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41章 干净
    宋渺渺让了道,可这车子似乎是刻意针对她,转了方向盘,那刺眼的灯光再次对上她。

    宋渺渺皱了眉头,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往边上走了过去,不打算理这神经病。

    但她才走了几步,车子突然退后,她不停,车子就一直跟着她,并直接拦住了她的路。

    她不动,车子也不再动弹,过了好一会,车窗才缓缓降下。

    傅竞舟的脸赫然出现在她的眼前,他竟然还敢出现在她面前?

    他一只手抵在车窗上,歪头看着她,笑说:“都说春宵一刻值千金,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小叔那么不懂怜香惜玉吗?”

    他身上有一股酒气,竟然还自己开车,“喝酒还开车,你就不怕被抓酒驾?”

    他对着她勾了勾手指,似笑而非的看着她,说:“上车。”

    宋渺渺没理他,一下就窜进了一旁的花坛里。

    傅竞舟看着她纤细的身影,不由低低一笑,熄了火,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宋渺渺很艰难的在花坛里瞎窜,他沿着花坛边沿跟着她走,双手抱臂,笑说:“你就不怕花坛里的蛇虫鼠蚁窜出来咬你的腿?”

    她不理他,坚持在花坛里走。n

    里头树枝茂盛,她提着裙子,裸露在外面的小腿,已经被树枝划了好几下了,有点疼,但还是能忍。

    片刻,傅竞舟一步踏了上去,伸手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臂,将她强行扯了出来。

    “你干什么?!”她拧着眉头,用力的挣扎,“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的,很好看吗?我现在是你的小婶!在外面,你该安守本分!就算我好看,你也不能对我动手动脚!”

    傅竞舟讥笑,“你若是真要脸,你就应该乖乖听话,立刻上车,而不是跟我在这里耍性子。”

    “耍性子?”宋渺渺看着他,满目不可置信,笑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耍性子?我只是在跟你保持距离!今天你还耍我耍的不够?大晚上的,我为什么会这样出现在这里,你自己心里很清楚!”

    “傅竞舟你到底想怎样?”

    傅竞舟挑了一下眉,二话胡说,直接拽着她,把她塞进了车里。

    宋渺渺倒是没有反抗,她现在这个样子,确实不太适合走在大街上。

    车子很快离开了酒店,行驶在马路上,她坐在后座,侧着头看着窗外,心情复杂。

    他们的车子离开不多时,傅沅就出现在了酒店门口,他询问了一下酒店的人,恰巧刚才的那一幕被一个员工看见。

    傅沅站在酒店门口,看着茫茫夜色,同样心情复杂。

    只一会,他就转身回去了。

    ……

    “你要带我去哪里?”不知过了多久,宋渺渺转过头,看着他的侧影,沉声询问。

    “你刚才准备去哪里?”

    “我饿了,想去吃点东西。”

    他没说话,只转了方向,这个时间点,大部分的餐厅都已经关门了,除了一些大排档,夜宵摊,大概也找不出什么像样的餐厅。

    “你停车!”宋渺渺突然开口。

    傅竞舟倒也听话,一下就踩下了刹车。

    她冲着他摊手,“给我一点零钱,我出来的匆忙没带钱。”

    他侧头看了她一眼,从口袋里拿出了钱包,直接放在了她的手心里。

    宋渺渺想,他可肯定是真的喝醉了,不然怎么会那么听话。

    她捏着他的钱包,看了他一眼,问:“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他摇摇头。

    宋渺渺这就下了车,去小摊上买了一碗小馄饨,回头看了一眼停在不远处的车子,想了想,就去一边的便利店买了一瓶矿泉水。

    她回到车上,只见傅竞舟歪着头,靠在车窗上,闭着眼睛。听到动静,他才恍然睁开眼睛,余光瞥了她一眼,问:“什么?”

    “小馄饨,这个阿婆做的很好吃,你要吗?”

    他没说话,只是转开了视线。

    宋渺渺撇撇嘴,将那瓶矿泉水递了过去,“你喝点水,暂时还是不要开车了吧,要是出什么意外,我就说不清了。到时候,你妈你老婆都要怪我。”

    他倒是没有拒绝,伸手接过,拧开喝了一口。

    宋渺渺打开盒子的盖子,顿时,一股子香味便飘到了傅竞舟的鼻子里。

    她放了点辣椒,用调羹搅拌了一下,开始吃了起来。

    她吃东西总爱发出声音,听的人心烦。

    傅竞舟不由拧了眉头,回头睨了她一眼,说:“你怎么还是改不掉吃东西声音大的毛病?你这第一名媛是谁给你评的?”

    宋渺渺顿了一下,舔了舔嘴唇,说:“我早就不是什么名媛了,现在就算我抠脚打鼾挖鼻屎。也没人会在乎,更不会有人嘲笑我,批判我。”

    她说完,又极大声的喝了一口汤,并感叹了一句,“这家馄饨的味道,还是那么好,那么多年过去,竟然一点也没变。”

    傅竞舟喝了一口水,喉结滚动,车内全是馄饨的香味。

    宋渺渺还剩下了一半,凑了过去,笑呵呵的看着他,问:“你真的不吃吗?要不要尝一尝?”

    傅竞舟余光一瞥,并未说话,只抿了抿唇。

    宋渺渺直接用勺子弄了一只馄饨,直接喂到了他的嘴边,“吃点热的,暖暖胃也好,你不是一直胃不好吗?今天又喝那么多酒,你的胃一定遭了不少罪。”

    “你就吃吃看,吃一个就好。”

    傅竞舟微微侧头,看着她的眼睛,慢慢的张开了嘴,宋渺渺便成功的把馄饨塞进了他的嘴里。

    傅竞舟就是这样,有些东西他明明想要尝试,但碍于自己的原则和说出的话,就算想,他也绝对不会吃一口。

    非要有个人主动将东西塞进他的嘴里,成全他的私心。

    宋渺渺脸上挂着笑,看着他。问:“怎么样?好吃吗?”

    傅竞舟依旧是那一张冷冷淡淡的脸,懒懒的嗯了一声。

    她抿唇窃笑,坐了回去,将剩下的全部吃完。

    吃完之后,傅竞舟启动车子,可他只开了一段路,就把车子停在了桥上。

    “你把我送回酒店吧。”宋渺渺考虑了好一会,做了最终的决定。

    傅竞舟没说话,只将座椅的椅背放下,就这么舒舒坦坦的躺了下来。

    “你……你这是……”宋渺渺瞥了他一眼,有点无措,说话都变得磕磕巴巴的,他现在这样子不会是想在这里睡一个晚上吧?

    “你要在这里睡觉吗?”

    “你不是说我喝多了,不适合开车吗?不在车里睡,要不然就只能去附近的旅店。你是想在这里,还是去旅店?”他闭着眼睛,淡淡的说,调理清晰,一点也不像是喝醉的样子。

    宋渺渺再次伸手,说:“那你给我钱,我自己打车回去。”

    “回哪儿去?”

    “回酒店。”她老实回答。

    “都出来了,还要回去?”

    她低垂了眼帘,傅沅为她做了那么多,他今天也喝了不少酒,这种时候,她把他一个人抛在酒店里算什么?

    更何况,在别人眼里,她是他的妻子,今天结婚,新娘子自己跑出来,像什么样子,要是别人发现了,都是是非。她跑出来的时候没有多想,现在冷静下来之后,才发现自己这一举动有多不合适。

    “我本来就是出来吃夜宵的,吃完了就要回去的。”

    话音落下,回应她的确实沉默,一点反正都没有。

    她伸手想要主动去拿他的钱包,结果被他一下扣住了手腕,整个人被他拽到了身上,一只手紧扣住了她的腰。

    宋渺渺挣扎了一下,“放开。”

    “宋渺渺,你回去是准给跟他洞房花烛吗?”他的声音就在她的耳边,带着酒气,炙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蜗里,略有些痒,她不由自主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她缩了一下脖子,“他喝多了,我要去照顾他。”

    “哦。喝多了更好,酒后乱性,就变得理所当然了。”

    宋渺渺紧抿了一下唇,“这事跟你没什么关系。”

    “没关系?”他突然侧过头,两个人的距离变得极近,他的鼻尖轻轻触碰着她的脸颊,一只手覆在了她的小腹上,说:“你这里,只能是我一个人用,其他人谁都不可以。不然,你就是想让小恬活。所以,就算你现在名义上是傅沅的妻子,但你的身体必须保持干净。”

    “他……他不会碰我。”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飘忽了一下。

    傅竞舟讥笑,伸手拂开了她的头发,伸出手指,让她面向自己。

    两人视线相撞,宋渺渺立刻垂了眼帘。

    “你真的觉得我能忍受,我的女儿叫别人爸爸?让我的孩子未来要住十个月的‘房子’被别人污染?”

    她睫毛微发颤,“我有分寸,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小恬那边,等时机成熟了,我会告诉她。”

    “你有分寸?”他冷然一笑,“我倒是觉得,你现在已经动摇了,傅沅说几句话,你就能妥协。”

    宋渺渺抬起眼帘,目光灼灼的看着她,那眼神亮晶晶的,嘴角微的一扬,说:“你是在吃醋吗?”

    她一边说一边眨巴着眼睛,眼里的笑意很浅,其实她也只是随口一提,并且想要刺他一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