是很久,算算日子,上次见面,也不过是两个月前的事儿,记忆深刻。”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也暗示着她之前在婚礼上那一处,闹的有多叫人印象深刻。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记得小叔以前就很喜欢纪梵希的牌子,今天是来看新款?”

    “不是,我是来拿衣服的。不过还是给你生意做,你推荐几款,我买就是了。”

    “那真是多谢小叔关照了。”

    傅沅笑说:“已经不是小叔了,叫我傅沅。”

    “叫习惯了,习惯不好改啊。”她低垂了眼帘,没有看他。

    说是给傅沅挑衣服,不如说是拿挑衣服的借口聊天,店里的另一位导购,目光时不时的扫过来,显然是有些不满,可碍于傅沅的身份,不好意思多说。

    “这次回来,不走了?”

    两人走到玻璃窗的边上,宋渺渺拿了一件衣服,往他身上比划了一下,说:“其实我也不想走,不过你知道的,以前的事儿,总归是个疙瘩,我怕你们傅家找我算账。”

    “那你看见我还那么坦然,就不怕我问你要账?”

    宋渺渺抬眼,对着他笑了一下,说:“你要啊,要钱没有,要人倒是有个现成的。”

    “我就要人。”他说的似真似假。

    宋渺渺笑容不变,将衣服塞进了他的手里,“买这件吧,这件好。”

    ……

    “竞舟,你在看什么?”沈悦桐走了几步,发觉身边的人没有跟上来,一回头,发现他站在原地,侧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

    他今个难得有空,她便拉着他出来逛逛,两个人很久没有这样逛过商场了。

    她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他已然收回了视线,但她还是看的很清楚,在纪梵希专柜里的那两个人。她转头,傅竞舟脸上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依旧是淡淡的,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双手擦在口袋里,说:“走吧。”

    她忍不住往那边看了一眼,那两个人已经没了身影,大概是走到另一边去了。

    她顿了数秒,迅速的跟了上去,看了傅竞舟一眼,说:“刚才那个好像是小叔啊?呵呵,他这是看上导购了?”

    傅竞舟目不斜视,上了扶梯,“可能吧。”

    “不过你有没有觉得,那个导购看着有点像一个人。”她站在他的身边,暗暗观察着他脸上的神色。

    他没有搭话,只转移了话题,“接下去要买什么?”

    沈悦桐觉出他不愿多提,也就不再自讨没趣,伸手挽住了他的手,说:“过几天就是母亲节了,咱们去珠宝店看看,给咱妈买份礼物,好不好?”

    “好。”他点了点头。

    ……

    傅沅走的时候,领了两个大袋子,宋渺渺笑眼盈盈的将他送出去,“欢迎下次再来。”

    “不来了,免得又被你宰一顿。”

    她眯着眼睛笑,双手放在身前,“老板,再见。”

    傅沅嗤笑一声,冲着她摆摆手,说了两句,就走了。

    晚上,傅沅洗完澡,正准备整理买回来的衣服时,房门被人敲响,紧接着就有人推门进来。

    他看了一眼,是傅竞舟。

    “小叔。”他手里拿着一盒茶叶,说:“今天有人送我一盒六安瓜片,我知道你比较喜欢,就拿来给你。你知道,我不喜欢品茶。”

    傅沅拉开衣柜,“你放茶几上,谢谢啊。”

    他依言放在了茶几上,瞥了一眼他放在地上的购物袋,笑说:“小叔今天好心情啊,买了那么多衣服,我记得以往你可是最讨厌买衣服这种事儿的。”

    “是啊,今天助理请假,我顺路就自己过去拿衣服了,没想到……”他说到这里,顿住。

    傅竞舟靠在衣柜上,看着他,问,“没想到什么?”

    傅沅停住手上的动作,侧目看了他一眼,低低一笑,继续手上的动作,倒也坦然,“你看见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