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26章 我答应
    宋渺渺回到家之后,几天都没有出去,认真的考虑了傅沅给她的建议。

    只是她有点想不通,傅沅为什么要牺牲自己的婚姻来帮助她?

    可现在不管他是什么目的,这是她现在最好的选择,不管是哪一方面。她躺在床上,拿着手机犹豫了很久,还是发了个短信给他。

    恰好那个时候,傅沅和傅竞舟一块有个共同的饭局,两人就坐在一块,傅沅的手机就放在椅子后侧,他喝了不少酒,恰好这个时候,他去了厕所,手机叮的一声,引起了傅竞舟的注意。

    他侧目瞥了一眼,显示是宋渺渺来的短信,由着她的内容短小,不用划开,也能看到,仅三个字,我答应。

    傅沅很快就回来,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就将手机放进了口袋里,坐下来继续跟人喝酒,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但唯独傅竞舟看的出来,他比刚才高兴了一些。

    是因为宋渺渺那三个字。

    饭局散场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两人一块走到饭店门口,车子已经准备好了,傅竞舟替他拉开了门,傅沅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声谢谢。

    他坐好,傅竞舟就关上了门。

    傅沅降下车窗,看了他一眼,说:“怎么?不愿跟我同车?”

    “当然不是,我还有事。”他脸上的笑容依旧平和淡然。

    傅沅点了点头,“那行吧,我先走了。”

    傅竞舟轻点了一下头,往后退了一步,看着车子远去,才从助理手里拿了钥匙,自顾自的走向了停车场。他今天喝的不算多,还能自己开车。

    助理看着那没入夜色的背影,不觉有点担心,喝了三四杯白酒,竟然还要开车,真当是不怕死。

    ……

    傅竞舟的车子开的很快,他的目的地很明确,没有半分迟疑。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他的车子就直接驶进了一处狭窄的弄堂,骤然停在了最里面的一栋房子前面。

    可他似乎还是来晚了一步,前面有辆车牌号是888的奔驰,就停在他的前面,这不就是刚才他在酒店送傅沅上车的那辆奔驰吗。

    他抬头,往上看了一眼,三楼的窗户灯光很亮。大概正在招呼客人吧。

    他眯了眼睛,挂了倒车档,慢慢后退,慢慢的驶出了弄堂,停在了附近一颗大樟树下面。他降下车窗,从储物抽屉里拿出了一包烟,点上,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弄堂口,抬手看了一下表,记住了时间。

    耳边传来不知名的虫叫声,这些个老房子不隔音,时不时还能听到住户讲话的声音,或者争执的对话。他靠在椅背上,脑袋有点昏昏沉沉的,他酒量也还行,三四杯茅台,还不至于让他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车子边的地上,多了无数的烟头。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他才看到一辆车子姗姗从弄堂里出来。

    他慢条斯理的抽完了手里最后半根烟,才启动车子,缓慢的再次开进了弄堂。他下车,抬头看了一眼,三楼的窗户灯光明显暗了一截,想来是要睡觉了。

    他进了楼道,慢慢的一步步上去,楼道里很安静,能清晰的听到他自己的脚步声。

    片刻,就在三楼的门前,停住。他伸手拍了拍门。

    过了好一会,便听到里面传来了脚步声,然后是解锁的声音,紧接着,里面的木门就被打开了。

    宋渺渺穿着睡衣,往外看了一眼,走廊的灯没亮,傅竞舟就站在黑暗里,真是个不速之客。

    她愣了愣,没有立刻开门,只看着他,说:“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有客上门,你还不乐意了?”

    “当然不是。”

    他脸色微沉,“你准备让你的客人一直站在门外吗?”

    宋渺渺吞了口口水,这大半夜过来,一定没什么好事儿。再者,傅沅前脚刚走,他后脚就到了,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儿。

    但他人就在外面,不开门不行。

    终了,她还是开了门,退了一步,说:“房子简陋,别见怪。”

    傅竞舟环顾一圈,真当是弹丸之地,不过她收拾的干净,倒也不觉有多简陋。

    她拉了一把椅子,又拿了一只水杯,将傅沅喝过的那只放在了边上,“我这里只有凉开水,你不介意吧?”

    他一进来,宋渺渺便清晰的闻到了他一身的酒气。

    他没有坐,也没有接过那只杯子,视线扫了一眼桌子一角的那只玻璃杯,说:“刚接待完客人?”

    她身上的睡衣,是一件大号的男式T恤,她比较瘦,衣服穿在她身上,跟睡裙似得。她站在桌子边上,将水杯放在桌子中间,说:“是啊。”

    “谁?”

    她侧目看了他一眼,笑说:“这跟你好像没有关系吧?”

    “没关系?”他唇角一扬,缓步走到她的跟前,倏地伸手,温热的手掌覆盖在了她小腹的位置。

    宋渺渺有些条件反射的往后躲,却被他一下摁住了肩膀,动弹不得。

    他突然凑近,身上的酒气越发浓烈,覆在她小腹的手,突然一紧,“你这里很快就要孕育我的孩子,你说跟我有没有关系?”

    她紧抿了唇,低着头,说:“你放心,只是一个普通朋友过来看我,并没有做什么。”

    “是吗?”他没有立刻推开,仍站在她的跟前,她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跟以前一样,很容易让人安稳心神。他不由闭上了眼睛,一只手慢慢的抚上了她的背脊。

    宋渺渺站的笔直,舔了舔唇,问:“你那么晚过来,找我什么事?”

    她的声音,成功的拉回了他的心神,恍然睁开了眼睛,松开了手,往后退了一步,说:“你在打什么主意?”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来这里的目的,你们不都已经知道了吗?我没别的想法,就是想治好小恬的病,仅此而已。”

    “是吗?”他挑眉,唇角微微一扬,目光却冷了几分,看着她那一脸无所求的样子,再想起刚才在这里傅沅待了整整两个小时,在酒店他看见的那条短信。

    怒气直窜上来,一把扣住了她的脖子,几步就将她推到在了床上,“你还敢说你别无所求?刚才来这里的客人,是傅沅吧?”

    她就知道他突然出现,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你倒是说说看,大晚上,他刚应酬完就过来找你,究竟是有什么天大的事儿?你倒是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啊。”

    他手上的力道不轻不重,掐的她难受,却不至于窒息。

    她跟傅沅之间的事儿,自然不能老实跟他交代,“他只是过来告诉我小恬在傅家的情况,我顺便拿了写东西,让他交给小恬。在傅家,也就他愿意理我,我只能找他帮忙。”

    “你还要骗我?”他的手指微微收拢。

    她双手紧紧的掐住他的手腕,说:“我没有骗你,真的没有。”

    她在他身下不停的动弹,胸前的柔软,不停的在他的小臂上蹭啊蹭的,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她没有穿内衣,由着她挣扎的厉害,露出了黑色的内裤,无形中,竟挑起了他的一丝欲念。

    片刻,他转而扣住了她的双手,长腿直接顶住了她乱动的双腿。她的胸口剧烈起伏着,他的目光变深。

    在酒精的作用下,倏地低头堵住了她的唇。

    宋渺渺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紧抿了唇,瞪大眼睛看着他。

    他睁开眼睛,对上她的视线,眉头微的一蹙,伸手用力的捏了一下她的下巴,宋渺渺吃痛,终究是张开了嘴。

    他的吻热烈而又粗鲁,片刻的功夫,她便尝到一丝血腥味。

    她不再挣扎,身上的衣服被撩到最上面,明明没有太多的调情,他却能轻而易举,并准确无误的点燃她身上的火苗。这种人,明明一副清心寡欲的样子,却能准确无误的了解到她身上所有的敏感点。

    难不成,是过去她对他有什么误解?

    她咬着唇,尽量让自己不发出半点声音。

    当他的手指挑起她内裤一角的时候,宋渺渺心里生出了几许期待,她双手紧紧攀着他的肩膀,脸颊微红,整个人顺从的躺在他的身下,等带着他更进一步的举动。

    然而,在这关键的时刻,他却只是用力的弹了一下她的内裤,宋渺渺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那湿漉漉的眼睛,就那般看着他,柔软又温顺。

    他的衬衣只解开了四个扣子,领带给他丢在了地上。

    他突然停下了所有的动作,目光深邃,紧紧的盯着她的眼睛,眼底有怒,还带着一丝厌恶。

    静默片刻,他突地扬了一下唇角,眼里闪过一丝戏谑,伸出一根手指,挑起了她的下巴,说:“宋渺渺,你是准备叔侄通吃?”

    她的气息还有些不稳,身子还在继续发烫,只是心里的那一团火,却就此熄灭了。

    她低低一笑,眼里的那份柔软和温顺,顷刻间消失,笑道:“好像是你先把持不住的,怎能怪我?”

    他讥讽的笑,“你被那么恶心人上过。对你,我想硬都硬不起来。”

    “是吗?”她看着他微微一笑,手直接往要害处去,却在快要碰到的瞬间,被他迅速扣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