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24章 邪恶目的
    宋渺渺做好三明治和牛奶出来,便看到小恬双手捧着胖乎乎的脸蛋,歪着头就这样看着傅竞舟,毫不避讳。

    小恬对傅竞舟似乎很好奇。

    她走过去,将三明治和牛奶递到傅竞舟的面前,“很久没做,有点生疏,要是不好吃,你别勉强。”

    随后,她就坐到小恬身边,将三明治切成两半,将其中一小块递到了小恬的嘴边。她张大嘴巴,咬了一大口,扭着身子,一脸喜气,说:“好久没做妈妈吃的菜了,还是那么好吃。”

    “少吃点,一会午餐还有很多你喜欢吃的菜,要留着肚子,一会好好吃一顿。”她笑着摸摸她的头,心里喜滋滋的。

    小恬重重的点了点头,但还是把宋渺渺手里的三明治吃了个干净。

    傅竞舟慢条斯理的吃着三明治,仅用余光淡淡瞥她们母女一眼,小恬的笑容天真烂漫,看的出来是真的开心,不像平日在家里对着其他人时,笑的腼腆。

    这时,她突然转过视线,笑嘻嘻的看着傅竞舟,说:“傅三叔叔,我妈妈做的三明治,是不是很好吃?”

    他勾了一下嘴角,低垂了眼帘,淡淡说:“还可以。”他这人天生冷淡,不管是对着大人还是小孩,都一样。总是一副拒人千里的样子,让人无法靠近,即便近在咫尺,也觉得好像远在天涯。

    小恬嘟了嘟嘴,显然是不太满意这个答案,但眼前这个叔叔看起来又不太好惹,她便挨在了宋渺渺的身上,说:“我最喜欢吃妈妈做的食物了,我觉得这世上妈妈做的食物最好吃。”

    他轻笑一声,“嗯,你妈放个屁都是香的。”

    宋渺渺不由拧了一下眉,笑说:“她是我女儿,自然会觉得我做的最好吃,你以前小时候一定也这样。”

    他挑眉,抬起眼帘,瞥了她一眼,“我从来不吃我妈做的东西,会死人。”

    她的笑容僵了一下,心知是说不过他,见他吃的差不多,起身拿过了盘子,对小恬说:“走,陪妈妈一块洗碗去。”

    “好。”她擦了擦小嘴,就拿起盘子,跟着她亦步亦趋的进了厨房。

    傅竞舟喝完牛奶,本想直接上楼洗澡,隐约听到厨房传来的笑声,他不由停了步子。片刻,便拿了杯子,走向了厨房。

    走到门口,便看到一大一小,站在水槽边上,一块洗碗。他们家的水槽够大,宋渺渺拿了个小凳子,小恬就站在边上,两个人站在一块洗碗,一点都不挤。

    他站在门口没出声,直到佣人过来询问,宋渺渺听到动静,转头,才发现他站在门口。她甩了一下手上的水,走到他的面前,接过了他手里的杯子,说:“你刚才放在桌上就行,我会来收拾。”

    “这是基本规矩。”

    “噢。”她没多问,反正以前她在这个家的时候,并没有这样的规矩,也没见过他亲自收碗筷到厨房里。

    小恬跳下凳子,凑到厨房门口往外看了一眼,直见到傅竞舟上了楼,才又回到宋渺渺的身边,说:“妈妈,你说这个傅三叔叔是不是不太喜欢我?我来这里的第一天,我叫他,他只点了一下头,什么也没说就走开了。我的房间还跟他挨在一块,有时候早上起来,一出门就能撞见。我叫他,也不见他应声。”

    “不会,你这么可爱,他怎么会不喜欢你,傅三叔叔可能是不善于表达,也不知道怎么跟小孩子相处,才会这样。你要谅解他,知道吗?”

    小恬歪着头,“嗯,是不是就像小明一样,有自闭症?”

    小明是她幼儿园时候的同学。

    宋渺渺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看着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总不能说他就是不喜欢你吧。她想了想,点点头,说:“是啊。”

    她一副了然的样子,“那我就明白了。”

    宋渺渺也不知道她明白了什么,直接转开了话题,并没放在心上。

    谁知道中午吃饭的时候,小恬爬上椅子,就对着宋渺渺说:“妈妈,你去楼上叫傅三叔叔一起下来吃饭,我昨天听奶奶说,他身体有点不舒服,今天会在家休息一整天。”

    “不用了吧,他应该不会喜欢吃这些菜。”

    “去嘛。妈妈,你以前不是说得自闭症的人都很可怜的么,咱们不能歧视他,要帮助他。妈妈你去嘛。”

    宋渺渺把筷子放在她的小碗上,说:“那你怎么自己不去?”

    她抿了抿唇,嘿嘿的笑了笑,说:“我怕。”

    “行,那我去叫他,他要是不下来,就不怪我了啊。”

    她用力的点了点头。

    宋渺渺解了围裙,上了楼,站在卧室门口,她犹豫了好一会,才深吸一口气,敲响了房门。

    过了好一会,他才过来开门,身上依旧是早上那一身衣服,看样子他今天是不准备出去了,“什么事?”

    “小恬让我来叫你一块吃饭,都是我做的一些家常菜,你……要吃吗?”她只是象征性的来问,并没有想过他会真的下来吃饭。

    所以,当他点下头的瞬间,宋渺渺愣了几秒,才回过神来。

    随后,他换了一身衣服下楼,他本就是衣服架子,所以穿什么衣服都好看,只是穿正装的时候,整个人显得比较严肃不近人情,可他穿这种闲适的衣服,看起来就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掩了身上所有的锋芒,平易近人很多。

    他扫了一眼桌上的菜,确实是一些非常非常家常的菜。

    宋渺渺知道他吃东西是有点挑的,而她印象里,他应该不会喜欢吃这些,笋干炒肉啊,番茄炒蛋啊,炒牛肉啊等等。

    “嗯,你要是不喜欢的话,可以叫佣人过来,另外煮几个菜。”

    “不用麻烦,反正我也没什么胃口。”他拿起碗和勺子,盛了一碗干菜汤。

    然而,整顿饭下来,他也就只喝了汤。

    宋渺渺猜测,他可能是胃不舒服,他以前就有这毛病,她还以为过了这么些年,有沈悦桐在身边照顾着,应该会好很多才对。

    “我一会给你煮点粥,什么都不吃对胃也不好。”

    他抬起眼帘,没有应声,但也算是默认了。

    餐后,她先陪小恬睡午觉,等她睡着了,才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间,赶紧去厨房煮粥。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她便端着清粥小菜,上了楼,敲开了傅竞舟的房门。

    她走进去,时隔六年,再回到这间卧室,除了一些女性化的摆设全部都不见了,其他东西好像都没什么变化,就是比以前冷清了许多,一切仿佛回到了他没有结婚之前。

    她站在门口,视线环顾了一圈,回忆太多,一时让她有些愣神。

    傅竞舟回头,咳嗽了一声,引得宋渺渺立刻回神,迅速过去,将托盘放在了茶几上,“那你慢吃,我先出去了。”

    “坐下。”带着命令的口吻说了这两个字。

    她想了想,还是坐了下来。他端起碗,用调羹慢条斯理的搅拌着碗里的粥,热气腾腾。

    “关于孩子的事,我妈跟你说了吗?”

    她点头,“说过了。”

    “你的选择?”

    她笑了笑,说“你觉得我有选择的余地吗?”

    “委屈吗?”他低垂着眼帘,重复着搅拌的动作,耳边时不时传来调羹碰撞碗壁的声音。

    宋渺渺不明白他问这句话的意思,“说不委屈,肯定是假的,可我有什么办法?难不成你还有更好的选择?”

    “有啊,还钱,还情。等一切都还清了,你还是可以回来看孩子。”

    “怎么还?”

    他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抬起眼帘,“你不是喜欢做皮肉生意吗?我就跟你谈这个。”

    话音刚落,手机铃声骤然响起,是她的,来的是短信。她顿了一下,没动。

    傅竞舟看着她,扬了扬下巴,“怎么不看?做贼心虚?”

    她喉头微动,拿出了手机,短信是傅沅发过来的,她点开看了一眼,神色微变。然而,她的变化,全数落在傅竞舟的眼里,他伸出手,一副不容拒绝的样子。

    宋渺渺看了他一眼,迅速的点了几下,他眉头一紧,伸手一把抢过了她的手机,屏幕上正好跳出删除成功的界面。他目光一冷,举起手机,问:“谁?”

    “没什么,垃圾短信。”

    “垃圾短信?”他哼笑一声,“你说不说?”

    她紧抿着唇,片刻,才抬眼帘看了他一眼,眼里带着一丝调笑,说:“我的恩客给我发的短信,你也要看?我有习惯看完就删,你若真想知道,我可以背给你听。他说他很想我,想我的身体,想我的嘴,想我下面……”

    她的话还没说完,下一秒,碗里的粥,全数泼在了她的脖子上,纯白的粥,缓缓滑入领口。

    她闭一下眼睛,噗嗤一笑,缓慢睁开眼,看着他,说:“你生气了?”

    他眯了眼睛,沉默良久,低低一笑,将空了的碗放在了茶几上,抽了几张纸巾,擦了擦手指,说:“怎么会,我很高兴。”

    她点了点头,低头看了看胸前的粥,说:“小恬快要醒了,麻烦你给我一件衣服,总能让她看到我这样吧?”

    他丢了一件他的衬衣给她,宋渺渺拿着衬衣进了卫生间,她脱掉了身上的衣服,用清水稍稍清洗了一下,正准备擦干的时候,身后的门突然被人打开。她立刻套上衬衣,一转身,便看到傅竞舟冷漠的脸。

    衬衣被水沾湿,呈半透明,她里面的胸衣还没来得及穿,胸前的风光若隐若现,下巴上,脖子上的水珠,不停的滚落,没入衬衣里。

    她的背脊紧贴在洗手台上,眼里的惊吓一闪而过。

    傅竞舟关上门,走到她的跟前,“脱了。”

    “什……什么意思?”

    “脱了。”他又重复了一遍。

    话音落下,宋渺渺便隐约听到了外面小恬的叫声,她微微瞠目,突然察觉到他的邪恶目的。

    他目光幽深,“你自己脱,还是我给你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