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20章 这么廉价
    宋渺渺大惊,下一刻,双手就被人牢牢钳住,并猛地拖出了卫生间,直接丢到了床上。

    “好你个小东西,你这是准备跳走啊?”

    她迅速支起身子,讨好的笑,说:“不是,我哪儿敢跳下去,这里可是二楼,闹不好可是要半身不遂的。我就是觉得有点闷,想要开点窗,透透气。”

    “是吗?”男人挑眉,自然是不相信她说的鬼话,直接压了上去。

    宋渺渺即可抵住他的胸口,“我还有一件事想说。”

    他有些不耐烦,“说什么说!哪儿来那么多废话!”

    “我就想问,大哥您能不能直接包了我?”她迅速别开头,躲过了他的嘴,她得拖延时间,刚刚在来的路上,她偷偷的报了警,她得拖到警察上门,“您别看我好像在LAN会所能赚很多钱,其实也没多少,还要看各种客人的脸色,他们吃我豆腐,我还不能吭声。难得大哥你看得上我,我觉得大哥您也是个好人,不如您就把我包了吧?”

    她说着,抬起一条腿,缠了上去,余光瞥了一眼站在旁边的两人,“大哥,就算是要玩,我也就只想跟你一个人玩。”她一边说,一边用脚尖轻轻的蹭着男人的臀部。

    她这娇羞的样子,叫男人怎能不为之心动,这会子哪儿还用脑子思考。

    “行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过,要不要包你,还得看你的功夫如何。”

    宋渺渺浅浅一笑,“那是自然。”

    男人的嘴又要怼上来的时候,她稍稍往后仰了一下,抬手捂住了他的唇,扫了那两人一眼,说:“让他们先出去呗,我的功夫自然不能让外人看见,您说是不是?”

    “听见没有,你们先出去。”

    那两人大概是他的跟班,他一发话,两人就立刻出去了,即便眼里全是不甘,却也不敢提出任何异议。

    房门关上,男人想要将她压在身下的时候,宋渺渺再次推开他,连着推了他三次,男人显然开始有些不耐烦,趁着他将要发火的空档,宋渺渺一下坐在了他的腰间,笑说:“您不是要看看我的功夫如何吗?您便躺着,好好看看。”

    她微笑着,往后坐了坐,手指轻轻的在他某个凸起的部位轻轻点了点,她就这般撩拨了一阵,便解开了他的皮带,拉下了拉链。她心里真是急的要命,额头都冒出了细细的汗珠。

    看着眼前这条藏青色的内裤,她直犯恶心,但若正要走到那一步,倒不如现在这样,也好过被他压在身下予取予求。

    男人的气息越来越重,就在宋渺渺扒下他内裤的瞬间,房门被重重的敲响,她吓了一跳,男人显然非常不耐烦,刚吼了一句谁啊!

    房门就被猛地踹开,两三个警察一下子走了进来,对于眼前这般光景,依旧面不改色,视线环顾了一圈房间,冷道:“穿好衣服,跟我们走一趟。”

    宋渺渺看到他们大大的松了口气,迅速走到警察身边,说:“我是被他们抓来的!他们试图强奸我!之前报警的人就是我!”

    警察冷冷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你报警?我们是收到线报,说这间旅馆涉嫌卖淫。倒是有不少小姐,在抓到的时候,这样哭诉的。”

    宋渺渺微的愣了愣,“不是……”

    “先把衣服穿上,到了警局再说。”显然警察懒得跟她废话。

    她放在浴室里的衣服全部落在地上,已经湿透,没办法穿了。警察叫人弄了一件衣服过来,正好遮住屁股。

    她被拷上了手铐,跟着一群人走出了旅馆。她没想到,这里还真是个卖淫的窝点,可她明明就报警了呀!怎么会这样?

    上了警车,她发现那些个低着头的女孩子,大部分年纪都比她小,她算是这里最老的了。

    到了警局,警察一个个的问,一个个的查。最糟糕的是,宋渺渺没有身份证,身份不明,所以不管她怎么辩解都没用。

    正警察第一百零一次问她是谁的时候,审讯室的门被人敲响,审问他的警官看了她一眼,重重敲了敲她面前的桌子,严肃的说:“坦白从宽。”

    他说着,就去开了门。

    不知道外头那人跟他说了什么,他回来的时候,竟然解了她的手铐,说:“有人来保释你,可以走了。”

    宋渺渺满目惊讶,但也没多问,人家说她可以走了,那就是可以走了!这种时候,她绝对不会多问一句为什么,先走了再说。

    当她走出审讯室,就看到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站在那儿,似是在等她。

    他做了一个可以离开的手势,宋渺渺讷讷的看了他一会,就赶紧离开,他便不远不近的跟在她的身后。

    等出了警局,她才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他一眼,问:“你是谁?”

    他没有回答,只是指了指不远处的车子,不用多说,她也明白,真正救她出来的人,在那儿。

    她舔了舔唇,快步走了过去,轻叩了一下后座的车窗。紧接着,车窗便缓缓降下,傅竞舟的脸,就那样毫无预兆的出现在她的眼前。

    她愣了数秒,才回过神来,低垂了眼帘,轻声说:“谢谢你出手相助。”

    他侧头,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挑眉,“做一次多少钱?”

    宋渺渺微微顿了顿,旋即低低一笑,说:“看老板多大方。”

    “这么廉价。”他哼笑,语气里充满了讥讽。

    “LAN会所来的客人,出手都大方。”

    “所以,这次算是栽了跟头?”

    她垂着眼帘,唇边挂着浅浅的笑,“算是。说起来,我还是要感谢你,这条路算是你帮我选的,改天有机会我请你吃饭,现在手头宽裕,可以请你吃一顿好的。”

    傅竞舟斜眼过来,压着怒火,冷道:“宋渺渺,你可真是出息了。”

    “哪里,是你教的好。”

    傅竞舟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我能把你弄出来,也可以再把你弄进去。你确定,你还要用这种方式跟我说话?”

    “我不敢,我哪儿敢。”她的两条腿露砸外面,风吹过来,吹起衣摆,露出浅色的内裤。

    傅竞舟的目光落在后视镜上,恰好看了个全。

    沉默片刻,他说:“上车,我有话跟你说。”

    宋渺渺没说话,只是乖顺的从车尾绕到另一侧,坐了上去。

    车子启动,很快便驶上了辅路,匀速的行驶在马路上。

    宋渺渺低垂着眼帘,目光落在了自己的手指上,车内安静的落针可闻。

    傅竞舟仅用余光淡淡一瞥,手指轻敲膝盖,问:“这次你回来的目的。”

    “赚钱。”她机械般的回答。

    “丰城没得赚?”

    “我想回来。”

    “不说?”

    她转头,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透着干净,“我说了,我就是想要回来。”

    “故意接近小叔,还敢说你没有目的?”他伸手一把掐住了她的下巴,手指的力道,掐得她骨头生疼。

    她目不转睛的看着他,“我没有,我跟他只是碰巧相遇。”

    “你以为我会相信这种巧合?”车内的光线昏暗,他的眼神在暗处显得越发幽深难懂。

    “不管你信不信,我说的都是实话。”

    他看着她,良久,手指用力的摩挲她的嘴唇,讥笑道:“真是一张好嘴。”

    她咽了口口水,“其实,我来是为了你。”

    他挑眉,只看着她,等着她把话说下去。

    “还是为了之前的事,我想要你的小蝌蚪。”她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就这样看着他。

    他勾唇一笑,目光落在她红润的唇上,问:“今天做了几次?”

    她吞了口口水,“没做,来不及做。”

    “好,很好。”他再次用手指摩挲了她的嘴唇,“你想要小蝌蚪是吗?那就自己来吃。”

    他松开了手,转头看向了前方,司机识趣,立刻升起了中间的隔板。

    宋渺渺暗暗看了他几眼,猜测着这句话里,究竟有几分真,几分假。她抿了下唇,慢慢的靠过去,先是伸手捏住了他的皮带,见他没动,才开始解。

    他的目光晦暗,落在她干净的脸上,真当是堕落至此吗?

    刺啦一声,裤头的拉链被拉下,他依旧没有出手阻止。她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只将目光落在那一点上,说:“小恬是你的女儿。”

    他哼笑了一声,下一秒,便能感觉到她微凉的手,触碰到小傅竞舟。他的眉心微微蹙了蹙,从腹部窜上来的那股血气,竟是完全无法抵挡。

    他放在一侧的手,微的握成了拳。

    只一会的功夫,他就感受到了一股温热,不免吸了口气。他低垂了眼帘,她已然埋首在他的腿间,真是熟练,她给多少男人做过这样的事呢?

    她做过多少次,才会这样熟练,这样没脸没皮!

    他的拳头握的越发紧,反应越发的强烈,那舌头的触感,叫他差一点忍不住。

    宋渺渺捣鼓了半天,嘴巴都酸了,可他依旧没有任何要释放的打算,她不由抬起头,水波流转的眼睛,颇为无辜的看着他,嘴唇的颜色越发的红润,嘴角还透着点点光泽。

    傅竞舟睁开眼睛,垂着眼帘,深深看着她,眼底似是有什么在翻涌,将要喷涌而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