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46章 雨夜
    傅竞舟靠在门边,双手抱臂,眼底带着浅浅的笑,说:“走吧,老板娘已经准备好饭菜了。”

    宋渺渺立刻站了起来,“你先下去,我去洗把脸。”

    她说着,就从他的面前走过,迅速的进了卫生间。

    她洗完脸出来,便看到傅竞舟站在楼梯边上,他回头看了她一眼。她卸掉了脸上的妆,素着一张脸,看起来小了好几岁,像个初出茅庐的毛丫头。

    他的视线让她有些不自在,侧开了头,说:“我好了。”

    “走吧。”

    随后,两人便一前一后的下了楼。

    老板娘站在大厅,见着他们两个下来,就迎了过来,问:“可以上菜了吗?”

    傅竞舟点头,“可以了。”

    老板娘招呼他们进了一间屋子,里头一张四方小桌,墙上挂着电视,打开窗户,便能看到贯穿整个小镇的河流,河沿河而建的房子,偶有几户挂着红色的灯笼,倒映在河面上,特别漂亮。

    夜色静谧,让人心神安宁。

    宋渺渺难得觉得心情舒畅,嘴角微微扬着一丝弧度,只许一眼,便能感觉到她此刻的心情有多好。

    老板娘准备的是家常菜,三菜一汤,宋渺渺是真的饿了,加上这菜正好对她的胃口,连着吃了两碗饭,大半碗汤都是她喝的。

    傅竞舟吃的不多,每道菜都品尝了一下,也不多吃。他有个习惯,晚饭只吃半分饱,饭后会吃一样水果,一定不会多吃。

    饭后,宋渺渺肚子涨的厉害,便想着要找刚才的小弟,出去走走消消食。

    刚想跟傅竞舟说,他倒是先一步开口,“出去走走。”

    “啊,噢。”她应了一声。

    傅竞舟挑眉,“怎么?听起来你还不愿意了?”

    “怎么会,我现在肚子涨得厉害,正想走路消消食,想说你要是不去的话,我就去找刚才那个小弟。这小镇挺大的,房子都长得差不多,我怕一会转来转去,就找不回来了。”

    “你对那孩子倒是挺上心。”他瞥了她一眼,淡淡的说,也听不出个喜怒。

    “挺可爱的啊,你不觉得吗?”

    “挺烦。”他简单明了的总结。

    “行,那就咱们两出去,不叫他了。有你在也一样,你记忆力好,不至于迷路。”

    他没说话,只抽了几张纸巾,擦了擦嘴,站了起来,“走吧。”

    老板娘知道他们要去散步,从屋子里拿了手电筒出来,还拿了把伞,说:“看着天气,一会说不准会下雨,我们这儿不是旅游景区,街上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热闹,有些小弄堂没灯,特别黑,带上电筒会比较好。要是找不到路的话,就给我打电话,我会叫人过来找你们。最好还是不要走太远了。”

    “知道了。谢谢老板娘。”宋渺渺接过她递过来的伞和电筒。

    老板娘将他们送出门,随即,两人便一前一后的走在青石板的道路上。

    老板娘说的不错,夜间,镇上出来的人不多,不会像其他旅游古镇一样,晚上特别热闹,两边还会各色的小店。

    夜色安静,路上只有他们的脚步声,两人就这样穿行在长长短短的巷子里。

    宋渺渺东看看西看看。

    “知道为什么古镇上的人晚上都不出来吗?”

    宋渺渺低着头,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身后,“不知道。”

    “据说梅花镇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这么多年,你想这镇上死过多少人?自然死亡的,离奇死亡的,给人害死的等等。”

    宋渺渺不由皱了一下眉,“你到底想说什么?”

    “不觉得夜里的古镇有点阴森吗?而且,这种保存完好的古镇,为什么不发展成旅游景点,以此来增加收入,你不觉得奇怪吗?”他的声音低了几度。

    宋渺渺不觉有些发毛,回头看了一眼,背后一片黑暗,寂静无声。

    她吞了口口水,几步走到了傅竞舟的身侧,啧啧了两声,说:“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你还信这种。”

    “这世上不是有很多科学不能解释的事儿吗?”

    她斜了他一眼,“就你话多。”

    “怎么?害怕了?”

    “不怕,我才不怕。”

    “不怕你走到我身边做什么?”

    她转了下眼珠子,突然发现前面有光,“哇,你看竟然还有很买臭豆腐的。”

    她说完,就直接跑了过去。

    她想都没想就买了两份,等傅竞舟走近了,她已经吃了一半了,然后将另一份递给他说:“味道不错,尝尝看。”

    傅竞舟推开她的手,“不吃,你才刚吃完,又吃,不撑?”

    “好吃啊,你真的不要试试看?”

    他一副全身都抗拒的表情,转身就走开了。

    等宋渺渺吃完,转头就发现,巷子里已经没人傅竞舟的身影。她擦了一下嘴,叫人一声,“傅竞舟!”

    回应她的只有自己的回声。

    她沿着他走的方向找了过去,一边看一边喊,可就是没有傅竞舟的影子。

    手机雨伞手电筒全在他那儿,在这种地方,辨识度太低,而且路灯又少,说不定真的会迷路。

    正当她在考虑着要不要先回去的时候,一转身,才发现,她好像已经迷路了。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在什么的地方,刚才那家小吃摊,仿佛凭空消失了一样,她找来找去都找不到了。

    她一个人走在黑漆漆的巷子里,想到傅竞舟说的话,心里不自觉有点发毛的。

    早知道刚才应该叫上那个可爱的小弟,就不该依着傅竞舟的脾气。

    这时,身后突然发出一丝响动,宋渺渺一惊,当即加快了脚步,往有灯光的地方跑了过去。

    眼看着快到路灯下,突然被人抓住了衣领,整个人被往后拽了过去,她扬手,一回头,便看到傅竞舟的脸。

    调笑的看着她,“跑那么快干什么?”

    “你……你故意的?”

    “不是不怕吗?”

    宋渺渺挣扎了一下,“你真是无聊透了!”

    傅竞舟没有松手,反而一下将她摁在了一旁的墙上,“这叫情趣,你忘记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了吗?”

    她挑了一下眉,抬眸看了他一眼,他整个人凑了过来,在她耳侧低声说:“听说,做事的时候越投入,情绪越高涨,成功率就更高。”

    “是吗?”她这会倒是没有躲避,笑呵呵的说:“也是,想当初我怀上小恬的时候,你确实很投入,情绪很高涨。傅竞舟,你一直那样端着,是不是特别累?明明对那件事喜欢的不行,却还要装作清心寡欲的样子,何必呢?不管这么说当初我也是你名正言顺的老婆,闺房之乐别人也看不到,你以前干嘛那样端着。”

    “你那时候要是一直对我热情,说不定我还会爱上你,不忍心对你下手。也就没有那么多事儿了,你说是不是?”她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点着他的胸口。

    傅竞舟抬手一下掐住她的下巴,笑容不减,只是多了一丝危险的气息,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带着丝丝诱惑,“那叫做尊重,而现在的你不需要所谓的尊重,对着工具,就要用对待工具的方式。”

    宋渺渺被迫仰着头,他们离的很近,她只要一侧头就能碰到他的唇。她嘴角一扬,猛的侧头,一下咬住了他的唇,并伸手牢牢圈住了他的脖子。

    傅竞舟有些条件反射的挣扎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客为主,宋渺渺节节败退,最终只能被他牵着鼻子走。

    吻到深处,他突的将她抱了起来,窜入了更深的巷子里,还是一条死巷。

    宋渺渺不但没有抗拒他,反而顺从他的所有举动,甚至迎合。

    夜色里,隐约能够听到隐忍着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傅竞舟手里的电筒不小心亮了起来,宋渺渺一惊,不由低呼了一声,惊的浑身一凉,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所有的欲念瞬间消散。

    她拧了眉头,无声反抗,低声说:“关灯!快关掉!”

    她此刻衣衫不整,若是有人过来看到,就真是丢脸丢大了。

    可傅竞舟却像是故意一般,灯光直接照在了她的脸上,“怕什么,我就想看着你的脸做。”

    宋渺渺用头发遮住自己带的脸,用力的推了他一下,“疯子!”

    “疯吗?我到觉得这是一种乐趣。”

    宋渺渺狠狠瞪了他一眼,真是个大变态!她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他是这么变态的人!竟然会觉得他是个正人君子。

    灯光将她的脸照的那么清楚,脸上所有细微的表情全数落在他的眼里。

    真是有趣。

    不知过了多久,一切才彻底结束。

    宋渺渺整个人软在他的身上,手指轻轻一拨,关掉了手电筒,周遭一下暗了下来。

    她微微喘着气,只一会,她便从他的胸口挪开,站稳了脚跟,迅速的整理了身上的衣服,低声说:“回去吧。”

    “食物都消化完了?”

    “完了。”她的腿有些软,这会就想回去洗个澡睡觉。

    随后,两人就一块回去,路上还下起了雨,傅竞舟打伞,两人紧靠在一起,并肩而行,两人之间有一种说不出的默契感。

    约莫十几分钟之后,回到了住处,老板娘在大厅里看电视,见他们回来,这才放了心。

    宋渺渺躲在他的身后,听他跟老板娘说了几句,两人就上了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