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47章 做梦
    回到房间,宋渺渺就拿了行李放在桌子上,低头一个劲的翻着东西,也不知道在翻什么。

    傅竞舟没理她,只自顾自的拿了换洗衣服,就进了卫生间。

    听到浴室的门关上,她才暗暗的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发愣。想到他们刚才在巷子里干的荒唐事儿,脸就一阵阵的发热发烫。

    她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让自己冷静下来,告诉自己,这一切行为都是为了救孩子,更何况傅竞舟那举动,摆明了就是在羞辱她!

    她再次吸了口气,这才慢慢的平复了心情,然后拿出手机,给傅沅打了个电话,“我到了。”

    “怎么样?环境跟照片里的一样吗?”

    宋渺渺站在窗户前,听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说:“不知道,还没出去逛过,明天白天有时间就去看看,还真是没什么游客,一些建筑看起来保存的很好。”

    “嗯,那你就好好休息几天,回来等你的好消息。”

    宋渺渺低着头,手指一下一下的扣着木头的窗框

    “要跟小恬说几句吗?我刚好在医院。”

    宋渺渺脸上一喜,“好啊。”

    只一会,耳边就响起了小恬的声音,“妈妈。”

    “怎么样?妈妈不在的第一天,小恬有没有听话?”宋渺渺柔了声音,语气里带着笑意。

    “当然听话啦,我一直都很听话的。妈妈你不用担心我,好好做事,我乖乖等你回来,记得要给我带礼物哦。”

    听到小恬的声音,宋渺渺才真正觉得安心,“知道啦,今天晚上有谁陪你啊?”

    “今天晚上悦桐阿姨陪我。”

    宋渺渺脸上的表情一僵,可对着孩子,有些条件反射的说:“怎么是她?”

    “噢,原本是奶奶要陪我的,可是悦桐阿姨说她陪我,两个人说来说去,最后决定悦桐阿姨陪我。”她将整个经过,说了一遍。

    宋渺渺紧紧捏住了窗框,心里十分不安,如果可以她真想现在就冲回去,怎么也不想让小恬跟她有所接触。

    她可没法子接受,自己的孩子叫别人妈妈。

    她沉默着没有说话,小恬在电话那头喂喂喂了好几声,直到她惊叫起来,“妈妈,你怎么了?妈妈!你不要吓我呀!”

    她突然叫起来,傅沅便过来,接过了她手里的手机,“渺渺?”

    “啊,我在呢。刚才有点走神,你帮我跟小恬说,我没事。”

    “怎么了?”傅沅小声的问,语气里带着一丝关切。

    她想了想,正要说话的时候,身后响起了开门声,她便匆匆说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她放下了手机,一回头,便看到傅竞舟从卫生间里出来,身上只围了一块浴巾,裸着上身,就这么出来了。

    宋渺渺不由攥紧了拳头,嘴角微微往上,就这样目不转睛的看着,然后转身,靠着窗户,双手抱臂,笑眼盈盈的看着他,说:“你故意的吧?”

    傅竞舟行至沙发前,弯身坐了下来,“过来。”

    她笑着走了过去,“有何吩咐?”

    “给我擦头,毛巾在包里。”

    宋渺渺挑了一下眉,按着他的吩咐,从他的包里拿出了毛巾,然后行至他的跟前,细心的给他擦头发。

    这事儿以前她也做过,以前从来没觉得这是一件多么亲密的事儿,只觉得搜夫妻之间再正常不过的相处。她也一直觉得,他们是那种相敬如宾的感觉,只是浅浅的喜欢,没有那么浓烈,或者说连爱都算不上。

    可现在,突然觉得擦头发这个举动,是那么暧昧,那么亲密。

    他的头发很黑,就是有点硬,发质没有丝毫变化。

    “好了。”她擦了一会,就停了下来。

    “给谁打电话?”他突然开口。

    “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

    “小叔?”

    宋渺渺回到刚才的位置,这一次很快从行李包里拿出了自己的换洗衣服,说:“是啊,总要给他说一声,不然要打给你妈吗?就算我有这个心思,打过去了,她也不会接吧?”

    “你这形婚老婆,倒是当的很称职。”

    “应该的。”她冲着他晃了晃手上的衣服,说:“我去洗澡。”

    等她洗完弄好,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儿了。

    房间里的灯光变暗,傅竞舟这会躺在床上,拿着遥控器正在看电视。

    外面的雨打了起来,还伴随着雷声。

    宋渺渺长发散落,穿着睡裙,在中间转了一圈,然后坐在了梳妆台前,打开了上面的台灯,开始慢悠悠的擦脸。

    傅竞舟神情专注的看着电视,电视上在放军事新闻,宋渺渺向来对这些没什么兴趣,但也能跟人聊上几句,她以前的时候,为了显得自己博学多才,什么事儿她都会去了解一些,书看多了,跟人聊个皮毛还是可以的。

    那时候,她跟傅竞舟都能聊上几句,最后他总是用不懂还瞎卖弄这句话终结话题,很是无趣。

    可他还是会跟她聊,然后纠正她的错误,免得她出去丢人。

    两人不吵架,但耍嘴皮子的时候却很多。

    宋渺渺一般都说不过他,最后就憋着一口气,第二天找书看。

    那三年,拜他所赐,她看了不少书。她好胜心强,总想在他这里赢一次,但傅竞舟肚子里的墨水,多到难以想象,任何方面,他一谈起来就滔滔不绝,完全斗不过。

    现在想起来才发现,原来他们之间有说不完的话,即便相处寡淡如水,但却不失趣味。

    宋渺渺摸着自己略有些粗糙的脸,看着镜子里的人,她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宋渺渺了,她早就赶不上他了。

    宋渺渺晃了晃脑袋,今天是怎么回事儿,怎么老想着过去的事儿?

    她擦完脸,就走到了床边,正要上去的时候,傅竞舟看了她一眼,只一眼,就让她停下了动作。

    “你还想跟我一起睡?”

    她微微张了张嘴,只见他的目光落在了沙发上,那里放了一个枕头,和一床薄被,显然是给她准备的。

    宋渺渺甩了一下头发,弯下身子,一只手撑着床,长发垂落,扫过了他的脸,带着一丝清淡的香气。

    傅竞舟不动声色,一只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拿着遥控器,视线从她脸上移开,抬手撩开了她的头发,说:“别挡我视线。”

    “有什么好看的,说来说去还不都是这些,我听着你比他们还专业呢。”

    他勾了一下嘴角,稍稍低下了头,依旧专注的看着电视,对她的刻意引诱半分不为所动。

    宋渺渺看了他一眼,想了想,也就走开了,反正今天的功课算是交了,任务完成。

    “那么晚安。”她微微一笑,就起身,走向了沙发。

    她好好的躺了下来,拿着手机玩游戏,两人各做各的,互不打扰,气氛还算和谐。

    宋渺渺刷了一会微博,就有些困倦,放下手机,便侧过身,面相沙发背,盖好被子睡了。

    她大概是真的累了,即便傅竞舟放电视的声音不小,但她还是睡着了。

    外面大雨,淅淅沥沥的雨声,让人更易入眠。

    傅竞舟百无聊赖的摁着遥控器,没什么电视能够吸引他的注意力,反倒是安稳躺在沙发上的人,明明什么都没做,他却时不时的要扫上一眼。

    不知过了多久,宋渺渺翻了个身,大概是没注意沙发的宽度,只听到嘭的一声,人就摔在了地上。

    她哎呦了一声,一只脚先搭上了沙发,过了好一会,才抬起手,慢慢的爬了上去。傅竞舟挑着眉,观看了全过程。

    她躺好之后,没一会,又没了声响,这是睡着了。

    傅竞舟淡淡一笑,转开了视线关掉了电视,房间里顿时变得一片漆黑,瞬间安静了下来。

    深夜,外面的雨还在下,时大时小,偶尔伴随着雷声。

    宋渺渺N次从沙发上滚下来,她终于是受不了了,直接躺在了地上,再也不想动了,就这么着吧。

    ……

    第二天清晨,宋渺渺一直睡到自然醒,她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不是地板,也不是沙发,而是一张脸,一张好看的脸。

    她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再睁开,眼前的景象没有改变,只是那张脸的主人,睁开了眼睛。

    她揉了揉眼睛,啧啧了两声,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他的脸颊,啧啧了两声,自言自语的说:“做梦吧?这又是梦到过去了?真是糟糕!”

    她说着,就闭上了眼睛。

    过了好一会,她转了个身,又睡了过去。这里的温度环境太舒适,再说又是个雨天,是个睡懒觉的好天气,她便不想起来。

    有时候,她梦到以前,就特别希望这个梦可以再久一点,最好不要那么快醒过来。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睁开眼,眼前的场景告诉她,现在不是梦。

    她环顾了一圈,她现在这个位置,应该是在床上,可她昨晚最后的印象是,自己掉在人地上。

    她吞了口口水,慢慢转头,便看到身后躺着傅竞舟,他闭着眼睛,似乎还在睡觉。

    她突然想起刚才那个睁眼看到傅竞舟的梦,所以这根本就不是梦,她是晚上自己爬上床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