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21章 真相
    她脸颊上的红肿,不断的提醒着他,她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又与什么样的人厮混过。只一瞬间,所有的欲念,消失殆尽。

    宋渺渺讷讷的看着他,微微的抿了抿唇,原本搭在他腿上的手,不动声色的往前移。

    当她的手指撩到他衣服下摆的时候,傅竞舟当即扣住了她的手腕,声音黯哑,“你想做什么?”

    她停顿了一下,说:“何必忍着。”

    “忍?”他嗤笑一声,眼底闪过一丝嘲讽,一把将她挥开,提了裤子,说:“宋渺渺,你以为到了今天,我还会上你?我以为在丰城,我已经说的足够清楚,没想到你竟然还这样执迷不悟,才消停了几日,又找上门来。你是不是认为我傅竞舟脾气特别好,不会拿你怎样?”

    她端正坐好,抬手擦了一下嘴角,倒是忘记了,他这人好像是有洁癖,想要被他打一炮,还是有点难度的。她微微的笑了笑,说:“你离开以后,我自己去做了一次亲子鉴定,你猜怎么着?”

    她侧过头,目光落在他的脸上,语气轻松,像是在说一件奇闻趣事。

    他依旧漠然,显然对于结果,并不是很感兴趣。

    她继续道:“结果跟你妈验的那份不一样,医生告诉我,你们百分之百是父女,没得跑。你说神不神奇?”

    他低哼,“你别忘了,那时候连你自己都相信,她不是我的女儿。”

    “是,因为我足够详细你们,我想你们不至于特意跑到丰城去,给我挖个坑。因为我哥足够混蛋,所以我相信你们不相信他。然而,结果却告诉我,原来你们真的那么闲,千里迢迢专程到丰城来,特意否定我的这个孩子。我怎么就没想到,你要结婚了,若真有这么个孩子,事情会变得很麻烦。”

    “我只相信我自己的结果,所以我不得不再次出现在你的面前,做一些让你讨厌的事。你们可能不在意这个孩子,但她却是我的全部。”她淡淡的笑着,眉毛微挑,“为了这个孩子,我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我很期待,凭你能做点什么。”

    她只眯着眼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便转开了视线,“前面找个地方停车吧,我自己可以回去。噢,对了,可千万不要让沈悦桐知道,她要是知道了,会害怕的。”

    “你这是威胁我?”

    “不,我是好心提醒你。”

    他提唇一笑,“大可不必,她跟你不一样。”

    片刻,车子在路边停下,她用余光瞥了一眼他裤裆的位置,道了句再见,就下了车。

    她就站在路边,两条修长的腿,那样显眼刺目。直到后视镜上的影子再也看不见了,他才收回了视线,某个位置还似火般燃烧着。

    ……

    三日后,不出所料,沈悦桐找上了门。

    她今个正好没去上班,拉开门,便看到沈悦桐站在门口,气势凌然。

    “沈悦桐?”她有些惊讶,转而又露出了一抹友好的笑容,“好久不见。”

    沈悦桐冷然一笑,双手抱臂,“我真的没想到还会再见到你,脸皮还真是厚的可以。”

    她倒是不恼,笑着说:“谢谢夸奖,这可能是老天爷给我和傅竞舟的缘分,孩子病了,无形中又将我和他拉在了一起。真是抱歉,还因此而破坏了你的婚礼。”

    “你很得意?”沈悦桐恨的牙痒痒,当年就是宋渺渺从她手里把傅竞舟抢走的!如今他们都要结婚了,竟然还是她,破坏了她的婚礼!

    “不,我只是感到很抱歉,其实我并没打算破坏你的婚礼,我只是想找他帮忙。他偏不同意,我就只能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得到我想要得到的东西。”她往前走了一步,原本她该是比沈悦桐高一点的,只是她今天穿了平底鞋,而沈悦桐的鞋跟起码在五厘米以上,以此倒是显得她矮了一节。

    她微仰着头,眼里闪过一丝怜悯,压低声音,在她耳边说:“说真的,你确定还要结这个婚吗?我们都有孩子了……”

    沈悦桐目光一冷,倒是没想到这女人到了今时今日还这般盛气凌人!一如当年,她面对她的挑衅时,那般自信傲慢。

    可当年她是什么身份,如今她又是什么身份?当年她踩着她,是因为家室,可如今她宋渺渺还有什么资本傲慢!

    她冷哼,一把将她推开,“宋渺渺,你以为你有个孩子,就能够再次把我挤出去?能够再次进入傅家?”

    她点了一下头,“我没觉得不可以,血浓于水,中间有个孩子调剂,迟早的事儿。”

    沈悦桐笑了起来,一脸不可置信,“你觉得傅家的人到现在还会相信那个孩子是傅竞舟的?”

    “那孩子就是傅竞舟的,我做过亲子鉴定了。”

    “那又如何?你自己做的,跟伯母亲自做的,能一样?你一个有前科的女人,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他们也不会相信你,更不会相信你手里的亲子鉴定结果。我奉劝你一句,有多远滚多远,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和竞舟的面前,不然的话,就不要怪我心狠!”

    宋渺渺眸光一闪,恍然大悟一般,“原来是你在亲子鉴定上做了手脚!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什么?当年是你强行拆散了我和竞舟,我没办法,我只能成全,可结果呢?才三年,你就做了那么多事,把竞舟害成那样!你走了,可以,我会陪着他。可是为什么,我终于要苦尽甘来的时候,你为什么要出现?甚至还带着一个孩子!你以为我会让你得逞吗?你宋渺渺,还有什么脸面,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你知道你当初害的他有多惨吗?”她有些激动,眼里满是怨恨,还透着一丝心疼,那是对傅竞舟的心疼,她是真的爱他,不然不会等他那么多年。

    也不会心甘情愿的,在他低谷的时候,不离不弃的陪在他的身边。

    她也不知道,傅竞舟同样是爱她的,他对她不过是一份责任,对妻子应该有的责任。所以他们不会吵架,永远相敬如宾,没有感情,又何必吵架。

    可真当是一点感情都没有吗?宋渺渺又有些不甘心。

    她垂了眼帘,“所以,你承认了那份亲子鉴定是你做了手脚,对吗?”

    “是又怎样?你当初背叛过竞舟,谁知道这孩子到底是谁的!你做的那份亲子鉴定就一定是真的?没有作假?”

    “我没有。”她回答的十分坚定,“我不会拿我自己的孩子开玩笑,如果她不是傅竞舟的孩子,我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我会去找她的亲生父亲,绝对不会赖着傅竞舟不放!”

    “我知道你们相爱,当年我拆散你们,自有我的目的,也有我的苦衷。同样,我现在出现,并不想破坏你们的婚礼,我只是迫不得已才那样做。但就算我这样做了,你们还是会结婚不是吗?到了今天,我根本就不能再破坏你们之间的感情,就算有了孩子,也不可能。你在害怕什么?”

    她能够理解沈悦桐,可却不能认同她的做法,也无法原谅她的做法,这不是耽误时间吗?小恬哪儿还有那么多时间去等待?

    沈悦桐从包里拿出一叠照片,狠狠砸在了她的脸上,怒目而视,“你真的如你所说不是来破坏我们之间的感情吗?你自己看看你自己做过的一切!宋渺渺,你倒是告诉我,你走都走了,为什么还要生下竞舟的孩子?为了什么!为了还不是有朝一日能回来得到点什么好处吗!”

    她微微张嘴,却不愿与她多说什么,回过头,看向了屋内,说:“伯母,你都听到了?”

    沈悦桐微的一愣,顺着她的视线往里看去,只见钟秀君从衣柜的后面走了出来,脸色有些难看,她手上还拿着手机,屏幕亮了一下,似乎是在通话中。

    她不由瞪大了眼睛,往后退了一步,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摇了摇头,“不是!不是这样的!”

    宋渺渺退到一旁,在一个月之前,她拿到亲子鉴定之后,就让宋江南帮她去调查了一下,这才知道原来钟秀君的那份亲子鉴定是被人做了手脚,顺藤一查,便知道是谁了。

    她也没有想到,沈悦桐会这样,在她心里,她该是一个温婉善良的女人。

    就像傅竞舟说的,她和她是不一样的。

    钟秀君还是保持良好的仪态,径直的走到沈悦桐的面前,说:“这事儿,我们回去再说。”

    “伯母……”她喃喃低语。

    钟秀君转头看向立在一旁,低垂着眼帘的宋渺渺,说:“悦桐有句话说的很对,当初你都走了,为什么还要生下竞舟的孩子,你的目的不言而喻吧。”

    宋渺渺闭了一下眼睛,“我那时候确实有这个想法,可现在是孩子生病了。”

    沈悦桐这会不敢多说一句,可心里却恼怒的很,垂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

    钟秀君没再同她多言,而是拉着沈悦桐离开了。

    听到楼下汽车引擎的声音远去,宋渺渺才吐了口气,整个人靠在了门板上。无声的笑了起来,她哪儿敢承认,当初生下那个孩子,是因为她对傅竞舟有了情。

    如今傅竞舟跟沈悦桐才是天生一对,说出这种话,还不是自己找虐。

    ……

    傅竞舟指间夹着一支烟,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将手机放在了办公桌上,视线落在远处,神色晦暗,目光阴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