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35章 等得起吗?
    “你要去做什么?你今天要是就这样走了,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婚姻就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了!”

    沈悦桐尽可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压低声音说着。

    他的态度,他的所作所为,让她一刻都没有办法安心。那天的事儿,她只能是安慰自己,告诉自己,那一定是宋渺渺做的手段,傅竞舟绝对不会这样做,可她心里有个声音,在不断的告诉她,傅竞舟才是主动的那一个。

    他对宋渺渺并不是完全的无情。

    那几年的婚姻生活,终究是她心里的一根刺。

    为什么宋渺渺不是真的死了!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出现!

    她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成了拳,缓步往前,站在了傅竞舟的面前,软了语气,说:“别走好不好?事情你交给别人去做,好不好?算我求你了。”

    傅竞舟脸上没什么表情,只低垂了眼帘,淡淡瞥了她一眼,说:“这件事只能是我去,悦桐你不该是这样一个无理取闹的人。”

    “我无理取闹?傅竞舟,酒店那事儿到现在你还一句话都没说!连一句安慰和承诺都没有,你说我无理取闹?你总不能指望我,看到这些还能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吧?我是你妻子,不管是因为什么,你跟别的女人发生那种关系,你让我当做什么事都没有,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我是个人,我有感情,我会难过会嫉妒的!”沈悦桐有些激动,一张秀气的脸涨得通红,额头青筋凸起。

    傅竞舟目光深邃,沉默片刻,一点一点的掰开了她的手指,说:“悦桐,你要知道,这样的日子还会有很久,你好好考虑,愿意继续就继续,若是不愿意,你现在说结束,我也依着你,不会有半句话。”

    沈悦桐闻言,不由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他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微微张着嘴巴,嘴唇颤抖,喉咙口像是堵了棉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傅竞舟说:“我还有事,先走了,考虑好了,给我打电话。”

    他说完,往边上走了一步,沈悦桐立刻堵了上去,瞪大眼睛看着他,却是一句话也不说,就这样看着他。

    他往边上走一步,她就堵过去,走一步堵一步,反复数次之后,傅竞舟终于有些不耐,皱了一下眉头,深深看了她一眼,说:“让开。”

    “我不让!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你再说一遍!”

    他眸色沉沉,“我并不想耽误你。”

    “你现在是不是要去找宋渺渺?”

    他没说话,算是默认。

    她冷笑,眼眶开始发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就知道!你喜欢她?”

    “我不喜欢她,但小恬是我的女儿,她出事了,我有责任和义务过去照顾我的女儿。”他的声音一点感情都没有,冷冰冰的。

    沈悦桐吞了口口水,再次拉住他的手,说:“竞舟,我们生孩子好不好?”

    他终是皱了眉头,“悦桐,我现在没有心情谈这个。你也该冷静一下。”

    他扯开她的手,稍一用力就将她拽到了一旁。

    大步走向了自己的车子。

    沈悦桐对着他的背影大喊,“傅竞舟,你混蛋!”

    他没有丝毫停顿和迟疑,直接上了车,很快启动车子,只一会,就消失在了她的眼前。

    她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方清华走出来,就看到沈悦桐蹲在地上,双手抱着脑袋,小声的啜泣着。

    “怎么了这是?”

    沈悦桐像是没听到,依旧自顾自的哭着。

    方清华蹲在她的面前,扯开了她的手,看到她花猫一样的脸,皱了眉,“吵架了?”

    “妈,他说让我自己考虑要不要继续下去,他说这样的日子还会很多,如果我说停止,他不会说半句,他说他依着我。”她哽咽着,哭起来的样子,特别难看,大概是蹲累了,她直接坐在了地上,毫无形象的大哭,“妈,他不爱我吗?为什么可以那么轻易的说结束!为什么他就不能哄我两句,说几句好话,我知道他不是故意的,我知道一切都是宋渺渺再搅局!”

    “可我是人,我有情绪的啊!他怎么可以这样!”

    方清华叹了口气,拿出帕子擦了擦她的眼泪,说:“竞舟本就是这样清冷的一个人,你也不是不知道。说到底是因为那边有个孩子,有了孩子就是一辈子的牵扯,现在那孩子又生病了,还让他们再造一个出来,这不是更牵扯不清么。”

    “你要是这种状态,不如就早点结束,不然竞舟迟早是要离开你的,他们这种男人都喜欢听话懂事省心的老婆,你明白吗?”

    沈悦桐紧抿着唇,慢慢的冷静了下来,这会才察觉到自己有多失态。

    傅竞舟有句话说的对,小恬是他的孩子,孩子出事了,他不可能不管。

    “妈,明天我去医院看孩子,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方清华欣慰一笑,摸了摸她都头,说:“我相信你,一直以来你都是个聪明有主意的孩子,男人不是靠一哭二闹三上吊争取来的,这是最低级的招数。”

    她扬起了嘴角,点了点头。

    ……

    傅竞舟到医院的时候,宋渺渺正坐立不安的等在急救室门口,走廊上就只有她一个人,看起来孤苦无依,双肩单薄,那样无力,却有倔强的生存着。

    他走过去,问:“怎么回事?孩子到你这里两天就出事,你怎么照顾她的?”

    宋渺渺立刻站了起来,“我什么也没做过,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突然就晕倒了,还留了好多鼻血。我……我真的什么也没做,我有好好照顾她。”

    她整个人很慌乱,脸色苍白,眉头皱了皱,“是我不好,是个没有照顾好她。怎么孩子到我这儿,就出事!”

    她扬起手,打了自己一巴掌,另一只手再扬起的时候,傅竞舟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

    宋渺渺抬头,一双眼睛满是泪水,抬眼的瞬间,眼泪啪嗒一下掉了下来,她讷讷的问:“小恬不会有事的哦?”

    “不会,我的孩子自然不会有事。”

    她侧头看了一眼紧闭的大门,默了半晌。突然转头,一双眼睛亮晶晶的,说:“我们快点做人工受精手术吧,好不好?”

    话音刚落,急救室的门推开,两个医生从里面出来,给他们说了一下情况,让先住院,做一下物理治疗。

    傅竞舟当即联系了私立医院,直接把人转了过去,在那边有小恬专门的主治医生,更了解她的病情,治疗起来,也不至于太盲目。

    傅竞舟同她一块坐救护车过去,路上宋渺渺一直握着小恬的手,目光落在她的小脸上,一直都没有转开。

    到了医院,一切都安顿好,她准备进病房陪小恬的时候,傅竞舟叫住了她。

    她像是想到了什么,转身站在他的跟前,说:“今天谢谢你,谢谢你及时出现,我真的没想到你能来的那么快。”

    “安全期吗?”

    宋渺渺愣了一下,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什么?什么意思?”

    “我问你是不是在安全期。”他目光幽深,却格外认真。

    片刻,宋渺渺便反应过来,他说的安全期是什么意思。

    她在心里算了一下,说:“不是。”

    话音落下,他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径直往外走。

    “你……”

    “别多问,你只管跟我走。”不等她问出口,他便直接打断。

    宋渺渺不再说话,只看着他的背影,心里莫名生出了一丝安全感。

    两人快步出了医院,一辆车已经在大门口等着,他拉开车门,直接将她拽了进去。

    “去就近的酒店。”

    宋渺渺微微喘着气,突然也有点激动起来。

    这附近正好有一家星级酒店,环境还不错,傅竞舟刚一推开房门,宋渺渺整个人就被拽了进去,一转身,直接将她抵在了房门上。

    灯都没开,房间里漆黑一片,可正是这样,宋渺渺才有勇气抬头看着他,鼻间全是他的气息,带着一丝酒味。

    她的胸口微微起伏,喉头微动,轻喘着气,问:“这样好吗?”

    “小恬还等得起吗?你什么时候那么顾及礼义廉耻了?你当初偷袭我的时候,怎么不想想这样好不好?”

    她抿了下唇,低头的那一刻,正好触到了他的鼻子,呼吸变得越发急促。

    下一秒,她便感觉到了他柔软的唇,带着淡淡的酒味,有点辣,有点热。

    当宋渺渺倒在床上的瞬间,手机铃声骤然响起,在这样的环境下,显得十分扫兴。

    她起初没顾,可手机铃声却跟催命符似的,没完没了的响着。她伸手去摸手机,所幸手机没被扔在地上,她艰难的将手机拿了过来,胡乱的接起,放在耳边

    电话那头是傅沅焦急的声音,“渺渺。你在哪里?”

    正好这一刻,傅竞舟长驱直入,宋渺渺不由闷哼了一声,然后用力的捂住了嘴巴。

    “渺渺?”傅沅似乎听出了什么不对劲,“你怎么了?你现在在哪儿?”

    她咬着牙,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我……我在外面。”

    “那小恬呢?”

    “跟……跟我在一起。”

    他当即松了口气,说:“家里发生煤气爆炸,幸好你们不在,吓死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