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40章 对不起
    “以后,还会有更有趣的事儿,小婶。”

    他将‘小婶’两个字说的极重。

    宋渺渺双手紧紧捏着他的肩膀,承受着他肆意的冲撞。

    激烈的缠绵过后。

    傅竞舟松开了手,没有任何停留,直接抽离,退后一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低垂了眼帘,就这样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说:“小婶,需要我扶您房间吗?”

    宋渺渺双腿发软,靠着墙壁,缓缓坐在了地上,她衣服和头发略有些凌乱,就那样坐在地上,竟然有一种颓废的美感,叫人还想将她压在怀里,蹂躏一番,蹂躏掉她身隐藏着的最后一丝美好。

    她哼笑了一声,说:“道貌岸然的家伙。”

    此时,傅竞舟已经将自己整理的干干净净,看起来一路最初,像个翩翩佳公子,立在那儿,带着一丝清高,仿佛高高在上,让人高不可攀。

    他伸出手,但笑不语。

    宋渺渺咬牙,抬手,本想把他的手拍开,可手落下的瞬间,却一下握住了他的手,牢牢抓住,然后借着他的力气,站了起来。

    整个人一下靠在了他的身上,千娇百媚的,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说:“你真的想扶我回房间吗?”

    “你想吗?”他反问。

    宋渺渺咯咯的笑,手指轻轻拂过他的脸颊,“你都不介意,我有什么可介意的,那你就扶我回房间吧,就这样扶我回房间。”

    傅竞舟意外的温柔,从口袋里拿出了帕子,擦了擦她的嘴角,旋即帮她整理好了衣服和头发。

    宋渺渺一动不动就这烟台看着他,他脸上的表情一直很温和,甚至连动作都非常温柔,仿佛她是他手里的宝贝。

    她的心脏不自觉的加快了跳动的速度,她不由暗自吸了口气,闭上了眼睛,心说不能被他的美色蛊惑。

    傅竞舟还真的把她送到了房间,行至房间门口,他凑到她的耳边,低声说:“要我开门?你就不怕里面有人?”

    她仍闭着眼睛,说:“你都不怕,我有什么可怕的。”

    “好。”默了数秒,他突然噗嗤一笑,说:“你的房卡呢?”

    宋渺渺这才想起来,房卡并不在她身上,她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傅竞舟已经自作主张的摁下了门铃。

    只一会的功夫,就有人过来开门,是宋夫人。

    她见着傅竞舟不由愣了一下,旋即伸手扶住了宋渺渺的手,说:“谢谢傅三少,看样子冉冉是喝醉了。”

    “宋夫人客气,她现在是我小婶,帮一把是应该的,您以后直接叫我名字就好,不都是一家人了么。”傅竞舟对任何人都保持礼貌,即便是对手,他也同样以礼待人。

    这样的人,不管是在长辈眼里,还是同辈人心里,都会留下良好的印象,愿意同他交朋友,做知己。

    宋夫人微笑着道谢,傅竞舟也没有多做停留。

    宋夫人把人扶进了房间,将宋渺渺扶到了床上,还去卫生间拿了毛巾,给她擦了擦脸。

    宋渺渺嘤宁了一声,微微睁开了一眼,见着身边的人,像是看看察觉到一样,猛的坐了起来,“宋夫人。”

    何丽萍笑了笑,说:“我丈夫没跟你说嘛?”

    “啊,说了。只是我怕高攀不起。”

    “傅沅把你的事儿都跟我们说过了,严格来说宋渺渺这个人已经死了,可我们的女儿宋乔冉依旧活着,这也许是你的运气,也是我们夫妻两的运气,是老天让你来填补我们身边的空白。”她握着她的手,“你要是不嫌弃,叫我一声妈妈。若是不愿意,那么今天过后,我们就当是远嫁了一个女儿。”

    宋渺渺实在有些受宠若惊,看着眼前这个端庄秀气的妇人,不免就想起躺在床上至今昏迷不醒的她的母亲,曾几何时,她的母亲也是这样一身贵气的妇人。

    “我们不逼你,你也知道我们住在哪里,想好了随时回来告诉我们。”

    宋渺渺咬了一下唇,见她要走,不由反手握住了她的手,说:“我是怕我不配。”

    “忘记以前的身份,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宋家的女儿,宋乔冉。”

    宋渺渺抿唇微微一笑,张了张嘴,从喉咙口挤出了一个称呼,“妈妈。”

    何丽萍有些激动,眼眶微微发红,仿佛真的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女儿,应了一声,并将她抱进了怀里。

    何丽萍在房间里陪了她一会就离开了,宋渺渺草草的洗了个澡,将身上属于傅竞舟的味道全部都洗掉。

    刚洗完出来,就看到傅沅扯着领带进来。

    她吓了一跳,脸上的表情没有控制住。

    傅沅看了她一眼,笑了笑,说:“怎么了?吓一跳啊?”

    “是啊,都结束了?”她紧了紧身上的浴巾,走到他的身边,帮他脱掉了外套,只是动作略有点拘谨。

    傅沅点了点头,已经有些醉态,他今天喝了不少酒,红的白的黄的都有,他今天高兴,一概都喝了,一点都没有推拒。

    “今天晚上我们就睡在这里,不回去了。”

    “噢,小恬呢?跟着伯母一块回去了吗?”

    他坐在了床上,伸手一把将她拉到了身边,脑袋靠在了她的肩膀上,说:“大嫂提前就带着小恬去医院了,本来是想跟你说一声的,可你去了卫生间就一直没回来,她们等了一会,实在没等住,就先走了。”

    “噢,去医院就好,她今天很高兴。”她的背脊挺得笔直,身体紧绷着,似乎有点紧张。

    虽然傅沅现在有点醉了,但意识还是清晰的,他还是能感觉到她的紧张,似乎是在怕什么。

    他微笑着侧过头,目光在她的脸上扫了一眼,余光一瞥,便扫到了她肩膀上那个深深的牙印。

    脸上的笑容当即僵住,宋渺渺还没察觉到,她低垂了眼帘,双手交握在一块,心里只想着能去穿一件衣服。没有意识到,傅竞舟在她的肩膀上留了一个大\麻烦。

    傅沅微微皱了一下眉,缓缓坐直了身子,静默数秒,傅沅伸手一下将她摁在了床上。

    他的动作非常快,宋渺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她只条件反射紧紧捏住了身上的浴巾。

    她干干一笑,说:“怎么了?你今天好像喝了不少酒,要不要先去洗个澡?我打个电话给前台,让他们送个解酒汤上来。”

    他的手紧紧的扣在她的肩膀上,力道逐渐加重。须臾间,宋渺渺像是察觉到什么,表情一愣,“我……”

    她才刚发出一丝声音,傅沅就突然堵住了她的唇。

    她猛的瞪大了眼睛,满目惊恐,开始用力挣扎。她反抗的十分厉害,并用力的咬住了他的嘴唇。

    傅沅终是抵不住嘴唇上传来的疼痛,一下松开了嘴,目光沉沉的看着她。

    宋渺渺喘息不止,却不忘将他一把从身前推开,拿了衣服,急匆匆的进了卫生间。

    再出来的时候,身上已经好了衣服,她站在卫生间门口,看了一眼坐在床上,垂着脑袋的傅沅,说了一声对不起,就急匆匆的想要离开这个房间。

    他喝醉了,她怕他会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儿来。

    可她还没走出房门,傅沅就快她一步,一下将房门关上,并牢牢抵住,“你要去哪里?”

    “我……我想出去找点东西吃,我有点饿。”

    “刚才你去卫生间那么久没有回来,做什么去了?”他似乎不打算放过她,问道。

    宋渺渺背脊紧贴在门板上,不自觉的舔了舔唇,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她低着头,好一会才结结巴巴的回答,“我就是喝多了,不舒服吐了好一会。”

    “跟傅竞舟做了什么?”他直接点了名。

    宋渺渺微不可察的皱了一下眉,用力的咬了一下唇,到底还是说不出口。

    “渺渺,你是不是说过,就算我们的婚姻是假的,但你也会遵守妇道!可现在呢?上次我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今天,今天是我们结婚的日子!你刚才反抗我的时候那什么用力,对他你怎么就不懂得反抗了?”他的语气里压着一丝怒意。

    这一刻,宋渺渺一句话也辩解不出来,只低着头,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说:“对不起。”除了这三个字,她想不出别的话。

    傅沅闭上了眼睛,抵在门板上的手不自觉的握紧了拳。

    沉默片刻,他整个人往后退了一步,摆了摆手,转身走回了床边,一下倒在了上面,一句话也没说。

    宋渺渺依旧站在门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就那样笔直的站着。

    房间里顿时安静的落针可闻。

    不知过了多久,傅沅睁开眼睛,一侧头,便看到她依旧站在门边,可怜巴巴的。

    傅沅皱了一下眉,说:“不是要去找东西吃吗?站在那里做什么?”

    宋渺渺抬眸看了他一眼,应了一声,就猛的转身拉开门就出去了,她走的很快,连皮夹都没带,就这样出去了。

    宋渺渺一口气跑出了酒店大门,才停了下来,大口喘气。

    她身上还穿着那件旗袍,站在酒店门口,显得有些突兀。

    所幸现在已经晚了,酒店大门口进出的人不多,察觉到旁人的瞩目,她低了头,匆忙的走入了夜色中。

    才走了几步,一脸车子便对着她开了过来,她顿了一下,反应过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停在她的跟前,大灯照的她睁不开眼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