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50章 执着
    这话怎么听都有点污啊。

    老爷子笑呵呵的,满目慈祥,有带着一点滑头。

    宋渺渺顿了顿,略有些不好意思,便站了起来,说:“那我先上去洗个澡,一会下来换你。”

    “小姑娘也会下围棋?”

    “会啊,小时候爷爷外公都喜欢下围棋,不管去哪边,他们都爱教我,所以说起来我下棋的水平还不错。以前他还输给我呢。”宋渺渺说着,看了傅竞舟一眼。

    “我那时就没用心跟你下,输了很正常,你还拿这个炫耀了。”他瞥了她一眼,冷冷淡淡的说。

    宋渺渺低低的笑,冲着老爷子挤了挤眼睛,说:“那我先上去了啊。”

    “嗯。”

    说完,宋渺渺就兀自上去了。

    老爷子说:“难得有小姑娘喜欢围棋的。”

    “她学的很杂,而且每样都不精通,也就只能糊弄糊弄不懂的人,要是碰上个懂行的,那就洋相百出。”他眉目淡淡然,嘴里说着损她的话,可那语气,怎么听都觉得带着几分宠溺。

    老板娘过来,正好就听到了这一番话,啧啧了两声,说:“这话怎么听,都像是在夸人啊。”

    老爷子随即说道:“女孩子能懂那么多,说明看的书不少,有些人连了解都不愿意,她这样算是好学的了。”

    傅竞舟但笑不语,算是给宋渺渺留几分面子。

    他们下完一盘棋,宋渺渺恰好兴致勃勃的下来,头发只吹了半干,下面还滴着水。她快步过来,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黑白分明的眼睛,瞪视着他,说:“你没在人家面前损我吧?”

    此话一出,老板娘和老爷子同时咯咯笑了起来。

    她不由顿了顿,一脸茫然的转头看向他们,也跟着憨笑了一声,问:“笑什么啊?他是不是说我坏话了?他这人就知道在我背后拆台。”

    “拆台倒是不至于,就是你们两个还真是有默契。一个刚说完,一下就下来质问,真是有趣。”老板娘说着,拿了茶杯,递到了她的面前,说:“刚淋了雨,喝杯热茶暖暖,这种天气,很容易着凉,你也穿的太少了。”

    她刚接过茶杯,就恰巧打了个喷嚏,她揉了揉鼻子,笑说:“没事,我身体还不错,已经很久没有生病了。”

    “别说啊,病来如山倒,有些人要么不生病,要真是生起病来,就没完没了了。”

    话音未落,老爷子就拿扇子狠狠敲了一下老板娘的头,“你这张破嘴啊,少说话。”

    老板娘耸耸肩,对着宋渺渺笑了笑,然后闭上了嘴巴。

    宋渺渺露出了浅浅的笑,喝了一口热水,就伸手拽了一下还坐在椅子上的傅竞舟,说:“你快上去洗澡吧,衣服我都给你收拾好了。”

    傅竞舟倒也没多做停留,礼貌的跟老爷子说了一声,就起身上了楼。

    宋渺渺立刻代替了他的位置,帮忙把黑子收起来,说:“老爷子,你愿不愿意跟我下一次?”

    “老爷子当然愿意了,只要有人愿意跟他下棋,他可是求之不得呢。以前实在没人的时候,他还抓着小弟下呢。人家都不会,他就手把手的教。我就不愿意,要走也走五子棋,这种围棋,看着规则就觉得烦。”

    “啧。你这丫头,在这里住了那么些年,还是改不掉这毛躁的性子。”

    “你叫我静心,不如叫我去尼姑庵出家得了,把我关在这里,想找个男人过日子,都不行。说起来就生气。”说着,这老板娘还真是生气了,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大步的走开了。

    老爷子低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这臭丫头……”

    宋渺渺突然八卦心思起来,小声的问:“老板娘长得那么好看,还没嫁人吗?”

    “怎么没有?嫁了两次,都没个好结果……”说到这里,他便顿住,然后摆了摆手,说:“不提这个,咱们下棋,我老爷子可不会让你哦。”

    “不用不用,我不怕输,就是图个高兴。”

    她确实有很久没有碰围棋了,爷爷和外公先后离开人世,她就没怎么碰过围棋。

    以前她的那群狐朋狗友,只会吃喝玩乐,逛街拍照,就算是娱乐也是打麻将,玩骰子,很少有人会跟她下围棋,而她也不会扫人兴致,在大家玩嗨的时候,那个棋盘出来跟他们斗棋。

    除非兴致高昂,她才会在没人的时候,把这套东西拿出来,自己跟自己下。

    傅竞舟输给她的那次,正是她兴致最高的时候,一个人在茶室里,自己跟自己下棋。傅竞舟回来的时候,她正玩的不亦乐乎。

    他推门进来,就看到她一个人围着棋盘走来走去。

    他在旁边看了一会,就坐下来跟她走了一局。

    那一次,他是低估了她的技术,大概只拿出了百分之六十的实力,然后就输的特别惨。他还要来第二局,她就借口累了,怎么也不愿意跟他再下一次。

    再后来,这事儿傅竞舟一直记在心里,可到最后,宋渺渺逃走,她都没有再跟他下过一次。

    这围棋,存着她很多的记忆,对爷爷,对外公,还有对傅竞舟的。在外漂泊的六年,她再也没有碰过黑白子的棋,就算是五子棋,她都不碰。

    当然,也没那么多时间,去做这些消遣的事儿。

    她一边下棋,脑子里频频闪过过去的记忆,那时候,她还是千金小姐,她的生活富足,无忧无虑,童年快乐无忧。

    她下棋很安静,爷爷说过,下棋一定要全神贯注,决不能分了心思。外公告诉她,棋局就如人生,每一步都要走的慎重,落子无悔,很多时候,一步错,步步错,最后满盘皆输。

    所以,每一个决定,每落一子,都要好好的想清楚,再落下去。

    过了那么多年,她的棋艺没有退步,反倒比以前更加精湛,仔细,认真,全神贯注。

    两人都没让步,这一局棋下了很久,并下的非常精彩,老爷子一边下,一边频频看她,眼里满是欣赏。

    等傅竞舟洗完澡下来,他们棋局还在继续。

    她太过认真,就算他走到身边,她都没有察觉到。

    最后,还是宋渺渺赢了。

    老爷子不由赞道:“真的是厉害,小小年纪,能把每一颗棋子的作用发挥到极致,整个过程,一步废棋都没有,真的是难得啊。还说很久没走了,骗人的吧?”

    宋渺渺笑了笑,说:“真的很久没下了,就是因为太久没下,再碰棋子的时候,我就特别认真,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认真。”

    老爷子侧目看了傅竞舟一眼,说;“你还说人家是半吊子,人家可是高手。”

    “是吗?那你跟我下一次。”

    “不要,刚才费了太多脑子,这会头痛,不想下了。”她说着,就站了起来。

    傅竞舟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不行,今天非得下一次。”

    “我就是不想跟你下。”宋渺渺一下挣开了他的手,冲着他吐了一下舌头,然后就走开了。

    老爷子在旁边咯咯的笑,说:“这小丫头,很有趣啊。”

    “不,她可一点都不有趣。”

    老爷子没多说什么,只淡淡的笑着。

    ……

    晚上,吃过晚饭,宋渺渺先上了楼,傅竞舟向老爷子讨要了棋盘。

    老爷子很痛快的给了他,给他的时候,说了句话,他说:“你有没有想过,她不愿意再跟你下一次,是想让你每次看到围棋,都会想到她,所以,她才不愿意再跟你下一次,她怕自己会输掉,也怕不会再记着她。”

    傅竞舟看了老爷子一眼,问:“她跟您说的?”

    “那倒不是,我猜的。”

    他笑了一下,只说了声谢谢,就拿着棋盘上了楼。

    他进来的时候,宋渺渺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到逗趣的时候,便咯咯的笑了起来,其中还伴随着轻微的咳嗽声,看样子是真的有点感冒了。

    他走了过去,将围棋放在了茶几上,说:“跟我下一局。”

    宋渺渺仅用余光看了一眼,没动,摇了摇头,“不要。”

    “给我一个理由。”

    宋渺渺觉得特别好笑,转头对上了他的目光,说:“你干嘛那么执着非要跟我下棋?就那么输不起吗?是不是所有事儿,你都一定要赢?”

    她刚说完,就打了个喷嚏,迅速抽出了两张纸巾,擦了擦鼻子,“等明天我脑袋不疼了,我再跟你下,我要睡觉了。”

    她说着,就躺了下来,直接闭上了眼睛。

    片刻的功夫,她只觉额头上微微一凉,睁开眼,便看到傅竞舟不知何时走到她的身侧,手掌贴在她的头上。

    她没动,等他挪开手,她才抬眸看了看他一眼,等着他发话。

    “去床上。”

    “那你呢?让你睡沙发多不好。”

    “谁说让你一晚上都在床上了。”他斜睨了她一眼,嘴角微微一扬,说:“你以为我让你去床上是干什么?”

    宋渺渺一时没反应过来。

    等她反应过来,他整个人便附身下来,低声说:“你忘记我们今天还有什么没做吗?难不成,你想在沙发上?”

    宋渺渺迅速别开了头,微微皱了皱眉,心里不免有些懊恼,她竟然以为他是心疼她感冒,让她去床上睡,可真是昏了头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