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45章 打几分?
    梅花镇离海城不远,大概两三个小时的车程,开的快点两个半小时就能到。

    他们两个是单独出行,又不能泄露了行程,傅竞舟还专门换了一辆别克商务车。

    宋渺渺坐在后面,一上车就闭眼假寐,不想同他大眼瞪小眼,原本两人也就没什么话可说的,不如假装睡觉,免得尴尬,免得又被他带进沟里去。

    她本来是装睡,慢慢的还真是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她整个人突然猛的往前一扑,脑袋重重的撞在了前面的座椅上,一下就惊醒了过来,猛的睁开了眼睛,“怎么了?到了?”

    她转头往外看了一眼,车子还在高速上行驶,可刚才那一下急刹是怎么回事?

    她有点恍惚,呆呆的坐在那儿看着窗外。

    “醒了?”傅竞舟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明知故问。

    她眨眨眼,闻声转过了头,将视线落在他的身上,讷讷的说:“刚才发生了什么?”

    “什么也没发生,还有一半的路程,我需要有个人跟我说说话,可这车里只有你一个人,叫你没反应,我就只能采取一点措施,把你弄醒了。”他的视线落在前方,看起来很专注的样子。

    宋渺渺揉了揉额头,喝了口水,没说话。

    默了一会,傅竞舟再次开口,“说话。”

    “说什么?”她侧头看着窗外,淡淡的说。

    “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宋渺渺说:“我没什么想说的,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傅竞舟一只手放在车窗上,手指轻叩着车窗,“你可以说说那六年,你在做什么,还有你的父母在哪里,哥哥又在哪里。以前你们是一家子跑的,现在怎么就你一个人,这些你都可以说说。我现在有耐心听你说以前的事儿。”

    宋渺渺舔了舔唇,低低一笑,说:“以前的事儿,没什么可说的,我爸早几年前就死了,我妈也是,我哥本来就是个社会败类,赌钱吸毒嫖娼样样都不落下,我已经跟他断绝关系了。现在宋家,就只有我一个人了。”

    “钱呢?”

    她冷然一笑,说:“钱?离开的第二年就差不多花完了,我妈金贵的很,受不了半点苦,花钱还是大手大脚没个节制。我爸倒是出去找工作了,只是他当了那么多年老板,让他寄人篱下显然是不太可能。”

    “我呢,我的身份证被注销了,上不了什么大公司,空有一身学历,可我整个人都被注销了,那些自然也没什么用了。一家四口,没有一个人出去赚钱,只出不进,加上有个赌鬼加瘾君子,就算我拿了一个亿,也经不住这样挥霍。”

    她一边说,一边想着这六年的经历,脸上的表情很冷。

    不由闭了闭眼睛,深吸一口气,说:“怎么样?听到我们的下场,你有没有觉得很痛快?就算我撇掉了那么多债,卷走了你的钱,我过的并不好,甚至可以说是活在地狱里,你会不会觉得开心一点?”

    她说着,侧过头,视线落在了他的身上。

    傅竞舟的神情不变,嘴角微微往上扬,“应该的,你这样的人要是过的很好,那么老天爷就真的是不长眼睛了。”

    “嗯,那我再告诉你一件事,那年我哥作光了所有的钱,还倒欠了高利贷,他自己跑了,讨债的找上了我们。为了逼我们拿出钱,他们带走了我爸妈。”

    “幸好我聪明,提前把孩子寄养在了别人家里,小恬才没被他们带走。我哥就是个人渣,我们家会变成现在这样,多半是被他一手毁掉的。可他依旧不知悔改,欠了几百万赌债。就算我卖掉房子,把我自己卖掉,我都还不清这笔钱!”

    她想用平静的语气叙述这件事,可想到那天的事,她还是没有办法平静,也无法平静。

    “在那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找不到人帮忙,我哭没有用,闹没有用,做什么都没用!我想报警,可还没拿起电话,他们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警告我不要报警,否则就让我永远见不到我父母。而且就算我报警,也奈何不了他们。”

    “后来,我一不做二不休,拿了一把刀,就去找他们拼命。那天,我被他们捅了一刀,差点死了。幸好有人路过报警,我才得救。”

    话到这里,傅竞舟突然噗嗤笑了出来,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宋渺渺,这个故事说的真是惊心动魄。”

    她垂了眼帘,继续道:“后来等我醒了,回到家,我父母就躺在床上,身子都已经发硬了。再后来,我卖掉了房子,安葬了父母,带着小恬去了丰城。”

    “故事说完了,怎么样?你给我打几分?”她扬起头,冲着他微笑。

    傅竞舟从头到尾没有看她一眼,这会打了转向灯,进了服务区,找了个车位停下,“上个厕所。”

    宋渺渺应了一声,低下了头,脸上的笑容不变。

    傅竞舟下了车,自顾自的进了卫生间。

    宋渺渺一个人坐在车里,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不停的搅动着。

    傅竞舟站在卫生间内,并没有上厕所,而是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包烟,抽出一根,点燃,慢慢的抽了起来。

    他就站在窗户口,连着抽了两根烟,这才出去。

    之后的一路,他们两个谁都没有再说话,一直到梅花镇,傅竞舟找了个地方停好了车子。他拿着行李,宋渺渺跟在他的背后,进了梅花镇。

    走过一条长弄堂,他们进了一间民舍,类似于客栈那种房子,很有特色。

    院子里坐着几个人,其中两个白发老人在下棋,其他几个小的在围观。

    听到有人进来,其中一个中年女人回头,见着他们,立刻迎了过来。

    “是傅先生吗?”她笑颜盈盈的,目光在他们两人之间转了一圈。

    宋渺渺站在他的后侧,不由在心里腹诽,这人怎么会认识他?

    傅竞舟点了点头,“房间准备好了吗?”

    “好了好了,你们跟我来。”

    妇人笑着,冲着他们招了招手,顺道招呼了旁边的小男孩,说:“小弟过来给客人拿行李。”

    那个被唤作小弟的男孩快步过来,从傅竞舟的手里拿过了行李,就蹦蹦跳跳的跟在了他们后面。

    “漂亮姐姐,里面请。”

    小男孩长得很伶俐,那双眼睛亮晶晶的,叫人看了十分欢喜。

    宋渺渺忍不住伸手摸了摸的头,说:“小小的身板,力气还挺大的。”

    小弟咧着嘴笑,“那是自然,我力气打着呢,等再高一点,就能把漂亮姐姐抱起来。”

    宋渺渺觉得有趣,便同他并肩而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小弟的嘴巴溜的很,没一会,就开始给宋渺渺介绍这个梅花镇。

    不知是他说的有趣,还是在网上看过照片的缘故,她对这里还是充满了兴趣。

    他们的房间在二楼,开了一间雕花大床,中年妇人带着他们进去,说:“傅先生您看看,满不满意?”

    宋渺渺往里瞧了一眼,里头的摆设装饰皆是古色古香,木质地板,踩在上面吱嘎作响。

    房间挺大,收拾的也很干净。

    小弟将他们的行李放下,就出去了,从宋渺渺身边走过的时候,小声对着她说:“漂亮姐姐,你要是想出去玩,可以找我当导游,我可以给你们讲故事,介绍历史的。”

    “好,知道了,要是出去玩一定找你。”

    “谢谢姐姐。”

    他说完,就高高兴兴的走了。

    中年妇女说了几句,也跟着出去了。

    等他们都下了楼,宋渺渺仍然站在门口。

    傅竞舟回头看了一眼,笑道:“怎么?你今天晚上是准备睡在门口,给我守门?”

    宋渺渺抿了抿唇,一步走了进去,顺手关上了门,“你早就安排好了?”

    “我让助理安排的,总不能贸贸然过来,一点准备都没有吧?”

    “嗯。”她应了一声,走到房间中央,环顾了一圈,说:“这房间布置的怎么有点像婚房?”

    “可能是有人多此一举了。”

    “哦。”她走到窗户前,背对着他,淡淡应了一声之后,就再没有说话。

    房间里一时陷入了沉寂,不过只要有一个人稍微动一动,就会发出声音,从而惊动另一个人。

    宋渺渺一直站在窗户边上,看着外面,旁边还有一个小型露台,上面放着沙发摇椅,她推开小门走了出去,坐在了摇椅上。

    镇上的空气很好,湿漉漉的,微风拂过脸颊,让她觉得十分舒服。

    他们到古镇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傅竞舟开了几个小时的车,有点累,洗完澡就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做什么。

    宋渺渺坐在露台的摇椅上,不知不觉又睡了一觉。

    等醒来的时候,天都黑了,睁开眼睛,便是满天繁星,也很黑,星星特别亮。她已经很久没有看过这样美的夜空了。

    她伸手,似是想要摘星。

    傅竞舟轻叩了一下木门,“不饿吗?”

    宋渺渺闻声,猛的回过神来,一下坐了起来,紧接着她的肚子就咕噜噜叫了一声,还真是恰到好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