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32章 陷害
    “一会你就知道了。”

    傅竞舟重新回到原来的位置上,宋渺渺深吸了一口气,想要压下身体里那股子气,始终以失败告终。

    这时,电梯停住,进来几个男人,她站在中间没动,几个男人从她身侧走过,有两个不小心碰到了她,她整个人便挨了过去。

    傅竞舟当即顺手将她整个人给拽了过来,摁在了角落,那几个男人不自觉的往他们这边看了一眼。傅竞舟神色淡然,冲着他们浅淡一笑,以示礼貌。

    到了二十四层,他便领着宋渺渺出了电梯。

    她猛烈挣扎,傅竞舟二话没说,直接松开了手,她一个踉跄,直接撞在了墙上,片刻整个人便慢慢往下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后用力的扯着自己的衣服,一张脸不知何时变得通红,药效开始发作,她整个人难受的不行。

    傅竞舟走到她的跟前,皮鞋的尖头提了提她的膝盖,“你打算在这里来一段脱衣秀?”

    宋渺渺恶狠狠的瞪视了他一眼,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用力的吞了口口水,说:“你到底要干什么?”

    他弯身蹲在了她的面前,一只手搁在膝盖上,只问:“你要不要跟我走?”

    她转过身,想往另一侧爬,很坚决的表达了她不愿意跟他走的想法。

    傅竞舟嘴角一扬,伸手一把勾住了她的衣领,直接给勾了回来。她拧着眉头,猛地挥动了一下手臂,“你放了我!我要回家!”

    “你现在这个样子可不能回家。”他说着,直接将她从地上拽了起来,不管她如何挣扎,直接拖进了房间。

    她在走廊上大喊,却一个人也没有,连打扫房间的阿姨都没有一个!

    房门推开,她被一把推进了房间,她本就没有太多的力气,直接摔在了地上。药性越来越强,她快要控制不住自己,傅竞舟就那样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挑着眉,笑道:“你之前不是想方设法的想要跟我有点什么,现在有那么好的机会,这就怂了?可千万别告诉我,你这是对傅沅从一而终。”

    她双手紧握,指甲深深的嵌进肉里,痛感总归能让她的理智存留的更久一点,她紧咬着牙关。片刻,猛地扑了过去,双手拽住了他的裤腿,咯咯的笑着,说:“你要是愿意出轨,我愿意奉陪到底。”

    她拽着他的衣服,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靠在了他的身上,额头重重的撞在他的唇上。

    她整个人都很烫,呼吸急促,她扬唇,呵呵的笑了好一会,便猛地抬头,一下堵住了他的唇,像个蛮牛似得,重重撞在他的身上,傅竞舟退后两步,撞在了门板上。

    终于,她彻底失去了理智。

    一夜情迷,宋渺渺到最后连眼前的人是谁都不知道了,只知道不停的索取。

    第二天清晨,宋渺渺是被一阵敲门声给吵醒的,她睁开眼睛的瞬间,就有人破门而入,她的脑子还昏昏沉沉,一片空白,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整个人就被人从床上拽了下来,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旋即,自觉头皮一紧,耳边刮过一阵风,啪的一声,脸颊就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

    她睁开眼,眼前的一切,时而模糊时而清晰,又有人要上来打她,她下意识的用手抱住自己的脑袋,紧缩成了一团。

    “够了!”

    是傅沅的声音,紧接着那些雨点般的拳头,戛然而止。

    “你怎么样?”

    他说着,用被子将她整个身体裹住,宋渺渺缓缓露出一张茫然的脸,讷讷的说:“傅沅?你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哪儿?”

    “你还在装什么?就知道你不怀好意!竟然趁着悦桐出去旅游的空挡,勾引竞舟!你说,你究竟用了什么手段!”说话的是沈悦桐的闺蜜楼笑笑,刚刚那一巴掌,就是她打的。

    宋渺渺环顾了一圈,发现房间里站着三四个人,连钟秀君都在。

    她裹紧了身上的被子,回头,便看到罪魁祸首傅竞舟就站在床边,身上穿着一件浴袍,一脸无辜。

    “好像是这里,快点快点!”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沈悦桐就站在门口,侧头一看,竟来了一群记者。她迅速往里走了一步,并关上了房门。下一秒,记者就达到了门口,开始用力敲门。

    她脸色铁青,沉默了好一会,才走到了傅竞舟的面前,看着她,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

    他耸肩,“我也不太清楚。”

    “你不清楚?傅竞舟,你敢说你不清楚?”宋渺渺猛地站了起来,尖着嗓子,大声说。

    “是你给我下药了?”

    “你!”宋渺渺一张脸涨得通红,侧头看向了傅沅,用力摇头。

    “总不至于是我给你下药吧?你觉得这可信吗?”

    外面记者还在敲门,还是钟秀君比较冷静,说;“现在不是追究的时候,先想想怎么从这里出去,你们两个先去把衣服穿好。”

    傅沅将宋渺渺从地上扶了起来,带着她进了卫生间,并将散落在地上的衣服,纷纷捡起来,递给她。宋渺渺有点不敢看他,只低着头接过了衣服,就迅速的关上了门。

    下一秒,傅沅猛地转身冲向了傅竞舟,他挥拳的瞬间,傅竞舟就迅速的扣住了他的手腕。

    钟秀君立刻将人拉开,说:“现在就不要添乱了,这事儿绝对不能让记者拍到。这几天,你跟宋渺渺赶紧把婚礼办了!一会,就你和渺渺留在外面,其他人都找地方躲起来,绝对不能让记者拍到!老三,听见了吗?”

    “好。”

    钟秀君深深看了他一眼,片刻,宋渺渺穿好衣服出来,其他人已经找了位置躲好,而傅沅脱掉了上衣,坐在床尾。

    外面的敲门声还在继续,她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他淡淡的笑了笑,看到他的眼神,宋渺渺便瞬间反应过来,外面都是记者,定是不能拍到她和傅竞舟,如果是她跟傅沅,就没什么关系。

    她走过去,将被子放回了床上,坐在他的身侧,伸手搭在了他的手背上,一句话也没说,但又想是说了很多。

    傅竞舟躲在柜子里,透过缝隙,便能看到一切,而这个角度,正好也能清楚的看到宋渺渺脸上的表情。

    沈悦桐就在他的面前,一只手紧紧的扣着他的手,指甲在他掌心内用力的掐了一下。他转过了视线,正对的便是她潮湿的眼睛像是在质问什么。

    他反手握住了她的手,却没有同她继续对视下去。

    傅沅走过去,拉开了门,皱着眉头,说:“你们烦不烦?”

    记者们见着他,皆是一惊,显然是没有想到会是傅沅来开的门,紧接着,宋渺渺就走了过去,问:“是谁啊?”

    “一群无聊的人。”傅沅没好气的说,这会酒店经理带着保安赶了过来,迅速的将那群记者给赶走了。

    他们离开的时候,皆是一脸问号,互相询问,“不是傅三少的桃色新闻么?怎么会变成傅五爷?”

    宋渺渺暗暗吐了口气,酒店经理连着说了三声抱歉,傅沅倒也没多追究,只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就回了房内。

    只一会,原本躲起来的人,全部走了出来。

    钟秀君说;“咱们不要一块出去,分开了出去,那些个狗仔队眼睛太毒,先后联系,一定会注意到什么。你们两个先走。”

    “嗯。”傅沅拿起床上的衣服,穿了起来。

    楼笑笑有点不依不挠,“就这样完事了?悦桐,你倒是说句话啊!都这样了,你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女人还要再进傅家?疯了吧!现在才刚结婚,就闹出这种事儿,等她进了傅家,还会有更出格的事儿吧!”

    “还有,傅沅,你还准备娶这个女人啊?”

    傅沅冷了脸,“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说傅家的事儿!”

    楼笑笑嘴巴一嘟嘴,“我……我就是为悦桐打抱不平!你们傅家这样简直就是欺负人!这女人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儿了,上次悦桐跟傅竞舟第一次婚礼的时候,她就上来捣乱!这样的人,还要进傅家的门,那悦桐岂不是要被你们欺负死了!悦桐,这事儿,你可不能不说话了!”

    “上次忍了,这次可不能再忍!”她说着,走到了沈悦桐的身边,用力的拽了拽她的衣袖,想让她拿出点气势来。

    可她又能说什么?钟秀君那么疼爱小恬这个孙女,不管怎么样,宋渺渺现在肯定是动不得。稍后,他们还要做人工授精,还要怀傅竞舟的孩子……

    她几乎都不敢往下想,为什么!为什么宋渺渺还要出现,还带着孩子!

    她深吸一口气,露出一丝浅笑,拉开了楼笑笑的手,说:“笑笑,这事儿你就别管那么多了,这是我们的家事,我相信妈会给我一个很好的交代,竞舟也是。”

    “你!”

    楼笑笑还想说什么,沈悦桐便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不让她再说下去。

    这会,傅沅已经穿好衣服,拿了房卡,走到宋渺渺面前,说:“我们走吧。”

    她点了点头,便无声的跟着他出了房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