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36章 别忘擦嘴
    “家里发生煤气爆炸,幸好你们不在,吓死我了。”

    傅沅松了口气,转而又问:“你们现在在哪儿?我过来接你们。”

    宋渺渺不由将傅竞舟一下推开,猛的坐了起来,“不用了。”

    “渺渺,你们在哪儿?”他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

    “我……”

    宋渺渺抬眸看了一侧的傅竞舟一眼,他这会已经站在床边,神情冷漠,目光如炬,深深看了她一眼。

    “我在医院,小恬突然晕倒,当时我正在厨房热菜。可能是太着急,我出门的时候,忘记把煤气关了。”

    “哪个医院。”

    宋渺渺迅速下了床,“在仁德。”

    “好,你等我。”

    说完,他便挂断了什么。

    宋渺渺扣着扣子,正要起身的时候,傅竞舟一步过来,直接将她扣回了床上。

    “你放手,傅沅要去医院了,我得赶紧过去。”她挣扎了一下,拧着眉头,一抬眼,便对上了他的视线。

    那黑深的眸子,犹如一汪深潭,倒映着她的脸。他手上的力道极重,掐的她生疼,却也不敢多说一个字。

    “怎么面对他你就不说谎,那么老实了?”

    宋渺渺抿了抿唇,他的身上带着酒气,若是在这个时候,再拿话刺激他,后果恐怕不堪设想,她斟酌再三,道:“我跟他已经领证了,我现在是他的合法妻子,总该遵守妇道。”

    “合法妻子?”傅竞舟闻言,咯咯的笑了起来,笑声里带着讽刺,说:“宋渺渺,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个死人!你连身份证都没有,你怎么结婚?我告诉你,你现在生生死死都是我的人,你竟然还敢跟我说妇道?”

    宋渺渺舔了舔唇,善意提醒,“傅竞舟,你已经娶了沈悦桐了。不是我要守妇道,是你该严于律己,不做对不起沈悦桐的事。”

    他捏着她的手越发的紧,两人就这样对峙良久,他眼底浮起的暗涌,慢慢褪去。

    终是松开了手,站了起来,冷声道:“我送你过去。”

    “不用了,这里距离医院也不是很远,我跑过去就行了。”

    他一把将她拽了回来,冷睨了她一眼,说:“小恬是我的女儿,就算我跟你一起出现,也不会有任何问题。宋渺渺,你记住,你还要跟我再生一个孩子,你要估计傅沅的感受,不如跟他做真夫妻,跟他生孩子。”

    宋渺渺无法反驳,她跟傅沅只是挂名夫妻,就算有结婚证,那也不做数。谈不上什么名正言顺,是她骨子里的底线在作祟,总觉得这样做,太对不起傅沅。

    可她无论怎么做,都对不起傅沅。

    她点了点头,“知道了。”

    随后,两人就一道出了酒店,所幸傅竞舟的司机没把车子开太远,到医院的时候,恰好就在电梯口碰上了傅沅。

    宋渺渺看起来很着急,见着傅沅的瞬间,脸色微微变了变。

    旋即,镇定了情绪,扯了一下嘴角,说:“我刚出去吃了点东西,在家的时候,因为等你,一直没吃。小恬的情况稳定下来了,我就趁着她睡着的时候,去吃点东西。”

    傅沅看着她微微红肿的唇,伸手,手指摸了一下她的唇,说:“吃完也不知道擦嘴。”

    他的这句话,让宋渺渺愣了一下,不由抬手擦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干笑了一声。

    “竞舟,多谢你帮忙,时间也不早了,这里就交给我吧。”

    “小叔,你好像弄错了,小恬是我的女儿,她有事我应该在这里,你更不需要跟我说什么谢谢。”

    傅沅低笑,“我听说你今天去沈家吃饭,上次酒店的事儿,你该好好哄着她,小恬这边有我在,她叫我一声爸爸,我也要担起爸爸的责任。你先顾好自己的家庭,这才是最重要的。”

    宋渺渺就夹在他们之间,低垂着眼帘,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的家事,就不劳烦小叔操心了。”

    电梯门打开,宋渺渺先一步走了进去。

    傅沅还想说什么,但还是将话吞了回去,这个时候,做重要的是小恬。

    他转而跟了进去,站在了宋渺渺的身边,低声说:“抱歉,我今天有点忙,晚上还有应酬,喝多了点。一时忘记回家吃饭了。”

    她摇摇头,小声说:“没关系。”

    傅竞舟站在他们前面,按下了楼层,便一直背对着他们。

    宋渺渺低垂着眼帘,目光落在他的脚后跟上,西裤塞进了鞋子里,没有拉出来。

    她的视线往上扫了一眼,发现他连领子都没翻好。

    病房在五楼,傅竞舟径直的出去,头也不回,走到了病房前,直接推门走了进去。并顺手关上了门,小恬还没醒,傅竞舟走到床边,给自己倒了杯水,一口气喝完,压下了心底的火气。

    他余光瞥了一眼床上的小恬,将空杯子放在了床头柜上,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摸了摸她的脸蛋,“你怎么那么容易就叫别人爸爸?”

    宋渺渺走到病房门口,并没有立刻进去,透过房门的小窗户往里看了一眼,说:“让他跟孩子待一会吧。”

    “也是,他到底是孩子的爸爸,不过我没想到他会关心孩子,之前在家的时候,他对小恬一直都冷冷淡淡的。我还以为他不喜欢。”

    宋渺渺笑了一下,说:“我原本以为小恬也不喜欢他,可相反,她挺喜欢傅竞舟的,毕竟是亲父女。”

    “是啊。”傅沅站在一侧,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傅竞舟并没逗留太久,只在里面待了一会就离开了。

    傅竞舟刚走,小恬就醒了过来,整个人迷迷糊糊的,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揉了揉眼睛,说:“妈妈,我怎么睡着了?”

    宋渺渺立刻过去,脸上的笑容温和,却带着责备的口吻,说:“小恬,以后要是觉得哪儿不舒服,一定要跟我说,知道吗?”

    她抿了抿唇,像个犯错的孩子,“我不想让妈妈你担心,我没事,你看我现在睡一觉就好了。妈妈,我们回家吧。”

    她小小的脸,苍白,连嘴唇都有点发白,她小小的手捏着她的手指,轻轻的扯了两下,说:“我不想住在医院。”

    “不行,你要听医生的话,这样才能健康起来,知道吗?妈妈会陪在你身边的。”

    “可是住院很费钱。”她瘪了瘪嘴,“都是我不好。”

    “别担心,妈妈现在有钱了,这些你都不用担心,也不是你该担心的,只要你健康起来,怎么样都好。饿了吗?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小恬摸了摸肚子,不好意思的笑笑,说:“真有点饿了。”

    小恬入院,第二天早上,钟秀君就赶了过来,傅沅一直守在病房外面没有离开。

    他买完早餐上来,就看到钟秀君拎着宋渺渺,站在走廊上教训。

    宋渺渺一句话也没说,双手交握放在身前,低着头,就那样任由她教训。

    他快步过去,说:“大嫂……”

    “你要说什么?你也别上杆子,这事儿你也脱不了干系!孩子到你们手里就送到医院来了,你是怎么当妈的?你不知道孩子现在不能太累吗?别看她平时那么活泼,就以为没事!我是真不该相信你们!以后,你别想单独照顾小恬!还有你!”钟秀君狠狠瞪了傅沅一眼,拿了他手里的早餐,就进了病房。

    宋渺渺深深吸了口气,傅沅正想安慰,她像是知道他要说什么,摇了摇头,说:“我没事,伯母说的没错,是我不够细心。她也是关心孩子。”

    “你何必要这样忍气吞声?她就是找个借口发泄情绪,小恬的身体,是我们再细心也控制不了的。”

    “我现在只能忍气吞声,没有别的办法。好了,别说这些了,你快去上班吧,憋耽误了正事。”宋渺渺推了他一下,对着他微微一笑,像是在宽慰他。

    傅沅看了一下时间,“那你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

    傅沅走后不久,沈悦桐就拿着一篮子水果和一束鲜花,来了医院。

    钟秀君不让宋渺渺进房门,她只得站在门口,顺便把傅沅买的早餐吃了。

    “宋渺渺?”

    她闻声,一回头,见着沈悦桐,她稍稍愣了一下,像是没有看见一般,又转回了头。

    沈悦桐挑了一下眉,往里看了一眼,大约了解到了什么,嘴角微微一扬,什么也没说,推门走了进去。

    钟秀君听到动静,回头,便看到了沈悦桐面带微笑走了进来。

    “悦桐?”她有些惊讶,没想到沈悦桐会来这里。

    她笑了笑,说:“昨晚竞舟在家里吃饭,所以我知道小恬出事了,昨个太晚,他硬是不让我一块来,这不我一直担心,一早上就过来了。小恬没事吧?”

    小恬歪头看了一眼,对着沈悦桐甜甜一笑,说:“悦桐阿姨我没事,好漂亮的花花。”

    沈悦桐笑着走到窗台前,从纸袋里拿出了一只漂亮的花瓶,说:“放在这里好不好?”

    钟秀君脸上的笑容温和,“你有心了。”

    “小恬也是我的孩子,我一样关心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